Yui_維勇一直線

დ 主食:青黃(黑子的籃球)/維勇(Yuri!!! on ice)/轟出(MHA)/環壯(idolish7/アイナナ)
plurk:https://www.plurk.com/Yui_1350
weibo:http://weibo.com/u/6065575281
❦近期IDOLISH7深坑中❦
❦ 一個蠢蠢的梗廢易錯字小寫手 ❦
❦ 不定期更新中,歡迎勾搭評論 ❦
❦每天都想吃大阪燒(?)❦

1225維恰生賀||維勇||If I can catch you. (R18)

※未來向黑手黨AU+ABO設定,車有,one─night stand有。

※聯邦一區黑手黨首席(A)x聯邦三區黑道繼承人(O),年齡操作有:維28→30,勇26

※我流設定有,私設一堆,ooc都我的!

※爆字數1w+,束縛&矇眼play有,醉酒play有,溼身play也有,只是一台破舊又漏油的老車(

※在這寒冷的冬天裡祝大家有個快樂的耶誕暖冬❤

此文是與微博主頁合作的生賀活動,這裡由我Yui(文)&君泠(畫)的聯合創作,希望大家喜歡!(/////)

最後也來一發友情艾特@火火_九本  @盛夏繁星最後也來一發友情艾特

= = =

地球,聯邦七區。12月25日夜晚。

        ...哈......哈啊.........

        恐懼,焦慮,隔著布料都能聽見的心跳。
        男人就這樣跑著,好像被什麼隱形的壓力逼迫他一步步的逃跑和躲藏,卻不知背後出現的那抹身影只是將他拖往更為絕望的深淵而非解脫的救贖。

        「......你!」
        直到人影從眼前出現,漆黑的槍口對準自己的心臟,男人連最後一句話都沒來得及說完就這樣結束了一生。

        「這裡Y・K,任務代號99458。目標all clear。」

        在一處與商業娛樂大街不同的陰暗死角裡,青年有著黑色的短髮,玫瑰粽的眼眸在晦暗的陰影下沒任何情绪——即便他看的是一具屍體。收起配給的新式手槍並開啟手腕上的面板,全息圖從裡面跳了出來,皮革製的手套在上面隨意的點了幾下,朝畫面顯示的人物語氣淡漠的報告著。

        勝生勇利,26歲,聯邦七區內黑手党龙头Sharp家族裡的幹部級成員,家裡則是三區擁有長久歷史的黑道家族。

        瞠着双目、褲襠渗着失禁液體,死樣悽慘卻沒任何流血或打鬥過的痕跡,汗液浸透了整件上衣,比起他殺更像是因心臟疾病而暴斃身亡。要是排除掉案發現場是充滿廢墟的小巷子的话。
        死者是洩漏出組織裡重要情資的幹員,是個幾乎沒有氣味的beta,然而這也是由勝生勇利負責這次任務的原因─ ─勝生勇利是黑道老大的兒子,還是對氣味異於敏感的omega。

        看著面前死後仍不得安詳的臉,勝生勇利確認一切都結束之後捂住了鼻子快步離開了現場。嗅覺靈敏不是個很好的體驗,起碼對他來說,化妝品的化學味道、公廁的排泄氣味等等,每個都刺激的讓他難受。

        殺人這種事對勝生勇利來說不至于難以動手,卻也不是內心毫無波瀾就可以去做的事。只不過身為日本黑道的繼任人,自從当初了解到待在這個圈子必須要有所覺悟,便抱著生死未卜的風險隻身來到異國學習,除了自我成長,也為了幫有點岌岌可危的家族作出貢獻。
        幾年下來,胜生勇利已經習慣在任務時丟棄容易慌張和手足無措的那一面,即使再不想幹都會咬著牙,成為為一名頂級的黑手黨成員,不論武器交易還是執行滅口任務都會漂亮的完成。

        不過目前還有一件事嚴重困擾著他,就是自己的發情期要到了。

        街上的情侶或是尋求偷情刺激的男女都毫不掩飾的釋放自己的信息素,不論是甜膩的花香還是強烈的alpha氣味都霸道的鑽進勝生勇利的鼻腔,不少alpha身上还夾雜著身旁omega以外的氣味,他慶幸自己此刻戴上了訂制的口罩。

        服用了抑制劑雖不會影響到發情期,但混雜了上千上百種的氣味還是使大腦漲疼的難受。勝生勇利曾想過,要不是自己出生於黑道世家,也許當個品酒師會更適合他。

        「......糟糕,信息素的抑制劑都要忘記打了。」
        身為天生脆弱的omega加上对气味敏感的体质,勝生勇利在成功完成任務的表面下是歷經了一番折磨的。平時持續使用抑制劑基本上對於氣味的靈敏度不會有太大影响,但假如交易或是處理的對象是信息素極淡的beta,為了以防萬一還是會選擇不使用的。

        直到聞見寥寥無幾的香味才意識到,自己要整整一個月沒施打抑制劑了,而自己的發情期就近在眼前。

        『勇利,你要不要考慮找個固定的alpha?即使不是永久標記,定時的撫慰也是對身體有幫助的啊。』

        憶起從小教導自己防身技能的美奈子說過的話,勝生勇利抿了抿唇,眼神裡帶著些微的不甘心。
        只要omega與alpha結合,似乎生理上的問題就能得到真正的舒緩。然而比起生理上衝動的標記,他的內心還是希望歷經交流後的心靈綁定。
        omega需要依靠alpha過活對他來說就像妃子只能等待皇上臨幸,他怀着不知道都多少年前的遠古封建思想,直到24歲都還沒有與任何alpha交合,在現今社會也稱得上是異類了,但他並不後悔自己的選擇。

        ......臨時標記嗎?

        看著周圍成雙成對談論著瑣事或调情的人們,勝生勇利突然思考起这件事的可行性。要是找個同樣不願意被束縛,在尋找到各自的soul mate前互相解決生理需求的對象呢?
        從來沒有過的想法突然浮现在脑海中,異常大膽的思維連自己都嚇了一跳。

        在思考的過程中,勝生勇利不自覺漫步到一間具有復古情調的酒吧,不同于閃亮刺眼的燈光裝飾,有着黑色邊框的暗黄色漆面大門聳立在眼前,從外頭的玻璃窗望進去,或單或成群的人們愉快的品著酒,氣氛看起來聊的融洽卻也沒有任何出格的事情發生。感覺不像是會喝到爛醉而發生群殴事件的低俗酒吧,相反地,鵝黃色的基調和充滿藍調氣息的裝潢都顯得抒壓而溫馨。

        不然趁這個機會去試試?

        動作比大腦先行一步推開大門,屬於調酒的甜味和烈酒的嗆辣瞬間撲鼻而來。酒保在開門後一串鈴鐺響起時就看向了勝生勇利,有著深邃五官的臉孔带着溫和的笑朝他點頭,由於店內的人氣頗高位置却相对的少,他用眼神示意勝生勇利去找吧台外依然空著的位置,搖晃著調酒瓶的手完全沒有停下的余俗,勝生勇利便也回以禮貌的淺笑,跟一旁的侍者登記完資料後自行找遠處的位置坐下。

        駐唱歌手在鋼琴前用沙啞的歌聲緩緩吟唱出有如詩歌般美好的感情,手指在黑白分明的琴鍵上優雅的滑動著,帶著連續的琶音及和弦讓人沉浸在帶著情調卻又不張揚的樂音裡,仔細聆聽后就會發現那是一首相互表白的情歌。

        裡面的女主角個性纖細而敏感,男主角則清冷而優雅,相遇之後的兩人逐渐意識到對方正是觸動著靈魂深處的伴侶。只是女主角滿心擔憂著自己配不上對方會拖垮愛人的前程,想狠心的拋棄掉對方时卻換來了對方的一句:『不要離開伴我身邊。我已經準備好了,只想和你一同前往只屬於我們的地方。』隨著鋼琴的音符錯落到高潮的部份時,勝生勇利都有種自己就是裡面角色的錯覺,在一個沒有殺戮的世界談起一場不含任何雜質的戀愛,如此純淨又美好 ─ ─

        但這終究不是現實。

        在侍者把白俄羅斯和用盛装着焦糖點心的贝壳放上餐桌後,清脆的擺盤聲和友善的招呼聲將他拉回了現實,看著對方一絲不苟的穿著和笑臉,勝生勇利略微尷尬的點头道谢,直到對方離開後才輕輕的吁了口氣。

        在想什麼呢?好歹也是成年人了,成熟點!

        用力的拍了下自己的臉頰,白皙的肌膚一下子就泛起了粉色。
        由於是沾上酒就彷彿變了一個人的屬性,到時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或是出了差錯都是可能的,因此勝生勇利基本不會來酒吧喝酒。但可能是剛過完生日的緣故,加上年長了一歲卻依舊單著,今夜似乎特別的疲倦也越發感性了起來。

        輕啜了一口白俄,上層鮮奶油帶著咖啡酒的甜澀淡化了威士忌嗆辣的灼热,顺口到勝生勇利在不自覺的情況下又多喝了幾口。

        該聽美奈子老師的話嗎?
        但是,現在要上哪找人給自己臨時標記呢?而且這種像約砲的感覺......。

        都過了成年的年紀許久了,感情上仍像張白紙的勝生勇利,在想到了這樣的名詞後窘迫地又拿起了手中的威士忌猛灌了幾口,好像如此就能解決掉所面臨的問題似的。


        「服務員~再來給我...嗝!再來給我一杯馬丁尼!」

        「呦,小兄弟好樣的,這杯就算我的了!waiter,再來上一杯純的威士忌!」

        「我也來,我也來!」

      「加我一个!」

        在維克多推开Magic land大门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景象:一個肌膚白皙的青年將整個西裝外套和馬甲背心都脫掉隨意的掛在椅背上,領帶綁在頭上露出一副酣醉的表情─ ─事實上也的確醉了,旁邊的人都在愉快的跟著起鬨,有的稱讚並繼續勸酒,還有的直接吹起了口哨。

        如此滑稽的場景讓他不禁啞然失笑,接收到吧檯裡無奈的視線後,他走過去試圖先了解狀況。

        「Boss,那位omega從來到現在為止已經喝了不下五杯的威士忌和白蘭地了,這還不包括調酒......」

        作為這間酒吧幕後的投資人,平時事務繁忙的維克多並不會特地過來,因此酒保及侍者們在看到他的出現时都紛紛投以像見到救世主般的眼神,不就是隻可愛的小動物喝多了嗎?維克多調笑似的安撫了自家的員工們,結果卻換來他們略帶複雜的眼神。

        「老闆......可是他剛才都整個人站到桌子上跳舞了。」

        「要不是我們阻止了把他拉下來,他準備連襯衫都要脫掉啦!」

        「老大...那是因為你沒看到,他都把空氣當成鋼管在跳了......」

        想起那水氣迷濛的眼神,手指像抓住一跟鋼管懸空著,整個腰部酥軟的像沒骨頭般的作出個都要貼到桌面的下腰動作,一隻腳虛浮著,異常完美的平衡感都讓在場的人看到呆住了,接著跟著群起亢奮的場面讓當時的酒保跟侍者們臉上都冒出一堆冷汗,要不是其他人都沒太出格的反應,他們都要忍不住將對方請出酒吧了。

        「哇哦…那不是聽起來很有趣嗎?」整個身體靠在吧檯的桌子上,維克多看著仍鬧的歡的青年,先是沉默了半晌,接著露出了笑容愉快的說著。

        「老大你開玩笑的吧......他可是個沒被標記的omega啊!要是控制不好,釋放出信息素該怎麼辦?!」不敢想像更加混亂的場面,面對總是鬧失蹤又經常講出如此不負責任的話的老闆,其中一位侍者感到非常非常的想哭。

        「開玩笑的,」收起了原本嘻笑的表情,維克多安慰的拍了拍那人的肩膀,輕輕點頭道,「放心吧,交給我。」

        收到一連串獲救的眼神後,維克多走向那名笑的憨厚的青年身旁,對四周一群仍想看好戲的客人紳士的笑道,「抱歉給你們添麻煩了,這位是我的戀人,他並不是很會喝酒,讓你們見笑了。」

        「親愛的,我們回家了...嗯?」

        轻柔的拿走對方緊握著的酒杯,并無視那人沒什麼殺傷力的抗議眼神,维克多伸手摟住對方的腰,另一手拿起放在椅背上的衣服。為了演的更像點,維克多面對準備推開自己重拾酒杯的青年直接吻上了對方的唇瓣,不容拒絕卻也紳士的只是舔舐著唇面。
        感受著青年散發出的微弱百合香味,直到對方發出一聲嗚咽和顫抖後才緩緩離開,冰藍色的眸子裡寫滿了溫柔,「乖,聽話。」

        「等等,你真的是他的戀人嘛?」其中一位alpha很突兀的插嘴了幾句,「我沒在他身上聞到別的alpha氣味啊?」旁邊的幾個人也跟著附和,那名alpha覺得自己的立足點更坚定,眼神都更加自信起來。

        「嗯?你說什麼?」

        看著四周零星像是鎖定了獵物般的目光,維克多淡淡的笑了,然而整個店裡的人卻跟著噤聲:「我剛才沒有聽清楚,能麻煩你再說一次嗎?」

        「呃...我、我是說...」

        毫無笑意的冰藍色裡滲出一絲的寒光,屬於冰原的冷意無聲而霸道的傳了出來,每個客人都變得靜默無聲,在場的alpha退卻於那逼人的信息素,而omega則對能拥有那么優秀的alpha的青年感到羨慕。

        「......唔,不是說要回家嗎?」唯一毫無察覺到現況的omega只是依戀對方身上的味道般環住了維克多的腰,不滿似的發出低語,在一片低氣壓裡顯得突兀卻也可愛,「不回家的話那我就要繼續喝酒了...嗯......」

        「好好,我們這就回家......勇利。」換上寵暱又無奈的笑容,維克多就像沒事一樣的無視於其他複雜或是別有深意的眼神,看向一群早已呆傻的beta員工們,微微示意後就帶著懷裡的人離開了。

        「吶,John......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依舊沉默的店裡,其中一位侍者小聲的緩緩說著,「我們有和老大說那個omega的名字嗎?」

        「.........」

        「...這種深入探討的問題可是禁止的啊,Steve。」

        「......對不起。」

* * *
(車請詳見評論)

        滴─ ─滴─ ─滴─ ─滴 ─ ─ 。

        手指順著吵鬧的音源晃動,手臂的肌肉著動作連同清晰的咬痕從棉被顯露,銀髮男子默默的點開人工智慧的全息圖,通話模式跳出了來電者的縮影和表情:「喂,你現在在哪?」

        「...噢,尤里嗎?我在床上......」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你他媽不要以為昨天是你─ ─奧塔別克不要阻止我,我一定要罵這個該死的─ ─!」


        全息圖上的小人物發出刺耳的怒吼,而上竄下跳的樣子讓男人意識稍微清楚了些,眯起在陽光下顯現出一絲翠綠的湖藍雙眼看著一片狼藉的房間。

        皺成一團的被單和破碎可憐的襯衫都彰顯了昨晚發生了多麼激烈的情事,然而雙人床的另一頭早已沒了溫度,沉默了幾秒在對方準備要掛自己電話的時候,維克多帶著殘留在昨晚餘韻的慵懶和嘶啞嗓音開口了,「尤里,你是不是查到了什麼。」

        簡短的幾個字卻讓他瞬間明白了意涵,嘁了聲後即便生氣還是老實的進行匯報,「格奧爾基如你所說的被Sharp他們給做掉了。」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沉悶的靜默,小人物在面板上坐了下來,聲音裡帶著與剛才截然不同的沉穩:「這次也是那個人幹的,情報組剛才有傳來一份新的資料,是關於他的,我正準備跟你說這件事。」

        「發過來,我現在就要。」


        位於七區內一處靠海的別墅是維克多特地購置來當出差時的臨時住所用的,位置隱蔽又靜謐,既能享受到海風的輕撫又不怕被打擾,這個地方向來是維克多很喜歡的住所,每次來都有種度假而不是被公事束縛的感覺。

        早上的陽光透過大片落地窗灑進了房間內,昨晚的一夜迤邐被清掃的一乾二淨,唯一沒變的就是身上混雜了百合香味的信息素氣味,維克多將人工智慧開啟到居家模式,朝面板隨意點了幾下窗簾瞬間從窗戶的上方降落,室內接著陷入了一片黑暗。

        身為將家族帶領的黑手黨完全轉型,又將整個地盤觸角伸向了各大娛樂圈、政治界及商業的維克多・瓦西里・尼基福羅夫來說,他既是magic land的幕後老闆,也可以說是一區裡首屈一指的商業奇才,但也更是一區最大黑手黨瓦西里的首席─ ─而他的最大敵人正是七區的頭號黑手黨Sharp家族。

        而最近,手下的成員都被一位代號Y・K的神秘人物擊破,維克多身為不常出面也不太管組織內部事物的人─ ─起碼他自己認為他仍有在其他領域起到幫忙作用,直到被身邊的親信用爆炸到差點失聰的嗓門"親切的提醒",他才開始注意到這號人物,然而這並不是因為他不重視組織裡的人。

        ─ ─相反的是他對自己人的滲透及隱藏水準都是有信心的。

        所以那更加快速又隱蔽的行動力,不是將自己人吸收到Sharp的門下就是就地處決掉的本事都讓他隱藏在優雅慵懶表象下的好勝血液都激發了。


        眷戀似的湊近手腕處嗅著昨夜omega唯一留給自己的東西,回憶起剛翻閱完畢的資料,維克多勾起了一抹極輕的微笑。


        勇利,你總是讓我吃驚呢。

        沒想到這次不曉得被你用什麼方法給逃了─ ─只是沒有下次了呦,因為你可是上天派來送給我的生日禮物,已經逃不掉了啊。

= = =

關於設定補充:

之前忘了講,關於大家的味道,我的概念是人們自己本身有屬於自己的氣味,然而發情期又是費洛蒙的另一種味道,而勇利的能力在能夠聞的到其他人本身的味道而進行追捕這樣。

人工智慧- -我的設定是很像星際電影裡的那種,戴在手腕上很像手錶似的小巧面板,但只要一按就會在上面跳出屏幕和畫面,也有點像是動畫Psycho-pass裡的那個,希望我這樣的解釋能讓大家更有畫面感~

關於劇情的話,請大家當成是一個醉酒後的play來看就好了,劇情裡的勇利還是個有些放不開的青澀青年啊(。

至於他們倆以前是否認識,或是這次到底維恰有沒有真正的標記勇利,這裡想保留個空間讓大家想像 以後如果有機會開連載會講清楚的!

後記:

不知不覺就寫成這樣了(

請大家只要想成醉酒後放飛的勇利就好了拜託(掩面

嗯,因為篇幅的關係來解釋一下,就是裡面是帶點靈魂標記的概念,加上勇利聞到alpha的味道加乘就突然的發情了(

最後謝謝這次主頁給我機會參與到維恰第一次的生日大型活動,我現在人位於yuri cafe等待著,希望我剛好替維恰寫完了一篇生賀後能在等會順利的抽到維勇!

後記2(清醒後):

啊啊啊啊啊啊,抱歉這裡是死蠢的Yui,當時這篇交稿的時候人正經歷了一場大戰大腦都完全當機空白了,現在根本不敢回想當初自己到底寫了什麼幹了什麼啊(被自己蠢哭)!

這次真的很榮幸能參與到主頁的生賀活動,身為一個維恰迷妹,能在這特別的一天裡為他送上祝福真的是太好了!還有也很開心能和畫手君泠搭檔哦,他人真的超棒超好又超nice的,謝謝你願意為維勇和我做跨尺度的挑戰,你的作品真的是太棒了我要拿去當桌布qwqqq

最後的最後,祝我親愛的維克多生日快樂,要跟勇利在俄羅斯幸福開心的過下去啊!也感謝大家的觀賞!!


评论(8)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