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i_維勇一直線

დ 主食:青黃(黑子的籃球)/維勇(Yuri!!! on ice)/轟出(MHA)/環壯(idolish7/アイナナ)
plurk:https://www.plurk.com/Yui_1350
weibo:http://weibo.com/u/6065575281
❦近期IDOLISH7深坑中❦
❦ 一個蠢蠢的梗廢易錯字小寫手 ❦
❦ 不定期更新中,歡迎勾搭評論 ❦
❦每天都想吃大阪燒(?)❦

YOI||維勇||直到結束以前


※默默混個更新,HE短篇完結,ooc有。

※第十一話房間談話的延伸,私心想看維克多對勇利爆發一次,畢竟是俄羅斯人嘛......強硬點啊維克多!他想把你推開,你正面上不就都解決了!(並不是

= = =

〝維克多,我們就到此為止吧。〞

維克多怔怔看著對方微微垂下了頭,鏡片的反光使他看不清那人的表情。

〝......勇利?〞

瞳孔震驚的收縮,湖藍色裡倒映著那人抬起頭後堅定的眼神。房間明明是暖和的,但大片暴露著的身體卻異常的冷,感覺到整個毛細孔都泛起了疙瘩,維克多有點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


事情是從這裡開始的。

剛比完決賽的短節目,表現的不如預期讓彼此在離開賽場後默契的沒人主動談起。

決賽的日程裡直到自由滑還有空出一天的時間,維克多帶著比往常還要溫柔的笑容讓勇利先去洗澡,而自己則去頂樓的泳池泡著冷水。

唉…該怎樣才能幫助到勇利呢?

巴塞隆納的冬天還是冷的,即使知道可能又會感冒,維克多依舊選擇進去經由溫度加持後更加冰涼的水裡,畢竟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冷靜的思考一些事情。

青年這次背水一戰的心情他是明白的,為了這次的獎牌想要突破極限的挑戰自己,維克多自然是希望勇利成功的,只是比起技巧,他更看重的是對方的演技構成...以及精神狀態。

手觸地的失誤在預料內,只是他明白勇利這次排名連前三都不到,這個小失誤並非是主要原因,而是從開始就表現的過於僵硬了。

整場沒感受到往常般撲面而來的情色感,比起享受更多的是緊張帶來的心臟跳動──黑髮的青年被壓力影響了。

看著對方僵硬的表情和步伐,直到對方下了場維克多都不曉得該如何開口。

將自己從思想的禁錮中拉出來的是勇利。他帶給了自己life&love,那個曾經棄之不顧卻改變了自己的東西。

對於給予自己注入了全新情感的青年,那個總是帶著青澀又純淨的笑容注視著自己的勇利,維克多是一直在思考自己能給予對方的又是什麼,不論是以教練的身份還是一個普通男人的身份。

自己是喜歡對方喜歡到了不得了的地步啊。

就像第一次在長谷津的海邊看到海鷗成群般飛著,夏天的白雲和耀眼的藍光、波光粼粼閃著亮光的海岸,從新鮮到熟捻於心,不論是笑著的表情還是面無表情拒絕自己的樣子,每個勇利早就烙印在維克多的心裡變成了日常裡的一部份。

尤里的表現確實是震撼到自己了,不到自己當時奪得青年組冠軍的年紀就破了自己創下的紀錄,血液裡流著花滑選手的熱情也被他挑起得躍躍欲試。只是想到了勇利,自己下定了的決心依舊沒有動搖。

他決定等這次的比賽結束後就宣布引退。

反正花滑選手的生涯又不是只有比賽一途,以後依然可以接一些商演之類的活動,畢竟都要28歲的年紀,即使再回到冰場也撐不了多久了。

於是他在這次好好的最後一次以選手的角度去欣賞現場每個人的比賽,順便思考之後該怎麼為勇利做出調整。

〝反正也有尤里在,他這次表現的那麼好......以後的成就肯定能超越我,想必雅科夫也會很滿意吧。〞

人生本來就沒所謂的永恆,競技的成就也不可能都一直處於巔峰,自己一直以來都是為了觀眾帶來美好的體驗而滑,為了自己而滑,所以對於選擇在這個時刻退役,維克多一點也不後悔,相反還感到了一絲的輕鬆。

反正我還有勇利呢。將手滑出了水面,看著閃閃發光的戒指,維克多滿足又釋懷的想著。



只是沒想到等自己泡完了水,又洗了個澡後等待他的是這樣的狀況。

勇利向自己提出決賽一結束後就解除自己教練的身份。

看著身體明顯都微微的發抖,臉上的表情還是這樣鎮定,明明需要著自己卻又要把自己推開,維克多少見的情緒有些暴躁了起來。

〝勇利你再說一遍......你想要怎樣?〞

〝就讓這一切結束在這場決賽吧...等到比賽結束,我就解除你教練的身份。〞

回到屬於你的舞台上吧,維克多...那裡才適合你,而不是只待在即使努力過了依舊沒辦法進前三的我的身邊。

挑戰了極限的結果就是證明自己依然不行,看著尤里奧
和克里斯他們的演出後就曉得了。

只是看到JJ感觸良多的表現又想在最後再奮鬥最後一次,不論如何,自己身為打進決賽的一員是不會改變的。但是不能再讓維克多跟著自己耗下去了,畢竟從這次維克多看其他人的表情後他就知道了,維克多對於賽場還是有眷戀的。

突然感到對面的人散發出冷氣般的寒冷氣場,勇利吞了一下口水,強迫自己保持鎮定的說:〝到時你就回去俄羅斯繼續作為選手練習吧,維克多...我!〞

低著頭不敢看對方此刻的表情,然而在話還沒說完的時候就感受到一股力量將自己推倒在床上,抬頭一看後瞳孔跟著緊縮了一下。

〝...勇利,你似乎是誤會了什麼呢。〞

銀色的瀏海混著水氣垂了下來,緊靠著的身軀即使隔著外衣都能感受到對方緊實而精壯的肌肉,嘴唇夠起性感的微笑,眼角卻沒有任何的笑意:〝勇利知道你這次為什麼會失敗嗎?因為你這次根本就沒有很好的把eros的情緒融入到舞步裡,完全不是因為你不行。〞

〝還有你總是讓我束手無策啊勇利。我是那麼的喜歡你,為什麼你一直都不明白呢?〞

〝我、我知道......維克多一直...〞

〝你根本就不曉得!〞

這時第一次看到維克多生氣的樣子,以往不管發生什麼事,對方只會露出笑容或是沉思的表情,遇到理念不合的地方也會用微笑帶過,頂多來個會咽死人的毒舌話語,以致於現在的勇利有點呈現大腦當機的狀態,聲音像是失去了作用般發不出任何的句子。

〝一直以為我表現的已經足夠明顯,也怕進展的太快會嚇跑你所以一直在忍著。〞

〝你知道在俄羅斯右手的無名指戴上戒指的意思嗎?那代表結婚的意思。〞

〝維克多,我......〞

〝我愛你,勇利,是想與你廝守終生的那種愛啊。〞

〝......誒?!〞

幾乎是沒給對方反應的時間,維克多的唇壓上了對方的,用力的啃食著唇瓣並散發著不容抗拒的氣勢,強行撬開對方的牙齒並吸吮著,上癮的勾著對方的舌要求予以回應。

勇利的身上一直都有股好聞的味道,如同給別人的印象般清淡卻令人感到舒服,洗澡後更混著沐浴過的香氣,刺激著維克多的大腦想要更加的深入,被激的有些太過的情緒在品嚐到甜美的津液後就緩了力道,像是在安撫驚慌失措的戀人轉為輕柔的描繪對方泛著水色的唇型,眷戀的舔著表面。

手悄悄的伸進外套及上衣內,沿著腰線撫摸並滿意的察覺到對方的顫抖,摸到了對方敏感的兩點,輕輕的揉捏得到了一聲悶哼。

無數個一起躺下的夜晚早就想這麼做了,青年減肥過後的曲線性感的完美,他總是一直憋著就怕那人會抗拒自己連忙的逃離。

只是震驚夾雜著憤怒的情緒主宰著大腦,身體比理智更誠實的先做出了反應,然而在維克多正陶醉於嘴唇上的美好時,身下的勇利用力的推開了自己,粽紅色的眸子裡除了震驚還多了生氣的情緒,〝維克多你在做什麼?!〞

太過衝擊的體驗讓勇利一時僵住做不出反應,遲鈍的感受著侵入口腔的舌頭,雖然兩人總是親密的過份卻也沒超過不該跨越的那條線,直到冰冷的雙手撫著腰間的時候才猛地意識回籠......維克多太過份了。

尷尬的氣氛就這樣僵著,沉默瀰漫在兩人周圍,落地窗外的大樓燈光持續亮著,維克多感到挫敗的陷入躺椅內。果然還是做了最不該做的事,自己...被討厭了嗎?手扶著額想著。

〝......為什麼維克多總是這樣。〞

突然勇利的聲音傳了過來,就像在中國大賽時的停車場內,兩行眼淚簌簌的流下。

〝勇、勇利...你別哭啊......〞

〝維克多才不懂我的心情!〞一整天憋下來的情緒已到極限,勇利幾乎是用盡了全身的力量在抖,〝我才是非常的愛維克多!〞

〝但是我知道維克多是屬於冰場上的人,你總是那麼的耀眼又強大,總有一天你還是會回歸的事實讓我一直都憋著不敢說,〞

〝我一直都希望你能不要離開伴我身邊,不僅是比賽的時候,就連平常的時候也只注視著我一個人啊,維克多這個笨蛋!〞

為什麼維克多都不能明白我一直忍住的心情呢......渾蛋維克多!


只要在思考著什麼的勇利,眼裡總會像裝了星星般閃耀著呢,所以比起任何表情,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充滿著晦暗甚至哭泣的勇利了。

〝...勇利,〞突如其來的告白讓維克多原本冷掉的心又暖了起來,堅定的站了起來摟住對方,帶著詩人吟唱般的語調說著,〝好高興勇利也是這樣想的啊。〞

〝我不會離開的呦,已經決定好等勇利的比賽一結束就宣布退役呢。〞

〝...欸?!〞

不用看也能想像出現在自己的小豬豬臉上會是多震驚的表情,維克多開心的笑了起來繼續說,〝我是真的勇利能一直都不要引退呢,因為我是真的很喜歡作為教練跟勇利一起練習的日子。〞

〝勇利是打算等比賽結束就引退吧。我不打算改變你的想法,只是我也決定跟你一起引退,反正以後也可以接些商演,不是非要比賽才能繼續待在花滑這個領域。〞

〝但是維克多今天不是還很開心的看著其他人的表演嗎?難道不是...〞

〝那是因為想最後一次以選手的身份在看台上享受你們的比賽啊,〞離開了溫暖的懷抱,維克多握住對方的肩膀笑著,〝如果願意的話,勇利要不要跟我一起呢?我們可以不受比賽限制的表演雙人滑哦!托舉什麼的以前也是有偷練過呢,不然這次換勇利當我的經濟人吧!〞

〝總之,只要不急著把我推開就好了啊,勇利...〞


〝維克多......〞

說不出的激動滿溢在勇利的心頭,他突然想起兩人都是同樣做了決定就不會改變的人呢,微笑的抹掉臉上的淚水,勇利的話語裡有著一絲哭過的沙啞,〝我才不要當維克多的經紀人呢,到時一定會很麻煩。〞

〝那就是一起表演雙滑了吧,我很期待呦。〞托著即使24歲了依舊軟嫩的臉蛋,維克多的眼裡有著無限的眷戀〝那到時就以搭檔的身份多多指教囉,my queen。〞

〝欸,什麼皇后啦!怪不好意思的!〞

〝怎麼會,上到冰場的勇利可是很有氣勢的啊,嗯...就像象徵勝利的維多利亞女王哦!〞

〝唔......〞

滿意的看著青年臉上浮現的一抹紅暈,維克多拉起了對方的右手,飽含愛意的親吻了無名指上的戒指,帶著彷彿騎士般的虔誠口吻,〝勇利,不要想太多,你就是冰場上最好的女王,唯一能配得上我的女王。〞

〝不管結果如何你都是我心中的冠軍,後天好好放鬆心情的去比就好了,知道嗎?〞

〝......好。〞


等待比賽結束的那刻,我將親手替你戴上象徵勝利的桂冠。

直到比賽結束前,我依然會是你的教練替你的比賽擔心著;而結束後,就讓我們以戀人的新身份展開屬於我們的新生活吧。

不管你有沒有拿到冠軍的獎牌,我們都會結婚並且永遠的在一起呦。

* * *

小劇場:

〝話說回來,剛才勇利跟我告白了呢超開心的。〞

突然話鋒一轉,維克多露出了堪比痴漢般的傻笑,語氣裡帶著無限的得意,〝等比賽一結束,我們就去結婚吧!嗯...要不要去聖家堂結婚呢......不過要公證的話就比較麻煩了,啊啊好煩惱啊...〞

〝...維、維克多......〞

話說我都還沒答應要結婚吧...

〝先不管那些了勇利,我們繼續剛才沒完成的事吧!〞

湖藍色的眼裡閃耀著寶石般的明亮,像孩子似的可愛心型笑臉大大的掛在臉上,但接下來的動作卻是將勇利再次推倒在床上。

深邃的神情散發著性感又危險的成人味道,不安分的手在對方身體游移著,想偷偷的滑進剛才撫摸過的地方,〝勇利放心,櫃子裡都有附保險套和潤滑劑,我們......噗!〞

一個冷漠的打掉對方的臉並冷靜的起身,勇利默默的移開了對方的單人床。

〝我拒絕。還有我們以後還是分開睡好了維克多。〞

〝......欸?!〞

於是俄羅斯教練最後又遇到了被撩卻反被拒絕的結局,真是可喜可賀呢!(並不是

END.

= = =

跟著直播然後激動的最後三十個小時都沒闔眼的下場就是昨天從下午的五點躺到了隔天的早上九點......嗯,我的考試,我的生賀(。

其實好想寫輕鬆的日常啊...(打滾
知道會被官方打臉,明白維克多應該就是會復出,但看到某些說勇利可能拴不住維克多的言論猜想,我就,我就..........我就來替維克多寫個證明他被勇利吸引住的後續版本(躺

實在是受的刺激太大了,想讓維克多在這就吃了勇利,即使不做全套也能夠那啥......但是看完這話的笨蛋夫夫後只想兩人都揍一下,但又捨不得...所以就寫這篇了(。
希望喜歡,求紅心求評論!

评论(22)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