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i_維勇一直線

დ 主食:青黃(黑子的籃球)/維勇(Yuri!!! on ice)/轟出(MHA)/環壯(idolish7/アイナナ)
plurk:https://www.plurk.com/Yui_1350
weibo:http://weibo.com/u/6065575281
❦ 一個蠢蠢的梗廢易錯字小寫手 ❦
❦ 不定期更新中,歡迎勾搭評論 ❦
❦每天都想吃大阪燒(?)❦

1129勇利生賀文||維勇||關係蛋白酶[01]


*平行時空ABO,醫師維x藥師勇,AB(?)

*私設絕對一堆,ooc有,慎。現在只想讓大家吃我一記考試壓力下的怨念產物(##

* 來照例的@火火。還有@盛夏繁星胭胭 ,我把之前我們第一次聊天聊的ABO構想寫出來囉~只是設定大改了(笑cry

*不只是醫生,開這系列是私心想讓更多人能理解和認識醫療人員的工作和辛苦(當然主要還是安利藥師這個職業哈哈),以及讓大家有正確的用藥觀念,一起保持身體健康(##),然後再讓維勇談個甜甜的戀愛這樣(比心)

*沒特別推薦bgm,但在寫這篇時是聽著醫龍的Aesthetic(笑)

= = =

        大家好,我是勝生勇利,是個不折不扣,不管是人生際遇、性格都和自己信息素一樣平淡的beta。

        從小沒什麼多偉大的志向,家庭成員也是簡單的不行:一對雙親、一位姐姐,再加上自己。啊,還有一條從小跟著自己,沒幾年卻去世的貴賓犬,小維。

        學校當年在填選進路調查時,正值是小維走後的一週年,而自己的奶奶也剛好過世了。一下子如此多珍惜的生命就這麼消失,當時心情真的挺複雜的呢。

        還記得那天是個下雨的夜晚。
        雖然老家是在一個鄉下的小鎮裡,但畢竟是標準的高三考生,學校給的考試還是不少,那天我選擇留在班上和大家一起進行晚自習。等到晚上十點到家,卸下了沉重的書包後揉了揉肩膀,家裡開的是一間溫泉旅館,當時才剛泡完溫泉,釋放完整天累積下來的壓力。

        「勇利...剛才接到了醫院的電話...他們說......奶奶已經病危了。」窗外的雨聲清晰的傳入耳裡,母親的話隨著規律的雨滴聲也整個打進了我的心裡。我當時整個人都懵了。

        記不清在告別式時是個怎樣的表情,只依稀記得自己望著靈堂前的照片盯了許久,裡頭和藹的笑臉似乎和家裡小維的照片重疊了。想想小維走的時候,自己好像也是這樣,呆呆的看著對方的照片遲遲無法說出一句話呢。
        ......因為不這麼做的話,感覺內心的某種情緒就要無可抑制的爆發出來了。

        啊...好想吃一碗奶奶做的炸豬排蓋飯呢。
        當時看著仍舊空白的表格,我心裡突然浮現了一個念頭:自己想要從事能夠救人的職業。

        就這樣朝著這個目標去準備著,經過了多年努力,雖然沒當上頂尖的醫師,我仍考上了一所不錯的大學藥學系,也因此離開了老家去東京開始了我的大學生活。
        目前是位大六的藥學生,正在市區有名的YOI醫院進行為期一年的實習中,目前實習進度已達到50%,等半年實習一結束就會參加定期舉辦的藥師資格考試,考上就將變成一名正式的新手藥師。

        說到這所YOI醫院,它是位於東京市內屬一屬二的有名聯合醫院,當初都還不敢相信自己竟能申請上這邊的實習呢。

        「今天早會就開到這,等下有空的記得去參加樓上的演講,散會。」醫院每個部門都會在一早還沒開始為病患服務前開例行會議,主任會在那時傳達醫院最新的政令或是消息,定期也會針對夥伴間的過失提出來並加以討論改進。

        「勇利!你聽說了嘛?聽說醫院請來了國外的外科醫師來當住院醫師呢!」主任一離開後,每個人都像鬆了口氣般抓緊短暫的時間小聲的聊起天來,「聽說人還超帥,而且在國外已經是個頂尖的主治醫師了啊!你不覺得這消息很不得了嗎!」

        看著身旁笑的滿臉燦爛的美奈子,我帶點無奈的笑道:「美奈子前輩,你的口水要流出來了,小心被主任看到又要挨罵了。」奧川美奈子是我進入這家醫院後的指導藥師,是個女beta。是位平時對後輩都很關照的好人,對我也非常地照顧,因此我很感謝她。

        聽到對方提起那個名號,美奈子前輩撇了撇嘴,滿臉憤慨,「別跟我提起他!想到就火大,就是他剛才丟了一個ICU的case要我處理,我還要去從頭統計Labdata(*)和藥歷,煩都煩死了!我手上都還有篇journal要讀好嘛!」拿著剛好咖啡的不鏽鋼瓶,恨恨的喝下了一口顯得更來勁,「害我都不能去聽等下的案例分享了!那是我期待最久的克里斯醫生的演講欸!」

        「好好好,我知道了。今天是之前輩之前一直很想聽的主題對吧!放心我等下會幫美奈子前輩做好筆記的,放心吧!」
        在一旁聽著美奈子差點哭著對她說著"優子我愛你,你人最好了"之類的話後,優子前輩無奈的笑著並轉頭對著我說:「那勇利呢,我記得你今天是不是也待臨床,要我幫你記嘛?今天的內容對以後的臨床考試會很有幫助哦!」

        優子前輩是個很可愛又漂亮的女omega,是去年才考上藥師執照並且來這裡上班的藥師,對人也很溫柔客氣,這裡的每個人都很喜歡她。

        「啊,如果可以的話當然麻煩您了!」從辦公桌上拿起醫院的員工識別証別在藥師袍的領子上,我突然想到今天的臨床部門有件很重要的事,我連忙露出了溫和的笑容回著,「因為那邊特別忙,我就先過去了哦。」

        「好的。臨床那真的超級忙,加油撐過去啊!」

        「嗯,我會的。」

        「勇利真是的,都說我們年紀沒差多大,我也只是一年資歷而已,不用對我用敬語的。啊,不用急慢慢來啦──」

        聽著遠處傳來的叮嚀聲讓我忍不住露出笑容。每當這時都會在心裡有種暖暖的感覺,也讓我有"果然選擇藥學系真是太好了"的想法呢。

        在醫院實習的日子和原本想像有很大的出入。
        以前在領藥台排隊領藥時總以為藥師就是個負責包藥的,直到進來實習才發現,藥師所要負責的項目也非常多,一般住院或是在急診的患者們,基本的印象就只有醫師和護士,但實際上每次所施打的針劑或是藥品都是經過一番奮戰後送到醫師或護士手上的。

        尤其現在待的臨床藥學部,更是直接和醫師面對面討論病患的用藥情況,腦袋隨時都要裝著國外最新的guideline,一發現劑量有問題或是任何的交互作用影響就立刻請醫師進行更換或停止。

        總之是份非常能產生成就感的工作,尤其在看到醫生聽完建議做出認可表情的時候。

        為了準備今天要交的deta報告,本身也有為了國考的準備進度要寫,於是昨天又往常的熬夜奮鬥了一番。
        揉了把依舊酸澀的眉心,趁著走到臨床藥學部門前的空檔稍微的活動下筋骨,要是等下被看到自己不好的狀態就糟了。

* * *

        「早安,西郡前輩、披集君。」

        「呦,早安啊,勇利!」

        「勇利早啊~」

        醫院裡的部門和機構都相當複雜,而每家醫院也都會視情況有所不同。

        以一般的醫院來說,光藥劑部就分為門診藥局住院藥局,急診藥局以及臨床醫學部門,只是日本國內因為醫藥分業的制度完善,幾乎民眾在醫院看完的處方箋都能到外面的普通藥局去領藥,因此醫院漸漸就少掉了門診藥局的部份。

        嗶卡進入了臨床藥學部後,一踏入門內就看見了幾個熟悉的身影。西郡豪是臨床部門的新進藥師,是位男alpha,性格相當的爽朗,雖然愛開我的玩笑,但總歸還是個對我很好的前輩;而披集君則是在來日本實習的交換藥學生,跟我一樣是個beta。個性十分溫柔也很愛笑,平時喜歡把實習的生活一滴不漏的更新在SNS上,只是我非常擔心他哪天會不小心把病患個資給洩漏出去,不過我相信他還是有他專業的素養在的。

        「話說...怎麼只有你們,其他前輩們呢?」馬上看了眼手腕上的表,我開始擔心是不是自己遲到了。

        臨床部門是整個藥劑部裡最容易和醫生面對面的地方,處理的都是ICU或急重症病患的用藥資料,每天都要向醫生當面匯報情況,有些甚至需要早上與醫師一起聯合會診,因此待在臨床隨時都要繃緊神經,遲到更是大忌。

        「沒事,別擔心。今天不是安排了你們體驗聯合會診嘛?其他人都已經先去進行早晨的會診巡邏,你們先準備好東西,等下跟我去看怎麼和醫師一起進行病患的用藥討論吧,」
        西郡爽朗的笑了笑,手搭到了我的肩膀,語氣帶著點不懷好意的笑說:「總之你先整理好你的頭髮和藥師袍,等下可是你們第一次和醫師進行互動,你們到時代表的是我們藥劑部的面子,可別去丟臉了啊!」

        「呵呵…前輩你就別再給我壓力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怕這種......」緊張的吞了口口水,我趕緊捋順了因為跑步而散亂的髮絲,確定身上的藥師袍的袖口也沒有一絲污漬和折痕後,才稍微鬆了口氣。

        一般來說早上都會有院長帶著一批的醫師或醫學部的實習生進行晨間會診,只有極少數的臨床藥師需要在那時一起跟著去病房探視,而在這間競爭激烈的醫院幾乎都是從國外攻完Pharm.D(*)歸國的前輩才有資格去的。

        而今天為我跟披集安排的事晨間巡邏之後的醫師跟診。臨床藥學部其實跟急診藥局有些類似,只是急診藥局是提供緊急藥品用的,平時不忙的時候沒事,但一有手術或大量急診就會很吃不消。

        而臨床剛才也跟各位提過,它是個非常專業的部份,比起急診會直接接觸到病房或急重症的病患。一般會有單獨去訪視病患及和醫生聯合會診的部份,在這裡是最直接能看見病患和家屬間人情冷暖的地方。

        「跟你開玩笑的啦。 」西郡前輩放開了搭在我肩上的手,笑著說道:「你放心,醫師們都知道你們是實習生,不會太刁難你們。不懂的地方直接問就行,有事我也會幫你們倆cover的。」

        「嗯,謝謝西郡前輩。勇利,我聽米凱萊說了,他們那批的對這部份的反饋都很不錯喔!讓我們放輕鬆的一起體驗吧!」披集依舊瞇著眼睛笑著說。

        「嗯...我會努力的。」

        每間大醫院總會收不少的國外實習生。而披集說的米凱萊是個意大利籍的男孩,聽說他家有個很正的妹妹,每天都在向我們發文炫耀她妹妹在意大利的成績是多麼優秀之類的事情。

        呃...離題了。總之,醫院的實習生數量都是無間斷的多人,走了一批又會再來一批新的,而為了顧好實習生們的學習品質,同批的實習生總會被打散到各個部門,如此一來前輩們也可以一次顧到自己的實習生,而我們私下也會定期聚會交流。

        「嗯嗯!所以說...... 」西郡前輩一把把我拖到角落 一臉賊兮兮的小聲說著:「勇利,剛才去藥劑部辦公室怎麼樣,今天的優子還是那麼可愛又美麗嗎?」

        如大家所見,身為alpha的西郡前輩正在暗戀著整個藥劑部的部花優子,而且明顯到除了被暗戀的本人還不知情外,整個部門的人都知道了。

        「她今天綁著高馬尾呦,非常可愛又幹練呢!」我覺得我非常能明白西郡前輩的心情,因為即便是信息素都聞不太出來的我,有時都會被優子前輩的笑容所吸引呢!

        只可惜我是個既平淡又普通的beta,所以只是對她抱持淡淡的欣賞態度......我想,要是我是個alpha,可能也會跟西郡前輩一樣的喜歡上優子前輩吧。畢竟,我不太能明白每個alpha和omega們口中所謂的信息素致命的吸引力是怎麼回事,或許我們beta的人生就是注定該這樣吧。

        「你這小子,這笑容是代表你也在喜歡優子嗎?可不要跟我搶優子啊!」西郡前輩突然用力的拿手肘攻擊著我的頭頂,臉色都激動的變成紅色了。

        所以說前輩你真的不用擔心......。收起了心中的吐槽後,連忙開口,「前輩你放心......還有,我們是不是差不多要出發了......」

        「啊,說的對。他們晨間巡邏差不多要結束了,帶著筆跟筆記本,我們走了。」收起了笑容,過了幾秒只見西郡前輩又轉頭對我們說道:「昨天要你們查的guideline(*)查好了嘛?那個病患的Labdata呢?醫生等下應該會用那個來問你們一些問題。」

        「是。都已經整理好了,前輩能麻煩你再幫我看一下嗎?我昨天又改了一些部份。」

        看著西郡前輩的表情,我又不禁吞了次口水。我們被指定的是一床有心肌梗塞還是STEMI型的老先生,清晨在家中昏迷並送到醫院緊急治療,目前仍昏迷並住在ICU中。

        「嗯...你還真的把2016年最新出的ACC/AHA guideline(*)都讀完了?很拼啊!而且還有附註和2013年版不同的地方,這不是很用功嘛!」

        「謝謝...我怕等等會被醫生問到,所以就查了一下。」

        「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剛才披集的我也看過了。我們準備好就出發吧!」

        「是。」

        「好的。」

        聽完了對方的話總算是鬆了口氣呢。只是我知道戰鬥等接下來才會開始,收斂了自己的心情,我和西郡前輩及披集君就踏上了前往ICU的路。
        神明啊,我沒有什麼要求,只希望能看在今天是我生日的份上,保祐我等下能一切順利。

        就在我計畫今晚回去宿舍要下廚做一碗炸豬排蓋飯的時候,ICU的大門已經站在了我們眼前。

TBC.

= = =
下章維克多將登場嗯。

*Pharm.D: Doctor of Pharmacy。美國提供的美國藥師專業訓練,與PhD不同,偏臨床,唸完後就會是個一等一的優秀臨床藥師,在美國也能職業,但非常難讀。(PhD = Doctor of Philosophy=藥學博士)

* Labdata:臨床檢驗數據。這裡指的是病患各種健檢後出現的數據統稱。

* guideline:方針。就像一件事被規劃成SOAP一樣,藥物guideline提供的是某種疾病,在哪種等級需提供何種藥物和劑量的方針,定期會更新。

*ACC/AHA guideline: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為美國心臟協會提出的心臟病處理及用藥方針。

*心得:嗯,藥師會跟著醫生群一起會診是真的,只不過是大醫院的臨床藥師才會有的權力(畢竟看著超帥氣的。),然後只有pharm.D才能跟診也是我杜撰的,實際沒那麼嚴哦!

*感言(會很長,希望喜歡的能願意花點時間看完(掩面):
因為世界觀會設定的挺廣也要在開篇先介紹整個背景,加上勇利是個聞不太出來信息素的beta,所以可能開篇可能會讓人有平淡之感。
        這篇預計是個大長篇,而且可會帶點專業性質,裡面的都是自己所學+我所了解的日本醫療制度,目前藥學專業也尚淺,所以肯定會有錯誤的地方,算是拋磚引玉,希望懂的能指出來或一起討論就好了呢!(畢竟目前只是個仍菜到不行依舊在準備國考的地獄裡打滾的考生(跪←所以再說一次,我寫的時候真的非!常!的!惶!恐!!!
        最近一直在思考維勇圈還有什麼能寫。看著原作的畫家和一群staff為了喜歡的花滑在燃燒著自己的生命,每個人物細節和架構都是如此的細緻用心,各個都是抱著如同op的曲目般的在抒寫著歷史,真的很讓我感動。
        然後看著大手太太們的各種paro也是抱著羨慕的心情去看的,腦袋裡總想為維勇貢獻點什麼,但諸如星際或是其他哨向等特殊題材又不會寫,以前充其量為了練文筆只會寫點狗血的小言情節。
        因此在思考著以目前自己所擁有的到底能夠寫些什麼的想法下,這篇誕生了。我知道維勇圈裡ABO的題材蠻多的,所以是帶著冒險的性質寫了這樣的題材和視角,不想破梗,但只能說這絕對是一篇ABO文,還會很煽情(噫)。
等之後的章節出現後相信就能了解啦!也歡迎大家來猜猜樂,猜對沒獎(##)總之,相信大家以後會慢慢明白的!
最後,提前對我們的勇利小天使說聲:24歲生日快樂!

评论(22)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