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i_維勇一直線

დ 主食:青黃(黑子的籃球)/維勇(Yuri!!! on ice)/轟出(MHA)/環壯(idolish7/アイナナ)
plurk:https://www.plurk.com/Yui_1350
weibo:http://weibo.com/u/6065575281
❦近期IDOLISH7深坑中❦
❦ 一個蠢蠢的梗廢易錯字小寫手 ❦
❦ 不定期更新中,歡迎勾搭評論 ❦
❦每天都想吃大阪燒(?)❦

YOI||維勇||頂級曖昧(下)

上篇請走:YOI||維勇||頂級曖昧(上)

*原著向,遲到的破百粉感謝&第七話接吻回合紀念,短篇完結,含自己解讀有,ooc有,慎。

*好了,說好的驚喜  @火火 。怎麼樣,這也可以當作這次的群作業了吧!一文三用的我真的太佩服自己了哈哈哈哈(你夠了#
再次向大家宣傳,身為灣家或是有使用line的維勇小夥伴們請戳HERE
一個已經破百人的好群組,不加嘛?一堆互相愛著維勇的小夥伴正在向你們招手,你們還等什麼?正值勇利小朋友及維克多先生生日的耶誕節就要到了,還想一個人孤單寂寞的在外吹著冷風慶祝嗎?等什麼,還不快加?!(#

*寫到最後已經沒力氣寫感言了,我想我想要表達的東西已經很清楚了,總歸一句:大愛維勇。
然後喜歡的話也妄想得到大家的評論(誰理你##)嗯...畢竟新手一枚,,總怕會把自己喜愛的cp給寫的過於ooc了qwqqq
最後也在這裡謝謝大家的觀賞!也謝謝親愛的 @盛夏繁星 幫我叫對錯字呦!愛你!(手動比心)


= = =

        在維克多的心中有本筆記本,裡面專紀錄些雜七雜八的瑣事,而且這是到日本才養成的習慣。

        每日一調戲。  √

        捏到小豬豬肉肉的肚子。  √

        和小豬豬一起泡溫泉。  √

        發現小豬豬祕密。  √

        進入小豬豬房間。  √

        看見自己被收藏良好的海報。  √

        和小豬豬一起去參加祭典。  √

        誘拐小豬豬跟自己睡覺。  

        戳我髮旋,欺負他。
        ....
        ...
        ..
        .

        諸如此類,族繁不及備載的細節都在這日常的生活裡逐漸擴展豐富了裡面的內容。


* * *

        勇利真是越來越大膽了呢。維克多挑了下好看的眉,望向空無一人的諾大冰場。

        因為場地關係,冰場的空氣顯得有些濕冷,然而默默等候在一旁的人卻沒絲毫的不快,只是想著待會兒人來了以後,會用怎樣的方式向自己道歉。想到這裡,維克多心情就愉快了起來。

        自從海邊的談心後,維克多察覺勝生勇利對待自己不再彆扭,兩人間的關係在彼此都沒明說的情況下有了改善。對此維克多是開心的,不僅是有了身為教練的成就感,更多的是內心無法形容的滿足。

        不過,自己學生要是能夠再早起些就更好了呢。維克多內心無奈的想。

        隨著時間的推移,維克多發現他挖掘出了更多原本自己都沒發現的勝生勇利,連最初害羞又生澀的個性也會開起自己的玩笑。

        那次說了他一句「譬如回想一下被戀人所愛著的時候」被兇了一聲後,那是他第一次看見對方所謂「生氣」的情緒。而在之後的練習情不自禁的戳了自己髮旋又讓他既難過又想笑。
        但是不可置否的,維克多很享受這近似開發勝生勇利不同表情的過程。


        「啊啊啊啊啊啊!維克多對不起!!!!我今天又睡過頭了!!!!」

        預料的哀號聲從不遠處傳來,維克多伸出食指抵在唇邊,湖水藍的雙眸瞇成好看的形狀,「嗯,沒關係呦。」然後在看著對方露出獲救的表情時又補了句,「只不過連俄羅斯航空都沒讓我等這麼多次呢!」

        愉悅的看著對方一臉愧疚到想死的表情後,維克多才心滿意足的開始了今天的練習。

        今天練習的是自由滑曲目,然而在看著對方的練習後,維克多的眉頭卻皺的更加的緊。

        今天的勝生勇利有些不大對勁。在剛開始的時候就明顯感覺到動作上的不協調,基本能成功的阿克賽爾和后外點冰三周跳接連觸地,到後半部的勾手三周跳甚至是整個跌倒。

       「Stop,」最終是看不下去的喊了暫停,維克多收斂了臉色滑進場內,一言不發的就拉過對方至場邊談話。「勇利,把鞋子脫下來給我看。」

        「...咦?」

        「快點。」

        看著對方難得嚴肅起來的表情,勝生勇利在掙扎了數秒後緩緩的將冰鞋脫了下來。

        腳趾周圍都已破皮並泛著紅,而一邊的大拇指還起了水泡。幾絲鮮血於較深的傷口旁流出,一雙腫破不堪的腳掌就這樣映入眼簾。

        「維...維克多......」一雙滿目瘡痍的腳ㄚ就這樣赤裸的被仔細瞧著,自覺醜陋而感到羞恥的勝生勇利在對方遲遲沒說一句話的情況懦懦的喊了他的名字。

        「勇利,一隻手扶在我的肩膀上。」只見維克多輕輕的把勝生勇利的手搭到自己肩上後,從外套中拿出一瓶擦傷專用的藥膏並往裡面塗抹一圈,在對方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抓著其中一隻腳,手指緩緩的朝破皮的地方塗抹上去。

        「...唔、好痛!」

        很好,還知道痛呢。都受傷成這樣了還不說,我好歹也是你的教練,這點事也應該要跟我說吧。

        一邊生著悶氣的維克多在聽到男孩略帶隱忍的叫聲後仍放緩了力道,生怕一不小心又弄疼了對方。

        「要是我沒發現的話,勇利是不是打算還要這要練習下去?要是再惡化的話該怎麼辦?」沒注意到語氣裡不自覺的心疼,維克多只認為自己仍不受信賴,藉著些微強硬的語調來掩飾內心的失落感。

        「...對不起,我想說平時練習也是經常這樣,所以就......」

        「今天的練習就到此為止了,沒意見吧。」

        「......是。」

        直到對方乖乖的去休息室換回原本的鞋子後,維克多才稍微滿意的搭上對方的肩膀強制結束為時不長的訓練。



        勝生勇利覺得最近的維克多有些奇怪。
        自從上次偷偷練習到受傷而被發現後,維克多就開始緊盯自己盯的可怕。

        以前不是沒接受過對方肢體上的親密接觸,但現在卻是比以往還要次數頻繁的嚇人,其中幾次還在家人面前被看到。

        ......內心其實是開心的。但不知怎得,只要一回想起就想拿腳朝對方的身上一腳踹開。


        「啊,嘴巴都沾上醬油了呢。來,我來幫你擦哦!」
        先是時不時的把自己當成小孩子在照顧,只要臉一沾上點東西就立刻抽出旁邊的衛生紙輕柔擦拭。

        ...維克多,你靠太近了,真利姐正在看呢。


        「勇利等下!腳還不能浸到水!」
        再來是洗澡時。即使是使用單人浴缸也神不知鬼不覺的衝進來,手裡拿著一瓶藥膏在旁待命著。

        ......維克多,我只是想洗個澡,傷口沒那麼容易壞掉的。


        「勇利乖...來,抬起腳讓我看有沒有好一點......」
         又或者是在準備睡覺的時候進入自己房間,二話不說的將自己壓倒在床上,抬起自己的一條腿並用著極具輕柔的嗓音說。

        ..........維克多等等,這個姿勢好像有些奇怪啊。


        「勇利,為了盡到一個教練該有的責任,我們來一起睡覺吧!」
        再不然就是光著身子,全身赤裸的只剩條令人害羞的三角褲,抱著顆枕頭用魅惑人心的眼神就這樣看向自己。



        ...............。
        「給我出去!!!!」

        銀色髮絲散落在一旁看起來就像絲綢般滑順,保養得宜的嘴唇像在不滿什麼的囈語著,而對方的頸部線條順著優美的弧線隱入棉被中。
        在準備中四國九州賽的某日早晨,一睜開眼就是以如此美麗的景色開啟了新的一天。

        然而勝生勇利的內心是崩潰的。


* * *

        九月份的中四國九州的比賽,最終在維克多的預料內以冠軍的成果結束了最初的賽事。

        盛夏的蟬鳴依舊吵鬧的宣囂著,涼爽的微風吹著街上行走的人們,維克多瞇著雙眼享受屬於夏日的夜。

        想起比賽時那個嬌小的孩子看著自己和勝生勇利的那張臉,維克多覺得現在開心的五碗炸豬排蓋飯擺在面前,自己都能刷刷的快速吃完。


        那人是叫南健太郎來著?

        頂著一戳醒目的紅色頭髮,眼神總是閃亮亮的看著勝生勇利,裡頭那炙熱的熱情就像當初勝生勇利看向自己的那樣,令人感到不快。

        當初在他面前給小豬豬塗上護唇的自己真是太聰明了。

        沉浸在自己小世界的維克多回想著兩天下來勝生勇利的表現,內心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雖然中間發生了點小插曲,但結局總歸是好的,小豬豬克服了緊張感還替自己的後輩加油,最後的自由滑更是帶給自己無限的驚喜。

        雖然偶有失誤還不聽自己的話,甚至硬生生撞上冰場外的護欄,但那驚豔自己和全場的表演依然是在內心給予肯定的。

        只是看著自稱非常崇拜小豬豬的後輩以及其他選手總用著膜拜的眼神看著小豬豬,驕傲的同時又像是想證明什麼,表面上滿臉的毫不在乎,卻從旁不動聲色替對方做抹上護唇的親暱動作。

        ──就像在別人面前宣示主權一樣。

        頓時停下了腳步,維克多為自己腦海裡產生的想法怔住了。

        「維克多,怎麼了嗎?」

        眨著粽紅色的眼看向自己,臉蛋因為比賽後的興奮還有些紅紅的,維克多一時竟有些語塞。以教練的身份來到勝生勇利身旁至今,半年左右的時間也在一如既往的日子中悄悄溜過了,瀰漫在兩人間的情感早已於某個時間點,在兩人都沒察覺的時候,用著等比級數的速度滋長。

        快得等維克多猛然回首後才發現自己早就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已然習慣站在頂端孤單的眺望著,勝生勇利的出現無疑是讓他看見了一道不曾見過的光景,不長不短的半年讓他改變了原先的習慣並養成了另一種習慣,習慣從原先的一人變成了兩個人。未來的事雖然沒十全的把握,但現在起碼有了重心,心裡也不再煩躁和搖擺不定。

        彼此間的關係很難去形容和精准的定義。既是教練與學員,也是親密無間的朋友,有時又像牽絆濃厚的隊友,為花滑這項運動用靈魂和生命燃燒著自身的熱情,一起討論甚至激辯著,這是維克多所沒經歷過的。

        這大抵就是愛吧,維克多想。
        想起在勝生勇利表演愛即Eros前的背後抱,不介意全場的記者和觀眾看見,也不擔心在替對方擦護唇後別人的想法是什麼,維克多只是單純地回應著勝生勇利對他所說的那句話。

        因為對方是勝生勇利,僅僅是這樣而已。只因他是勝生勇利,所以可以做出任何想為他做的事,對他的感情不似朋友那麼簡單,也不像戰友那般純粹。然而用愛情來形容又顯得膚淺,所以維克多也只能想到「愛」這個詞彙了。

        複雜又說不清的關係讓兩人像處於曖昧的情境裡,誰也不說的享受在當下的氛圍裡。


        「沒事哦。只是在想勇利得了第一名,要不要破例讓他吃碗炸豬排蓋飯呢~」

        「咦咦!可以嗎?!」

        「嗯…但他今天卻沒聽我原先的安排,還受傷了......該怎麼辦呢,要讓他吃嗎?」

        「......這次是我錯了我下次不敢了維克多拜託我求你了讓我吃一次炸豬排蓋飯我真的超想吃的!」

        「哇哦,勇利的英文真棒,講得好順又好溜呢!」

        「維、維克多!」

        管他是什麼呢,反正知道我和小豬豬彼此仍被這樣的情感所聯繫著就好。
        迫不及待的走在共同住所的街道,維克多在微風徐徐的路上愉快的想著。



        時間再度移到三個月後。從四月多相見的下雪到七、八月的酷暑,現在又是充斥著冷風的十一月底。

        北京的夜晚冷颼颼的,勝生勇利嘆著氣看著早已睡得不醒人事的銀髮男子,內心無比感嘆。

        真是的,到底誰才是被需要照顧的選手啊。

        比賽前夜在吃飯的地方巧遇了好朋友兼以前的搭檔室友,披集。對方講沒幾句就興奮的把自己前教練也都叫來了,原本還沒心理準備這麼早就和對方碰面,雖說已經談開了,但畢竟面對面還是另一回事。

        只是自己的現任教練在對方來之後就拼命的勸酒,等其他選手來了之後,看見的就是兩個男人一個倒一個瘋的狼狽狀態。

        啊啊,希望雷奧君和季光虹君不會因此誤會了維克多才好。

        想起維克多把褲子和黑色小褲褲直接朝對方臉上扔的景象,再想到那兩人拿著手機一臉震驚卻又像在忍些什麼的表情就滿臉黑線,勝生勇利微嘟著嘴戳起對方熟睡的臉頰,開始思考起以後讓對方在外頭戒酒的可能性。

        然而一想到明天開始就是大獎賽的第一次正式比賽了,勝生勇利也不禁擔心了起來。

        經歷了長達七個月以上的練習,加上維克多對自己的嚴格指導,與以前相比他還是有信心的。只是害怕自己要是再次失敗,他該如何面對維克多對自己失望的表情?要是媒體拿這個大作文章,先前自己信誓旦旦的一席話也不過如此,對維克多的能力產生質疑那該怎麼辦才好?

        不只是一次擔心著,說實在,現在的他已經不擔心維克多會中途說要離開他之類的話。然而原本容易緊張及怯懦的一面又不時的在腦裡幻想著這種可能,被家裡人說自己是當著全世界的面把維克多搶走又霸佔住,每個人都在看著自己的表演,不安的情緒隨著話語更加的擴大。


        不希望他離開,但更怕的是因為自己而連累到維克多。如此一來,唯一能做的似乎就只有讓自己變得更強這一項辦法而已。

        先睡覺吧。
        想著兩人討論關於這季的表演主題和鼓起勇氣在記者會上說的話,勝生勇利帶著幸福的笑容看著面前熟睡的維克多。

        這樣的日子要是能一直持續下去就好了呢,明天的事還是等明天再說吧。將對方弄至腰間的棉被蓋好,勝生勇利安靜的關起燈就走回自己房間。


* * *

        「為什麼現在要說這種話來試探我呢?」

        「你要比我自己更相信我會贏啊!就算是沉默也好,不要離開待在我身邊啊!」


        該面對的問題總該會碰到。

        地下停車場的空氣悶熱,僵持不下的氣氛橫亙在兩人間,彷彿空氣在四周被凍結般,誰也無法再講出一個字。

        到底要怎麼做,勇利才能克服場前容易緊張和玻璃心的性格?

        在比完短節目後的隔天,兩人在比賽前發生了點爭執。
        這是目前為止最為激烈的一次爭吵,以往維克多總是將自己的方法和作風一股腦兒往勝生勇利身上砸,只是沒有一次像現在如此的束手無策,而對方也沒起過這麼激烈的反應。


        「......已經輪到格奧爾基了,我們回去吧。」

        維克多輕聲說著,看著勝生勇利安靜撇到一旁的臉,搭在肩膀上的力量更加重了幾分。

        啊啊,早知道就不要說出「要是你失敗了,我就引咎辭職」那種話了。
        維克多此刻無比的後悔,然而世上並沒所謂的後悔藥吃,既然都說出口了,總覺得該說點什麼來緩和及彌補彼此間的氣氛。

        要是換成雅科夫,他會如何回答呢?
        原本的用意是希望能利用自己對於勝生勇利的重要性來讓對方起到鬥志,要講就乾脆講得更猛烈些。只是沒想到得到的是對方抑制不住的淚水和幾近嘶吼的吶喊。

        ......所以到頭來讓勇利有那麼大心理負擔的是自己嗎?
        意識到這點後,維克多更加不曉得要如何開口去鼓勵對方接下來的比賽。


        到比賽結束前,維克多本來就打算無論對方的成績是好與壞都會待在他身邊。

        與生俱來的外表和天賦是造成維克多性格的原罪。以往總是處於優勢地位的他從沒真正站在對方的立場上想過,而勝生勇利也一直是他的例外。
        明明已經在意到不行,卻不知道要用什麼方式去表達,以為平時對對方的態度應該夠明顯了,結果到頭來那個笨蛋小豬似乎仍不曉得他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維克多光想就為之氣結。

        從停車場到賽場間的距離似乎比平時多了近百倍,彼此各懷心思的踏著一層又一層的階梯,偌大的空間只剩下規律的腳步聲,周遭安靜的可怕。直到室內的燈光照射進來後,維克多才稍微緩了過來。



        「?」

        在勝生勇利正式上場前,維克多的心思都圍繞在等會該怎麼道歉的事情上,因此連對方故意掉下的衛生紙團就這樣沒注意的順手傾下身子去撿,而對方戳了幾下自己的髮旋又親暱的摸了一下頭頂的動作著實讓維克多愣了一下。

        ...這是代表他已經報復回來,不再生我的氣的意思嗎?

        呆呆的在一旁想著,維克多等待著接下來的『Yuri on ice』。



        只是維克多沒想到的是,迎接他的是另一個從沒看過、更加嶄新的勝生勇利。

        最開始乾淨俐落的聯合跳躍和成功的四周跳,而中間的阿克塞爾和后內三周跳都超過轉數更是讓維克多驚訝,而優美的外刃橫一字和鮑步都吸引著全場的眼光,也勾走了維克多的心神。原本整夜沒睡的身體應該會不堪如此多舞步和聯合跳躍的負荷,然而對方的表情及表現都一再的證明他正處於絕讚的狀況中。

        勝生勇利變得積極的可怕。

        與最初的愛即Eros相同情況,到後來他已經不顧眾多正在觀賞自己比賽的人們,眼裡就只剩下對面正直怔怔地盯著自己看的銀髮男子,那個唯一影響他心情至此的關鍵之人。
        滿腦子只剩下如何取悅、驚訝到他的念頭。分數什麼的都已經不重要,只要能得到那人的認可,只要能超越他的想像,一切都值得。

        能帶給維克多這樣感受的,只有我,也只能是我。
        在最後一個四周跳結束後,勝生勇利只想回頭看看那人此刻的表情。



        最終維克多是被跳著后內點冰的那抹身姿所震撼住了。后外點冰四周跳就這樣變成了更難的后內點冰四周跳,那其中夾帶的氣勢和包含著的感情,從最開始就醞釀著直到這刻整個爆發。四周激情熱烈的掌聲此起彼落,然而維克多卻再也聽不進去了。

        維克多終於在那刻了解了,表演勝生勇利對於自己的感情,也包括自己對他的。
        在彷彿只剩下兩人的冰場上,勝生勇利的每個動作都在刺激著自己的神經,彼此間默不作聲卻雙雙用著眼神和肢體在激烈的交會摩擦著,默契的感知對方的一舉一動。這種精神上所帶來的快感讓維克多興奮的感覺要窒息。

        他明白此刻纏繞在彼此間的博弈即將開始,從此只考慮著要怎樣為對方獻上最為完美的驚喜,如何逼出對方訝異的眼神。

        捂在臉上的手緩緩鬆開,維克多不顧形象的朝勝生勇利的方向狂奔,並在對方歡喜的笑容中二話不說的扣住後腦勺給予一記飽含深情的吻。
        是你的錯呢,小豬豬。以後怎樣我可不管了,下次可不會再像現在這樣,只是單單摩擦著嘴唇的吻,你做好心理準備了嘛?



        我可不會再手下留情哦。因為我說過了,這就是我的愛啊。

                                                                                                        FIN.

评论(14)

热度(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