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i_維勇一直線

დ 主食:青黃(黑子的籃球)/維勇(Yuri!!! on ice)/轟出(MHA)/環壯(idolish7/アイナナ)
plurk:https://www.plurk.com/Yui_1350
weibo:http://weibo.com/u/6065575281
❦ 一個蠢蠢的梗廢易錯字小寫手 ❦
❦ 不定期更新中,歡迎勾搭評論 ❦
❦每天都想吃大阪燒(?)❦

YOI||維勇||頂級曖昧(上)

*遲到的第七話接吻回合紀念,短篇完結,含自己解讀有,ooc有,慎。

*破百粉大感謝。以前沒產過幾個正經糧,第一次在這裡發文,文筆和手速都不夠,在旁身旁全是厲害太太的環境下居然還能被看到,甚至沒多少天就粉絲數達一百以上,真的很感恩(鞠躬)

*基於以上兩種理由決定寫個短篇來做個小回饋,沒什麼好拿出來感謝大家支持的東西,只能產個小甜餅來表達我的謝意,請笑納💕


= = =

       你問曖昧的最高形式是什麼?

       那大概是:心裡有數卻不明說,做一堆假朋友之名,行戀人之實的事。會擁抱,可裸體;於半夜時分隨意進出對方房間,在公開場所自然的為對方抹上護唇。
一切既煽情卻又顯得自然溫情。

        你說曖昧的最美瞬間是什麼?

        一心向他,再無別人。一種發自內心、情不自禁的享受在為對方思考顧慮或是與之開心嬉鬧的每個情緒當下。

       天熱為對方開扇,天冷則替對方默默蓋起被子。若有似無,模稜兩可;為了心中情感忐忑不安,心慌意亂七上八下,這大抵就是曖昧的迷人所在。

* * *

       表達情感最好的方式就是口說不如實幹。這是維克多向來信奉的教條,而他的確也是這樣一路過來的,並且毫無阻礙。

       拔下墨鏡,一個微笑一個眨眼。你看,那群人不都為我瘋狂?世錦賽的自由滑表演節目開始前,看著眼前的盛大迎接場景維克多一如既往的想著。

       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的,自己熱愛無比的滑冰變得已經帶有迎合眾人期待的壓力以及瓶頸的存在,最初喜愛的心已經有了本質上的變化。

        『可以請您談談對下一賽季的抱負嗎?』

       在世錦塞後的記者會上,維克多食指點唇,難得一見的沒立刻回以一貫的自信回答。

       花滑向來都是殘酷的,觀眾們只欣賞得到賽場上的優美舞步以及旋轉跳躍,卻沒幾個能看見每每練習完後的傷口與水泡。

       和芭蕾舞者一樣,總是低著頭品嚐自己的疲憊,抬頭後又像是美麗全新的天鵝,於人前翩翩起舞著,這就是屬於花滑選手們的美麗與哀愁。


        ─ ─有些累了。

       難得沒和自己較真后內點冰的完美及着冰的乾淨俐落與否,記者的話就像條不懈的小蛇纏繞盤踞於腦中。感到令人煩躁的情緒,不顧身後雅科夫的怒吼和其他人投以的關心視線,維克多俐落的滑至場邊拿起冰刀套住腳底穩定後,直直地走向休息間收拾東西就直接回家。

       說是回家也不過是在訓練場附近買下的小套房,裡面住的也就只有自己,聖彼得堡一片白雪皚皚的風景在回到家後顯得更為冷清些。

       〝汪汪~!〞

       「馬卡欽謝謝你幫忙看家呢,真是辛苦了呦!」從小陪伴到大的寵物大概是自己少數的慰藉了吧。看著一進家門就熱情歡迎自己的寵物夥伴,笑著揉了把貴賓犬那蓬鬆柔軟的毛,維克多欣慰的想。

       最近的自己有些不在狀態,那種不是指身體上的病痛,而是內心沒來由的感受一陣焦慮。明明都編好了下個賽季的短曲節目,但怎樣就是覺得不滿意,這讓維克多相當頭疼。

        像是讓一切的煩惱全沖掉般的把蓮蓬頭開到最大,任憑水柱用力拍打著全身,緊皺的眉頭舒展不開,也只有在這種時候,維克多才允許自己露出與人前截然不同的表情。

       連續五連霸,滑冰界的傳奇,眾人期待的奇蹟表演。這幾個外界套在維克多.尼基福羅夫身上的關鍵詞,代表著至上的榮耀尊稱,在本人眼裡卻並非是那回事。

       與外表的優雅從容不同,好強又愛面子的個性讓他一步步走上人生的巔峰,卻也是為他帶來壓力的最大來源。必須再給出能刺激觀眾的演出,但越想就越失去了靈感;編排裡所欠缺的要素,那個能讓群眾為之一亮的關鍵依舊抓不到要領。

       但向來表現的既強大又從容的自己是不可能容許別人發現到自己的焦慮,也不會去找誰討論,這也是維克多有些心煩意亂的地方。



        ────【勝生勇利】維克多自由滑試滑【不要離開伴我身邊】



       換上略為鬆跨的室內衣褲,維克多享受的躺在延展性能良好的沙發上。抱著自家的狗兒讓身體重量全交給身下的沙發椅墊,減輕壓力的舒適感讓他嘆了口氣。

       隨意的滑著手機翻看SNS裡的訊息,一則由花滑愛好者瘋狂轉發的視頻就這樣出現在自己眼裡。


       ...噗嗤。
       這種身材還真虧他能堅持完四個四周跳呢。

       沒忍住本能反射性的辛辣毒舌,然而再看第二遍後,湖水般的冰藍眼眸頓時深沉了起來。

       這男孩...不是去年那大獎賽結束後拒絕合照邀請的那個人嗎?
       一般來說,能讓他記住名字的基本沒多少個,但眼前的男孩讓他想忘都難,起碼不會完全沒印象。

       畢竟拒絕了自己合照邀請的人,勝生勇利是第一個。


       不論是那腰上一層用厚重衣物仍遮掩不住的肥肉,還是完全看不出線條曲線的雙腿,要以自己的眼光看,那外表就是慘不忍睹的不及格。


        ─ ─然而就是無法把視線從他的身上移開。

       不單單是配合著音樂的律動,整個表演裡所涵蓋的情感以及眼神中所隱藏的細膩情緒,每一個都讓維克多移不開他的雙眼。

       那樣本身就代表音樂的律動,以及參雜了許多自己所不明白的眼神,溫和中帶著堅定的眼神,彷彿寒冬裡的一抹暖陽,或許微小的令人容易忽視,卻在毫無察覺的時候已化掉了雪地裡一層又一層的冰霜。

       與自己版本的感受不同,像一個純情的詩人,在最終堅定了自己的心後,對著愛人用緩慢卻深情的方式傾訴著屬於他的不要離開伴我身邊。

       一股暖流絲絲滲入心田,毫無疑問的,維克多被眼前這個連表演衣服都沒準備的試滑吸引了。
就像一枝箭,在自己全然沒準備的情況下,正中紅心。

       嘴角的笑容漸漸隱去,此時一種身為頂尖花滑選手的直覺告訴維克多:至今所要尋找的東西,一直以來欠缺的要素,眼前的男孩或許可以給他答案。

口說不如行動,在內心的一個想法形成後,維克多關掉了視頻並撥出了一通電話。


* * *

       「勇利,告訴我你的一切。」

       「平時在哪個滑冰場上練習?這個鎮上有什麼東西?有喜歡的女生嗎?」

       「在開始練習之前,先建立起相互信賴的關係比較重要。」

       拒絕合照的原因雖仍不明,但起碼勝生勇利並不討厭自己。千里迢迢的殺到對方家裡所開的溫泉旅館,在看見對方的眼神後維克多就確信這點了。

       對自己的魅力雖然一向都很有自信,但看到對方在自己每說一句就更加火紅的臉蛋,維克多心底仍沒來由的開心了起來。


       「勇利,我們一起去泡溫泉嘛~」

       「不、不用了!」

       「勇利,開門一起睡覺啦~我們可以一起聊天談心啊!」

       「Noooooo!」

       事情終究沒自己想像的順利。來到長谷津也有幾日了,但他發覺對方總是對他的靠近閃躲不已。

       雖然一開始只是出於好玩的心態,畢竟平時對自己的教練也是會有親暱動作譬如親臉頰,但每看那粽紅色的瞳孔總因自己的靠近而放大,軟嫩的臉蛋也變得如鮮血般的艷紅都讓他體內的惡劣因子蠢蠢欲動,總喜歡時不時的玩一下對方,在胡亂散發一地的費洛蒙後又裝得一臉無辜。

       維克多總認為,以自己的魅力應該不會有人對自己的親近感到拒絕或抗拒,這應該會是貼近彼此關係的作法。

       畢竟自己也不是對誰都這樣的,看對方的反應也明顯是害羞的樣子,不是都說日本人生性內斂害羞嗎?

       然而後來又吃了無數次閉門羹後,維克多才了解到:顯然的,勝生勇利並不吃這招。

        不僅拒絕自己的靠近,也不開口讓自己更了解他。



       「咦,你問勇利是不是討厭你?哈哈,那怎麼可能啦~」

       「可是他對我的接觸好像都很害怕...」

       「唉呀,那是他害羞了,那孩子從小時候可是憧憬你憧憬到不行呢!」

       「真的?」

       「當然是真的。偷偷跟你說哦,他房間都貼滿了你從以前到現在的海報,還不准別人碰,就連以前養了一條貴賓犬,也是因為你的關係取叫維克多呢!」

       「是嗎?謝謝您告訴我!」

       嗯哼,小豬豬的秘密get。


       從開始的好玩到後來認為這樣繼續下去也不是辦法,維克多所幸在某天的晚飯後,抓住了一個時機點詢問了對方的母親勝生寬子。

       對方溫暖的笑容及後來說出口的話最終讓維克多鬆了一口氣。
       畢竟一開始是自己先入為主認為對方不會拒絕自己,想也沒想的就著手準備來日本的事,對方的反應倒是出乎自己預料之外。

       一直隱約的察覺勝生勇利對自己的崇拜和喜歡,只是沒想到是如此地步的喜歡。

       沒關係,以後有的是時間相處。
       得知事實後,維克多滿意的笑了,並且開始策劃一系列的計畫方案。


       當起教練的日子也在那天後,用著緩慢又快速的步伐不知不覺中進行著,而對方的成長速度也時常帶給自己驚訝及驚喜。

       先是短短一週讓自己減肥到去年大獎賽的體重,再來是短曲節目的表現都一次次的刷新維克多對勝生勇利的評價。

       「我會變成很好吃的炸豬排蓋飯的,所以請只注視我一個人。」

       「說好了喔。」

       依稀記得當時對方眼裡清晰的恐懼眼神,雙手明顯的顫抖著卻依舊堅定的摟住了自己的肩膀,那是對方第一次在自己面前有著所謂「堅定」的情緒表達。

       容易怯懦,常獨自一股腦兒的自主練習,關鍵時刻總會怯場,這都是在短短的幾個禮拜內從別人和自己所觀察到的勝生勇利。

       性子膽小,某些地方卻又意外的大膽,之後的表演對維克多來說就只能用「驚艷」二字形容。

       魅惑人心的眼神,挑逗性的接續步;即使后內四周跳step out,那與原本性格截然不同的魅力讓在場的無一不感到讚嘆,就連維克多也在那自信的笑容中認同了勝生勇利。

       然而表演完立刻變回害羞的性格讓他忍俊不住的輕笑著,伸手摟住對方肩膀給予對方開口的勇氣,維克多那時期待著這個名叫勝生勇利的人會再給他帶來怎樣的驚喜。

       從那次後,兩人為了下次大獎賽的練習也正式開始。

       從白雪覆蓋的清冷到開始蟬鳴的夜晚,維克多越來越享受在長谷津的日子,每天都在陪練和調戲對方下結束了充實又快樂的一天,而每天總會發生些讓維克多感到開心的事情,譬如現在。

       「勇利,一起睡覺嘛~」

       「No!!!!」

       「唉,勇利你怎麼還是那麼害羞。也都當你教練幾個月了,總是一直拒絕我,我也是會受傷的吶...」

       「......」

       「唉…我還以為勇利一直都在房裡貼著我的海報,應該是喜歡我的,明明直接面對著本人不是應該會更開心嗎......」

       「等、等等!我哪有...」

       「啊,開門了。我就不客氣的進來打擾囉~」

       「......!維、維克多你等一下啊啊啊啊!

       進入小豬豬房間,get。

       維克多在勝生勇利毫無察覺的時候勾起了一抹得逞的微笑。


        在不長也不短的幾個月裡,沒了一開始的生疏,兩人就這樣自然的相處著,兩人都在自然的時間流動裡各自發生了心境上的變化,維克多也從一開始只思考自己的事,變成滿腦子都是關於勝生勇利的。

       像是醒來想著為對方準備的訓練菜單,練習完就想著如何和對方再進一步增加彼此間的感情,或是想著因為自己的戲弄就會不知所措的臉,一些在平凡不過的片段都能讓維克多樂上好一陣子。而期間也歷經了兩人為了自由滑的曲目展開的第一次對談, 彼此間的關係也開始以看似自然卻快速的步調進展著。

       「勇利希望我站在什麼樣的立場對待你? 父親一樣的? 」

       「不是。」

       「哥哥?朋友?」

       「嗯......」

       「 那就是戀人了啊...這個可要再努力一下。」

       當初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維克多只記得當時對勝生勇利的退縮性格感到氣惱,第一次對一個人如此的耐心至此,以為已經更貼近對方的心了,結果以前的事依然沒和自己提起,只是不小心的說出了一項事實就躲避自己到這種地步 :整整一天不和自己說話,拒絕遊玩、吃飯,連原本都同意的泡溫泉都拒絕,隔天還翹了練習讓自己等。

       氣急之下一把拉著對方就往海邊約談,而效果也出乎維克多預料中的好,而「戀人」這兩個字也這樣簡單的說了出口。

       說不上是哪種感覺,維克多只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向來對於主動示好的異性總是不會拒絕,所以莫名的就談起了不少段戀愛,最後卻也因自己挑剔的性格趕跑了不少任女友。總是不明不白的開始,又很乾淨俐落的結束,有些甚至是對方轟轟烈烈地對自己示愛,最後卻也被對方突然的甩了。維克多也因此把重心全方在了滑冰,戀愛也有幾年沒在自己身上看到了。

       只是沒想到在面對勝生勇利的時候,為了能更感覺到對方,連這個都祭出了,而且絲毫沒在意對方是個和自己相同性別的男孩子,甚至在相互談開後感到一絲輕鬆。


        維克多就是維克多...嗎......

       對方之後的話彷彿觸動了內心某個柔軟的角落。喜歡自己迷人的外表、高超的滑冰技術,人們總用差不多的形容詞表達對自己的喜歡,卻鮮少是對自己說:「我只希望你就是你。」僅僅是這樣,你只要保持是你就好的待在身邊。

      原本只是認為勝生勇利是個自己無論怎樣毒舌都能接受,即便如此依然崇拜著自己的男孩。最開始只想在對方身上尋找滑冰上的靈感,然而現在似乎不單單是這麼回事呢。

       這個叫做勝生勇利的男孩總是帶給維克多不同的體驗和感受,鹹鹹的海風撲面而來,略帶潮溼的悶熱此刻卻舒暢無比。

       開始期待小豬豬還會再給自己帶來什麼更多的東西了。

       離開海邊前維克多愉快地想。

       還記得誰說過,喜歡一個人總始於一個不經意的瞬間;平凡的一次對眼往往是展開不平凡故事的開頭。而所謂的曖昧也在自己的預料之外蔓延開來,就如一縷不容易發覺的淡淡清香,在毫無防備之時滲透整個鼻腔、佔領所有的感官,等到發現時已經被侵占了心神,並且無法回頭。

       而屬於維克多和勝生勇利的故事正悄悄的走向了趨近明朗的章節——。

TBC.

= = = = = = = = = = 

還沒寫到吻的我也是醉了.........。

感言:

自己一直都很想寫關於維克多再心境上的轉折。畢竟勇利的方面相信大多數人在原作都能清晰地感受到了,而然美多看一集,維克多的想法總在我的心中被我多家的揣摩。

自己有認識個摩羯座的學長,那個人的感覺總會讓我想起維克多:有點我行我素,因為自己外表的優勢雖然不說但看起來總是很有自信。與旁人會用肢體的接觸去展現他對你的友好,但卻不見得是對你有多喜歡,僅僅是他本來就容易對人展現稍微親密的肢體碰觸罷了,而且超級毒舌,想當初自己被損的黑歷史就.......(倒)
咳嗯,我們拉回中重點。最重要的事,你並不清楚他的內心到底在想什麼。

對我來說維克多其實是個缺點很多的人,但並不是個壞人。只是個跟平凡人一樣有著他的困擾,理性的會優先考慮到自己的事的人。這對我來說真的超迷人的,雖然感覺自己來沒辦法把握得很好但我想藉這篇試著寫出這種感受。

而我在寫這篇的時候,其實是聽著yuri on ice的bgm寫的。動畫裡,這首歌想表達的事勇利從一個人到碰上維克多後的轉變,但這對於維克多又何嘗不是呢?從一個人自己苦惱著到碰見了勇利並相互改變著,所以我是聽著這首歌打字的。

最後,感謝大家看到這,下篇會在明天看完最新一集後更新的,雖然超出自己想趕在明天就完結的想法,然而還是不行啊......(望天)總之,非常希望喜歡的同好能多給評論,主要想聽一些各位關於為勇的想法,除此之外也是私心的想跟更多同好玩耍啦!(掩面

评论(12)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