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i_維勇一直線

დ 主食:青黃(黑子的籃球)/維勇(Yuri!!! on ice)/轟出(MHA)/環壯(idolish7/アイナナ)
plurk:https://www.plurk.com/Yui_1350
weibo:http://weibo.com/u/6065575281
❦近期IDOLISH7深坑中❦
❦ 一個蠢蠢的梗廢易錯字小寫手 ❦
❦ 不定期更新中,歡迎勾搭評論 ❦
❦每天都想吃大阪燒(?)❦

維勇深夜60活動||所謂挑逗[上](高甜向)

※編舞老師x首席舞者設定。平行世界,求婚&蜜月旅行PARO。

 此為系列文,前一篇請走維勇深夜60分||所謂情調(高甜向/R18)

※長篇爆字數所以決定本章分上下兩部份。熬夜爆肝打字的我仍然沒全打完,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在加長劇情加幹嘛的......orz
結果比凌晨發佈時多了幾段.........

※此為群組>唯有與你,才有勇氣>裡的維勇深夜60分活動,詳情請詢問 @火火 或 @盛夏繁星 加入辦法哦!

※最後感謝火火及最愛炸豬排蓋飯群裡的一位小夥伴提供的梗!

= = =

        「...奇怪,維克多是去哪了,怎麼這麼久都還沒回來。」

        Las Vegas的夜正濃,城市內到處都充滿了對狂歡的蠢蠢欲動,在XS night club等候入場的人潮更是早已蓄勢待發。

        卻唯獨某個銀髮男子早在快二十多分鐘前以要去趟廁所的名義遲遲離開至今仍未見人影,在一旁乾等著的勝生勇利也是百般無聊,只能在一旁拿起手機乾刷著SNS邊抱怨。

        「......嗯?尤里也到美國來玩?」看到自己上次比賽的對手兼朋友於社交網站上傳了一張照片,勝生勇利感興趣的繼續往下滑,「而且...這地方不也在拉斯維加斯嗎?」

        也太巧了吧?要問問看對方的行程嗎,說不定方便的話還能一起玩?然而在自己傳了句"好巧,我和維克多也剛好在這附近呢!",對方卻隨即把照片撤下。

        「勇利,讓你久等了。」然而在某種模糊的想法要形成時,維克多就回來了,並且帶著一抹神秘的微笑二話不說的就拉走自己往附近的廁所走去。

        「帶我來這幹嘛啦,等下那邊就要開始了哦。」

        「我剛去弄到了好東西嘛~來,勇利快戴戴看!」維克多笑的一臉燦爛,把東西從包包裡拿出,原來是兩副造型相似的面具,同樣都有著蝴蝶般的摟空線條,只不過其中一副為白的而另一副為黑。

        白色的是只能遮住左眼的半邊面具,雕花線條從右邊的額頭延伸至左下的臉頰;而黑色的則是能遮住雙眼,邊緣有著燙金滾邊,而優美的流線型直至耳旁。

        「嗯,」邊說邊興奮的拉過對方背向自己,幫對方把繩子繫上,「勇利這樣的搭配果然很不錯呢!」把手搭在對方肩上左看看再右看看的,隔了幾秒後才滿意的說道。

        「...維克多?」

        「剛才不是被人認出來了嗎?」食指抵在嘴唇旁,維克多笑著解釋,「想說還是等最後在悄悄進去,加上戴著面具等下也比較不會被認出來。」

        勝生勇利不會曉得,在自己因戀人的受歡迎而吃味時,對方也正持著同樣的心態,甚至只有過之而不及。

        身穿米白色西裝,裡面穿的是與自己一樣的灰色襯衫,頭髮用髮膠被仔細的向後梳起只剩幾縷髮絲垂放於臉頰。

        少了平日的藍框眼鏡更增添了一股朦朧氣息,雅致的東方臉孔加上整套搭配顯得溫潤氣質,在維克多眼裡要有多迷人就多迷人。

        想著剛才一旁用欣賞的眼光直盯著勝生勇利瞧的那群人,雖然有股名為驕傲的感受在心中滋生著,但那種眼神就像自己的人被覬覦著的感覺,感覺非常的不好。因此,自己當然要有防範措施了。

        彷彿又想到了好主意,維克多把自己的面具交付對方手上,雙手一個用力拉過對方的腰往自己方向帶,兩人距離瞬間趨近於零。

        用那聽了彷若徜徉在蔚藍色大海的性感嗓音說著,氣息灑在對方臉上,就像羽毛輕輕撫過般帶著情人間的呢喃,「勇利,就這樣幫我戴上面具好嗎?我喜歡看你為了我努力去做某件事的表情。」

        「等、等等...!但你也要先離我遠一點才好幫你綁啊,真是的!」嗅覺瞬間被熟悉的氣息包覆並無限放大,勝生勇利臉微微泛紅,手輕輕地推著對方以示抗議,然而抱怨的話氣場全無,反倒像對情人的撒嬌。

        「不行...我就要勇利這樣幫我戴呦,」永遠都樂於逗自己喜愛的人直到滿臉泛紅,惡趣味的喜歡逗著對方,摟住的手絲毫沒放鬆的打算,眼神深邃的就像海洋裡的一顆綠寶石,明亮又帶著愛意的看著眼前人。

        「不過小豬豬要這樣拖下去也可以,我可是不介意被這裡來來往往的人看到哦!」

        維克多的提醒就像在他腦中劈下一道閃電,頓時將勝生勇利拉回現實,猛地移開視線才發現零零散散的異國男性早在一旁用著微笑甚至是意味不明的眼光看著兩人,有的察覺到回望的視線後更放肆地回以一記口哨。

        ......真是太惡劣的人了。

        一股曖昧的氣氛在兩人中間瀰漫,穿着米白西裝的男子紅著粉嫩的臉,意識到所處環境後讓他大氣也不敢喘,伸出手越過對方腦後,加上那圈住自己腰間的手臂,整個畫面像極了一對正在調情的戀人。

        害羞的抿起嘴唇,眼神不敢望向正緊盯著自己的雙眼,手指輕柔的憑著感覺在後面迅速打了一個結。

        明白戀人在這方面大膽又說一不二的性子,勝生勇利鼓著被炸的跟紅椒一樣紅的臉,既生氣又害羞的確認好面具的調整後即用手肘輕抵在對方胸膛並離開懷抱,內心鄙視著總是拿對方沒辦法的自己。

        「嗯…這樣就好了。對了,維克多,」覺得與其一直在意周遭不如換個話題好轉移注意力,勝生勇利在平復了自己的心情後說道,「尤里有在SNS放上自己的照片,人好像也在拉斯維加斯欸,但不知道為什麼一留言給他,他就把照片給刪了...」

        感到對方身子明顯地頓了一下,回過頭便對上那雙飽含深意的視線,「怎麼了嗎?」

        「嗯,沒事呦。只是覺得真的太巧了呢!」笑的仍是一臉燦爛。

        ......果然很奇怪。

        帶著幾分懷疑的態度瞇眼望著維克多,然而沒有一絲破綻的微笑讓自己沒輒,勝生勇利也就沒再深究心中那股怪異感,只說了句"不然回去跟對方聯絡一下,看要不要匯合一起玩好了",便被維克多敷衍性質的幾句話帶過就前往會場了。


        「──阿嚏。」遠在不知名會場那名為尤里的男孩,手上拿著準備用來裝飾的緞帶,突然在仲夏的夜晚感到一陣惡寒。

        「尤里,怎麼了嗎?」身旁一位有著健康的小麥膚色,眨著翡翠綠般的雙眼關心的問著。

        「...沒事,應該只是我想多了。」雙手環抱著胸口,尤里身子不自主的顫抖了幾下......



* * *

        Las Vegas向來是經營娛樂事業大佬們的兵家必爭之地。而其中能夠屹立不搖、甚至有night club帝王之稱的XS nightclub,這個名號自然不是被叫假的。勝生勇利在第一眼見到它真正的樣貌後,便不禁為裡面的設施之高級讚嘆不已。

        整個空間是以四層樓挑高的圓柱型設施為主體,中間主舞台為中心加上環繞於四周的池子及沙發區為一個圓,又於中央形成了相比整個空間還要低的區域,其餘則是各大包廂及吧檯分散在周圍。

        大理石石柱聳立在後,裡面的沙發座位上都有吊燈懸掛著,幽暗的燈光及舞台傳來的投影光線閃爍著,讓在此啜飲的客人彷若置身於一場絢麗似夢的幻象中。

        絕大多數的人們已群聚至主舞台,世界知名的DJ此刻正刮著唱盤,渾厚的重低音和R&B強而有力的節拍震動著耳膜,讓人下意識就會用身體跟著去附和那律動的節拍。

        然而維克多和勝生勇利兩人選擇在外圍沙發包廂裡悠閒的啜飲著調酒,看著主舞台上正摩肩擦踵的擺動身體、大膽展示自身美好曲線的狂歡人群。

        看著舞台倒映在池面上,燈光照的表面泛著閃閃的波紋,勝生勇利輕啜著手中的Vodkalime(*1),表情陷入了某種沉思。

        透明的液體混著杯子外的海鹽從嘴邊順著喉嚨向下,海鹽的搭配讓伏特加的濃烈酒味又增添了層次感,聽說這是很推薦平時不喝酒的男生來到這的第一杯酒。

        維克多就這樣看著對方若有所思的表情,搖著手裡的威士忌杯,White Russia(*2)上的奶油和咖啡甜酒在冰塊的搖晃下勾起絲絲的漸層,奶油混合著咖啡酒的甜味讓他想起兩人甜蜜的回憶,而伏特加的嗆和烈也讓他憶起確認關係後那數個數不清綺麗無邊的夜......

        該現在攤牌嗎?原本規劃的應該是先讓對面的戀人放下戒備,等到待會回房後就會看到那事先預定好的花束,而自己在於能夠眺望整個夜景的落地床前緩緩的單膝跪下,訴說著將會對他珍惜一輩子的誓言並向對方求婚。

        知道對方會顧慮的點,連雙親的親筆信都帶來了,花束裡所代表的情意也記的滾瓜爛熟,想要忘掉都難。

        想像收到驚喜後對方那感動到哭紅鼻子的小臉,維克多只要一幻想那畫面就不由自主的興奮起來,並認為那將會是全世界最可愛又美麗的表情......然而那該死的同門師弟,居然因為看到安排的飯店前有獅子雕像就手癢拍照,甚至還上傳到社交網站上...

        完蛋了,原本小豬豬來之前還很愉快的,怎麼現在就這麼安靜呢?不會是察覺到什麼了吧?酒喝的也比平常要多,是哪裡讓他不開心了嗎?

        幸好那孩子不是直接拍明天準備公證結婚的教堂,要是要真因為這樣而露餡的話,自己一定會在結婚前就先拍死他。維克多瞇起了如湖水般的蔚藍眼睛思考著。

        維克多向來不是會把別人擺在第一優先位置的人,然而在他遇見了勝生勇利後,那個在別人眼中看似不起眼男孩,總是一再刷新他的原則和底線。

        從一開始以老師身分遷就對方偶爾的賴床遲到,再後來以情人身分接受那不時的固執,直到現在則以同居人的身分在考慮他的心情...輕笑出聲,維克多覺得名為「愛情」的這個東西實在太奇妙,也改變自己太多太多。

        「...勇利,你要去哪?」

        「嗯?我只是要去上個洗手間,很快就回來呦。」

        「那我陪你去吧。」

        「放心,我還沒喝醉,只是想上個廁所,用不着跟過來啦!」

        勝生勇利在維克多納悶的眼神中站了起來,說了聲自己要去一趟廁所又婉拒了陪他一起去的請求就笑笑的走了。

        完了。
        瞬間腦內像是傳出了裂痕被敲碎的破裂聲。不明所以的看著對方逐漸縮小的背影,維克多覺得此生的腦容量都在此刻都被消耗殆盡,迅速的在腦中浮現一萬種可能,卻都沒一個能按捺住內心往不好的方向奔騰而去的想法。

        眼見舞台上的組曲一首換過一首,從嗨翻全場的性感舞曲到現在的爵士藍調,就是遲遲不見勝生勇利的回來,這讓維克多如懸在空崖上的心更跳得七上八下的,從計劃可能被拆穿的擔心到對方人身安全的恐懼,絲毫沒平時那副泰然自若的樣子。

        XS nightclub雖不是隨處可見的三流夜店,更不是誰都能隨意進來的地方...但畢竟真要發生事情的機率也不全為零。

        思前想後,維克多立刻喝完了手上的最後一口White Russia就起身往廁所的方向走去。

* * *

        在確認關係後,勝生勇利不只一次對兩人的未來問題在煩惱著。

        似乎是受了酒精加上異國風氣的雙重刺激,看著夜店裡每對不吝於展現親暱互動給旁人看的情侶,那種在外人前心安理得的專屬感讓他覺到有些無力。

        先前總用"專心於比賽的練習上"這個藉口忽略著兩人間的事情。情感就如清澈透明的水,熱戀時就像猛烈的浪潮,激烈拍打在礁石上形成美麗的浪花般激情濃烈,然而等浪潮退去後就只剩涓涓細流般的情感,彼此間的各種問題都如比肩接踵般接連而來。而且對於勝生勇利來說,講得再現實點,每段感情不是能走到終點就是在中途分道揚鑣。

        那自己和維克多呢?

        戀愛這種美好的事物讓勝生勇利變得更加患得患失,既想要貪圖維克多的所有,卻也同樣害怕著失去。眼見得到獎項而感情漸趨穩定的現在,似乎不論怎麼說兩人都走上了情感的分水嶺。

        不是對彼此間的感情沒信心,而是開始會思考更多原本自己選擇性去忽視的問題......例如對方那既保守又熱情的俄羅斯雙親。

        用清水拍打著臉部,勝生勇利想起了那字裡行間對於兒子感情問題的關心話語。

        被媒體揶揄和戲稱著與維克多關係絕非普通師生總讓他有種飄飄然的感覺,而那幾封郵件就像隨時將他喚回現實的一盆冷水,冷不防的澆下將自己淋了個全濕。

        現實總是不如電影或是浪漫小說之類的劇情來的美好。

        想當初兩人在剛交往的時候,每每遇到自己父親那靜靜望著自己的視線就有一股最惡感油然而生,猶如芒刺在背般,只要稍微有風吹早動就會無止盡的猜測是不是自己家人發現了什麼,整天就在享受著戀情下又要隨時注意不能在親朋好友前僭越了不可明說的那條線。

        在加上兩人間的價值觀及個性上的不同也經歷了一段的時間才達成共識,有時兩人間感情上的問題也沒人可以傾訴,因此能走到現在對勝生勇利來說早已是神明賜給自己最好的祝福,自己不想退縮,但也很難前進。

        關於維克多的雙親,那人總是沒和自己多談論過,只是,光是過自己雙親這關就已讓他緊張的如坐針氈了,聽說對方還都是傳統的俄羅斯東正教教徒......怎麼想都會是難以想像的困難挑戰......要是對方沒辦法接受自己怎麼辦?那維克多是不是會有離開自己的可能?

        想到這,勝生勇利用力的拍了下自己的臉頰。

        他很感謝維克多選擇這個時間帶自己出來散心,  雖然過程是有些刺激了點,但也無傷原本就想趁機喘口氣和思考未來的心情和雅興。

        關於以後的事...果然還是找時間和維克多談吧。 
        抱著對方會有這樣的旅程安排應該也是持著和自己差不多的想法, 既然有那麼多天的旅行,就找一個彼此心情都好的時間來談好了,勝生勇利在走出廁所後想著。

        「Wow,你是Mr.勝生嗎?就是今年世界舞蹈大賽得一等獎的那個勝生勇利?」在準備回到包廂的時候突然被一個外國人叫住,對方留著一小戳的長髮,加上那小鬍鬚看起來帶著玩世不恭的藝術氣息。

        「呃...yes,我就是勝生勇利。」聽著對方操著一口濃厚的外國腔講著不流利的日文,臉上興奮的表情和熱情地放在自己肩上的雙手都讓勝生勇利有種無所適從的感覺。

        「Oh,我從以前就知道你!」確認了是本人後顯得更加興奮,搖起了勝生勇利的肩膀就異常熱情的滔滔不絕起來,「你好,我是Lucas。我認為這是上帝的旨意,讓我們在此相遇,請問允許我邀請你喝一杯嗎?我和朋友的包廂就在旁邊的二樓而已。」

        「謝謝你的邀請,但是不用了...」

        「一起來玩啦,我朋友也都是你的粉,他們一定很期待看到你的。」

        「真的不用了,還有請你放手......」

        靠近時明顯帶著的酒氣以及顯得隨便的肢體碰觸都讓勝生勇利感到非常的不舒服。對方在興奮下說著就想把自己帶至隱密性更強的二樓,然而強勁的力量任憑勝生勇利如何的反抗都無法掙脫。

        「不好意思,我是他的指導老師。謝謝你對勇利的欣賞,但現在是他的私人時間,而他不方便。」

        在自己想準備喊救命的時候,熟悉無比的嗓音從耳邊傳來,緊箍在手上的壓力瞬間變輕。銀色髮絲落入視線,看到來的人是維克多後,勝生勇利著實放下那忐忑不安的心。

        然而在自己用著感激的眼神望向對方時,那嘴角掛著笑容卻毫無溫度的眼神讓勝生勇利仍僵在原地。

        他知道維克多生氣了。

TBC.

= = =

(不負責任註釋)

Vodkalime(*1):又稱作伏特加萊姆。 為伏特加上萊姆汁的調酒。,有些人習慣在杯口抹上一圈鹽巴,有不同的風味,事和朋常沒喝酒習慣的男性在夜店時喝的第一杯調酒。

White Russia(*2):又被稱作白俄羅斯。為黑俄羅斯(使用以俄羅斯為主出產的伏特加加上咖啡香甜酒調製而成)再於上層加入白鮮奶油而成的調酒,烈性中等偏強,是相當受歡迎的經典調酒。

抱歉原本只是為了滿足能寫肉的心願,現在寫著寫著卻往一股迷之方向發展了......原本打算夜戰把整篇都打完再放上來,但肉實在太難燉不要逼一個無照駕駛......還在烹調中以及我需要新鮮的肝以及腎(哭死

總之說好的肉真的會在下部分登場了,看看那結束時的氣氛,多美好[doge臉]

评论(7)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