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i_維勇一直線

დ 主食:青黃(黑子的籃球)/維勇(Yuri!!! on ice)/轟出(MHA)/環壯(idolish7/アイナナ)
plurk:https://www.plurk.com/Yui_1350
weibo:http://weibo.com/u/6065575281
❦ 一個蠢蠢的梗廢易錯字小寫手 ❦
❦ 不定期更新中,歡迎勾搭評論 ❦
❦每天都想吃大阪燒(?)❦

YOI||維勇||賞味期限12小時 [01](修改)

※限定期間一方性轉梗,BG畫面會有,但依舊妥妥的BL文,不適者請自行斟酌,ooc有,請注意。

※架空原著向,時間開始點為中國大賽前

※本人因為臨近考期,單純因為深陷維勇不可自拔才產的糧,加上算新人寫手,所以低產值請見諒qwqq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歡迎開始點閱w
然後最近因考試壓力,玻璃心已經跟勝生勇利吃過的炸豬排飯和掉過的玻璃碎渣一樣多,所以喜歡的話丟個評論我會非常感動的!!(誰理你





= = =

Episode01.

        霜月的九州夜色別有一番風情。

        身為全日本楓葉盛放的尾端地區,相比早已染上漫點白色的北海道,長谷津此刻仍散發著濃厚的秋意。橘色和暗紅相間的楓葉在街道兩旁片片飄著,加上地方特有的純樸氣息,兩者完美的融合並勾勒出一道絕美的風景線。

        然而,今晚的景色和往常相比顯得特別不同。

        「...維、維克多...維克多人呢?!」
        粗重的喘著氣,放眼這個和以前截然不同的人滿為患場面,勇利想死的心都有了。

        今天是一年一度,長谷津全部住民都引頸盼望的宵山祭。但,這並不包括勝生勇利本人。

        嗯?你問為什麼?

        當你一整天都被練習給操到半死,晚上又被拖著換上浴衣,去和眼前這些看不到盡頭的人海進行奮鬥,加上身旁跟著的是俄羅斯出品 、興奮的完全聽不進自己交代不要亂走這件事的某教練,你就會了解我的心情了。
        以上來自第N次發現自家教練又跟丟,此刻無比心累的勝生勇利內心獨白。

        嘆了一口氣,在勇利準備調頭去找害他此時仍餓著肚子的罪魁禍首時,臉上傳來一陣溫熱的觸感。

        「勇利~」

        「...燙 、好燙! 」身子猛地跳了一下,看清楚來人後,微皺著眉頭,帶著無奈又擔心的語氣:「維克多,我不是說因為這次的祭典人會很多,要你好好跟著我走的嗎?」

        映入眼前的就是害他餓著肚子擔心,一臉完全沒認為自己做了需要反省的事,到處散發著"我好愉悅"的氣場,露出心型燦爛笑容的維克多。

        「抱歉抱歉,因為這個祭典實在是太吸引人了,so excited!」

        像是沒注意到眼前人可能會爆發的表情,維克多露出極為愉悅的笑容,一氣呵成的拿起手中的竹籤往盒子裡弄了一顆章魚丸子,迅速的塞進對方的嘴裡。

        「吶吶,你看這個怎麼樣?超好吃的吧!剛才看到特別跑去買的哦!聽攤販的人說啊,這個章魚燒......」

        銀色柔軟的髮絲微微飄動,立體俊俏的五官搭配上與眼睛相襯的靛色浴衣,黃色腰帶不鬆不緊的繫在腰間,那雙原本深邃似海的湛藍眼眸,此刻像是駐進了許多顆小星星興奮的眨啊眨的。



        ─ ─這個男的,實在是太過耀眼了。

        本來想好好說維克多一頓的,但是當對方真的出現
在面前後,又馬上發不了脾氣。咬下嘴裡外脆內軟的章魚丸子,勇利內心恨恨的鄙視了一番這樣的自己。

        然而分心總是會帶來後果的,忘記章魚丸子需要小口的吃,燙感在口腔迅速蔓延,頓時發出一聲慘叫。

        「怎麼了?」醇厚帶點性感的嗓音在近側響起,耳邊傳來一絲低喃的氣息,等到勇利意識到的時候,兩人已形成非常不妙的距離,「小豬豬沒事吧?」

        視線稍微下移就能看到的胸部肌肉,結實好看的線條被布料弄得若隱若現的,維克多看著眼前炸得跟蕃茄一樣紅的臉,完全不在意此刻帶給對方是多大的畫面衝擊,帶著擔心的語氣問著。

        「沒、沒事!」雖然因人潮的關係無法造成很大的效果,勇利仍快速拉開彼此間的距離,「只是不小心被燙到,沒事了。」壓下心中莫名的悸動,勇利心裡升起了一股很可怕的感覺。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對方總是突然湊近的臉,以及相互間異常頻繁的肢體接觸,從不適應到習慣,甚至到習慣成自然。

        將近七個月下來的相處,勇利也慢慢認識了維克多這個人的性格和脾性。

        總是表現的既隨性又自我,事實上卻又不盡然是那樣。就像剛才,自顧自的跑走,然而到自己快受不了的時候,又彷彿感應到似的,拿著美味的食物出現在他面前。

         總是讓他焦急,卻也往往於關鍵的時刻給與自己最想要的。


        維克多.尼基福羅夫是個狡猾的男人,但卻狡猾的自己很喜歡。

        勇利發現自己最初對維克多的憧憬和喜歡,早在朝夕相處的日子裡變得對他更加的依賴和喜歡了。

        要是到時的比賽結束了,自己該怎麼辦?

        自私的想要維克多更多的時間,但又怕真的到分離的時刻自己反而會放不下,他很清楚兩人間的關係就是教練和選手,哪怕彼此間的牽絆以隨著練習日子的更加而穩固,比賽終究有完結的一天,那麼到時的兩人又該怎麼辦呢?

        自己在意著維克多,而對方逐漸給予的回應也讓他開始無法滿足。就像嚐到了甜頭後更加肆無忌憚的孩子,不知饜足的渴望更多,而勇利害怕著這樣的自己。


        「勇利,總覺得最近的你很奇怪。是因為要面臨中國大賽和俄羅斯大賽在緊張嗎?」對方的反應自己其實都盡收眼底,只是沒向對方挑明了說。

        但維克多認為現在是時候談了。尤其這種帶有娛樂性質的祭典很適合使人心情放鬆,談一些更貼近內心的事情。

        「...我、」


        接下來的話被周圍開始躁動的吵鬧聲硬生生給打斷,兩人皆是一頓,原來是扛著曳山的遊行隊伍走到這裡了。

        雅樂的旋律比曳山大隊還先傳到群眾耳裡,街上等候多時的人們群起沸騰地起來歡呼。笛、笙、太鼓的樂音震憾進人們心底,象徵日本古傳統的莊嚴和肅穆感縈繞在耳並刺激著瞻仰著他們之人的神經。

        隊伍高掛的燈籠由遠至近,原本只有幾盞街燈的道路,隨著它們的靠近就像於一片黑暗中依序點亮了燈光,原本稍嫌昏暗的色調轉瞬變成溫暖明亮的鵝黃色,由遠至近,帶著令人窒息的寧靜美,吸引著全場目光,不論是身為第一次見識到的維克多,還是早已看過
無數遍的勇利。

        祭典儼然正式開始。




        算了,想問的事情等回去再說吧,反正不急於這時。思考了幾秒後,維克多決定做從來祭典後就一直很想做的事。

        「勇利,握緊我的手,等下小心不要被衝散了。」

        手心傳來令人安心的溫度,溫暖的嗓音和對方輕柔細膩的肌膚觸感讓勇利有種兩人正在交往的錯覺。

        猶豫了一陣後沒有拒絕對方這像極保護的親暱動作,聽著耳邊猶如置身御前演奏的音樂,勇利總有陷入幻境與現實交界中的朦朧感,害怕等到祭典結束才發現一切只是個夢,醒來之後就變回原狀。變回那個一碰到挫折就怯懦 、而身旁卻沒有維克多的原狀。



        真是的,小心衝散這句話才是我想說的吧。

        握著對方的手加大了力度,引來身旁銀髮青年嘴角勾起滿意的弧度。



* * *

        長谷津九日祭是九州三大祭典之一。

        雖然說是九日祭,但也只是辦在每年11月2至4日,為期三天的秋日祭。

        今夜則是拉開整個活動序幕的宵山祭,表演者帶著最虔誠的心稟告天神小鎮這一年的豐收,將期間所含的謝意與努力,用傾盡一年準備的精華,在這個當下全展示給神明看。

        而宵山祭的遊行路程都是固定的。長津市內的町都有各自的曳山團隊,每個團隊負責撐起一號曳山。長谷津內共有十四號曳山,每年的祭典遊行都會有個主番曳山來打頭陣,緊接著其餘的十三號曳山便會緩緩登場。

        至於每年的主番曳山則是在去年為期三天的九日祭結束後就公布的。

   
        祭典期間,負責一肩扛起曳山的曳子以及負責在曳山上演奏的囃子們會在展示中心準備好,準備從神社繞行至市內重點地區,最終再繞回神社。

        勇利他們所在的位置是位於路線首站的神社。當時出於讓維克多能完整體驗到祭典的魅力而做的考量,神社是最能感受到祭典氛圍的地點,附近也有許多廟會攤販,所以一開始勇利沒思考多久就選定了這裡。

        只是臨近大賽的壓力,訓練總有不滿意的地方,等到練習結束抵達現場時人潮早就快淹沒了整個神社。

        曳山部隊這時正好出現在他們面前,今年的頭番曳山剛好是裡面最古老、最具歷史意義的赤獅子,這也是勇利希望能帶維克多來的原因。

        維克多此時已經開啟瘋狂的夜拍模式,勇利則是在旁興奮的跟著曳子們吶喊,"耶伊 ─ 呀"的聲響傳遍了整個長谷津,與等待時的安靜和聽到演奏時的肅穆不同,每當曳子所到之處,圍觀的民眾就會群體配合一起吶喊這口號,氣氛無不熱烈。




        敬稟天神大人。今年的大獎賽,也許將是我這輩子所參加的最後一場比賽了...

        ......所以請保佑我,賜予我力量。賜予我能克服過程中一切恐懼的力量。以及.......。






 
       當曳子們迅速的拉過曳山至勝生勇利眼前時,他許了今年第一個同時也是最後一個,帶著強烈渴求的願望。





        "─ ─喀嚓"

        滿意的看著屏幕裡那抹暗紅色浴衣的身影,因自己要求而戴起隱眼的眼睛彎起好看的弧度,全神貫注的享受著祭典,細碎的瀏海柔柔貼在臉頰上,嘴角流露的是不帶一絲雜質的笑容。

        明明沒有長得特別出色的臉蛋,為何自己眼神就是離不開呢?

        維克多怔怔看著眼前的男孩,不自覺的又多按了幾下快門,一種說不出來的滿足感溢上心頭。

        突然瞥到眼前的銀髮男子笑的一臉滿足,背後有著滿滿粉紅色愛心的錯覺,手機發出喀嚓喀嚓擦的聲響,而且明顯對準自己的鏡頭。

        ......要不是對方是自己憧憬以久的對象,勇利幾乎都想把對方和奇怪的大叔劃上等號了,「等下,維克多!你剛才是在偷拍我吧?!」向來不習慣站在鏡頭前的男孩一邊紅著臉一邊抗議著。

        「難得參加祭典,不如我們再來個自拍吧。來,勇利,看這~oh yes!」看著準備前來搶奪自己手機勇利,維克多一個側身躲過,甚至還更過份的湊近攬住對方肩膀,就著頭靠頭的親暱姿勢連著對方來不及反應的樣子拍下後迅速跑走。



        「維克多你等等我啊!」

        「小豬豬快追過來,這可是今天最後的訓練哦!要是沒辦法跑過我,上次的中四國九州賽優勝獎勵,大碗炸豬排蓋飯就沒了呦!」

        「─ ─哈?!維克多你等下啊!」





        說好的二十七歲體力呢?!今天的維克多果然體力好的奇怪啊啊啊啊!







        就在兩人享受著祭典,一直打鬧並逐漸脫離了隊伍的途中,一隻披著純白毛色的小貓,在兩人沒注意到的地方伸出粉嫩的小舌舔著前爪,懶洋洋的趴著,似乎周遭吵雜的氣氛都無法阻止牠想繼續休息的慾望。瞇了瞇看似惺忪的眼,黝黑的瞳孔卻散發銳利的眼神盯著兩人走遠的方向瞧......。






        "...能聽見吾輩聲音的男孩啊,你願助吾輩一臂之力嗎?"


        "讓吾輩幫忙實現你內心最渴望的心願吧。"





* * *

        隔天一早,勇利是被腰上一股拉扯的力量給弄醒的。
            

        「嗯...」發出細微的咽嗚聲,不滿的拍了拍腰間莫名的重量物,但對方好像是有感知似的,在自己翻個身後就立刻貼上來,一股熱氣噴灑在頸子上,隔著像是髮絲之類的東西弄得自己癢癢的。

      慵懶無力的伸手摸至頸部,順著髮絲往上延伸。一開始先是碰到一團順滑好摸的髮絲,再繼續往後摸卻摸到一片光滑的肌膚,而且憑感覺就知道對方一定有著深邃的五官,美好的臉孔......


        ............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掙扎了幾秒後勇利決定轉頭稍微瞥一眼。

 







       ......喔,原來是我卡著的長髮啊。

        ......喔,原來身後的是維克多啊。

        ......喔,原來我在維克多的房間啊。

        ......喔,原來覆在我腰上的手是......











        ...
        ......
        .........













        "啊啊啊啊啊啊 ─ ─ ─ ─!!!!!!!!"

        作為長谷津市內,這個純樸的小鎮上唯一的溫泉旅館,烏托邦勝生,今日在一陣清亮的尖叫聲中開始了美好的一天(才怪)。

-TBC

*曳山: 指的就是不同形式、不同大小的花車。在日本各地也有不同的講法,例如山鉾、山車、山笠、拉山車 、笠山、太鼓台、段車、屋台、御輿..等等,簡而言之就是日式的豪華花車(

*曳子:扛起曳山的工作人員,由於曳山也有演奏樂器的人,還要控制曳山的轉速和方向,是一份相當費力用容易受傷的工作。

*沒啥好說的,因為之後的劇情讓原本的規劃都被打得啪啪響並扼殺在官方爸爸的手中,所以一直都沒更新。不過幸好在看了第十話之前都沒在更,不然我應該就要直接棄坑了(並沒有)

嗯,對,這就是架空的原著向文哦!
還是會緊扣原著的線路跟主旨,只是有些地方還是會照自己的規劃有不一樣的地方,希望大家會喜歡呦!

评论(30)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