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i_維勇一直線

დ 主食:青黃(黑子的籃球)/維勇(Yuri!!! on ice)/轟出(MHA)/環壯(idolish7/アイナナ)
plurk:https://www.plurk.com/Yui_1350
weibo:http://weibo.com/u/6065575281
❦近期IDOLISH7深坑中❦
❦ 一個蠢蠢的梗廢易錯字小寫手 ❦
❦ 不定期更新中,歡迎勾搭評論 ❦
❦每天都想吃大阪燒(?)❦

环壮/全员向||You are the Sunshine.


*小学生文笔慎QQ。


*正剧向,时间线接游戏第三部完结后,慎。


*爱娜娜官方的,ooc我的!纯粹在等待游戏剧情的过程太痛苦的自爽产物,狗血有,所以请当原作向平行时空来看,感谢大家。(鞠躬)


*更新速度不要问我!


*有原创人物慎,有原创人物慎,有原创人物慎!(重要的事说三遍#)


*cp主环壮向,除此之外剧情前期偏凪专场。


= = = = = =

   

  

  零、始动


  东京的某块闹区里,只要向内走几条巷子就会发现,裡面仍有仿若遗世独立般的高级住宅群座落於此。


  即便附近就是最时尚又充满流行精品的人潮重地,但凡踏入这个区域,宁静又高雅的气氛象形成了一种气场,没有人敢在此肆意造次。长久下来一闹一静的景观也成了这区的特色,林荫大道成了这区的自然街景,每栋別具一格的別墅都体现了住民的品味。


  

  而在其中,有一栋別墅特別显眼。


  没有夸张的装潢或特殊的造型,相反的,石头砌成的外墙和整体颜色低调且内敛,只是比起这充满日系庄严的味道,屋子却是现代西洋的高级风格,门牌挂着的「紫原邸」更显主人身份的特別。


  「紫原一族」从古老的平安时代就是伴随天皇身侧的大家,即便经历了武家当道、大政奉还甚至是新政府的设立,后代子孙总能在世代变迁时撑起家族的大名,千年传承的历史使他们有傲视的资本,除了浓厚的神秘感,对外人来说更是不可撼动的象徵。

  


  『我害怕犯错,所以一直很不安,也总是偷窥著別人的脸色……』


  『但是……在为我喜欢的歌手应援的时后,感觉自己有了自信,』

  


  「诗音大小姐。」


  门后传来一阵敲门声后,一名男性必恭必敬的低头走了进来,里头的女人专注聽著录音,修长的大腿在半透明的蕾丝裙下暴露无遗,外层套了一件披肩恰好其分的遮住往下延伸的胸线,若隐若现的样子反而更显性感。


  手托著脸颊撑在沙发的一侧,深紫色的长发随意的用簪子盘起,深邃的紫色眸子像是望着矮桌上的相片也像透过它在思考什么,无法辨別年龄的脸庞与身段,要是不知情的人都看见会以为遇见了无害天使。


  直到男人恭敬的在旁等候数秒,朦胧的眼神才收了回来,看向男人的眼神变得锋利,而在眨眼间又转为柔和。

  


  「怎么了?斋藤你总是那么会挑时间进来,」嘴角勾起淡淡的弧度,语气带着几丝慵懒:「打扰母亲聽儿子的真情告白可是罪过呢。」


  「在下非常抱歉。」


  「唉,我开玩笑的。」在沙发上乔了另一个姿势,逢坂诗音拉了下身上的披肩,随意整理了下才认真的看向自家的贴身执事。男人依旧低著头,穿著便服仍然拘谨的姿势让她语气充满惋惜,「都一起离开本家那么多年了,怎么还那么古板。」语毕还叹了一口气。


  

  「逢坂诗音」是她嫁入逢坂家后改的名字,「紫原诗音」才是真正未嫁为人妻前的本名。


  ……大小姐也不看自己嫁到哪裡。


  然而这样的话,身为一名有素养的执事是不会说的,斋藤薰只是咳了一声正色的说道:「艺能界相关的联系我都打发掉了。」


  「是吗?辛苦了。」


  「只是八乙女事务所的社长,好像希望能亲自来表达感谢。」


  百无聊赖的端起酒杯,逢坂诗音仍专注在录音的广播里,彷彿事不关己的随口问道,「他没去找壮志?」 


  「似乎是有先跟渡边打过招呼了,他暗示是大小姐您的意思,所以……」


  「呵呵,看来他不仅是个好父亲,也是个聪明人。」

  


  儿子为了憧憬的前辈,风风火火跑回老家找父亲借场地及现金的事,隔天就马上传到自己耳里了。


  没有想介入艺能界的意思,但反覆聽著儿子的广播后依然送了祝词及鲜花过去。亲笔提的「如梦般的歌声」几个大字加上九子大花蕙兰,祝词没有署名,然而「逢坂」及「紫原」两族的家徽及昂贵的祝花都霸道般的伫立在会场外面。知情的相关人士在隔天后纷纷传来联系,祝花早已被粉丝疯传上网路,但似乎碍于业界的一点破事,想间接取得是否能上报的一丁点暗示。

  


  「帮我跟他说,他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亲自道谢就不需要了,毕竟我也没做什么实质帮助到他们的事。」


  「瞭解,在下会转达的。」


  广播的声音仍继续著,看著身旁的人带着踌躇的样子没有离开,紫原诗音总算拉回视线看向他,问道:「是不是还有什么事?说吧。」


  

  「其实还有一件事,」聽见对方的示意后仍带点犹豫,停了几秒后缓缓说道:「是关于月云Production的……那位年轻社长也一直表达想跟您会面的意思。」


  「为了TRIGGER?」


  「不,」努力把原意讲得婉转,斋藤思考后讲得更慢了,「只是他认为您喜欢偶像之类的艺人……似乎想强烈的想向您推薦ŹOOĻ。」


  「……呵。」

  


  有些讯息並非不知情,而是刻意装作不知道。


  月云事务所打击TRIGGER的事只要稍微调查就能知道,而过来联系的其实也不乏与这股势力对立、或是受迫於这股势力之人,看到政商大家对TRIGGER的祝贺,就马上想藉此试探立场。估计要是决心杠起来,演唱会的新闻马上就能上报,偶像的打压立刻就能不复存在吧。


  污秽的铜臭味和势力才是構築出现实的一切。


  可惜这並非紫原诗音的本意。

  


  那期广播一开始聽的时后,身为母亲的自己是愣住的。


  那颤抖著的嗓音一如记忆般的细腻斯文,光是聽著那纤细的身躯彷彿在眼前般,连孩童时柔软的手轻轻握住自己的觸感都还记得。只是纵使抱持复杂的情感,身在大家族又是一脉单传,肩负的使命及义务早在被生下的那刻就强加诸在身上了。

  


  一路以来的教育及默默陪伴,离家的默许却是母亲第一件能为他做的。男孩有多倔自己是知道的,曾幻想无数瘦弱的背影在街头甚至逆着风雨行走的画面;抑或营养不良了感冒、哑了原本想作为武器的细嗓。


  只是再一次聽见的时后,她明白了:曾经的小男孩已经走在只属于自己的成长道路上了。


  谈不上支持还是反对,即便只是声音也好,她也单纯的想为儿子发自内心的倾诉做些什么。並非想蹚TRIGGER这淌浑水,只要表达支持他们的立场,其他罩子放的够亮的人就不该再为难,而考虑到月云事务所的关系,她也交代点到为止即可。


  她的目的只是确保TRIGGER的演出顺利,就算依然被垄断,起码私下开始能有谈的餘地。

  


  而对于斋藤来说,这件事是能直接推辞掉的,但那位年轻社长实在打扰太多次,最後被问的实在是受不了了才决定好歹来报告一声。


  只是聽见那暧昧的笑声,他对月云原先的反感反而开始转为同情,「知道了,在下去拒绝掉吧。」


  「也不必。」


  广播里男孩压抑哭声的颤抖更为明显,紫原诗音站了起来,把空了一半、年份为1995年的红酒倒入另一个空酒杯,优雅的朝斋藤走去,最後把杯子递到对方面前,「我能够容许没脑子的人出现在我面前两次,」

  


  「而他已经用掉一次了。」


  玻璃与玻璃的碰撞擦出清脆的响声,紫原诗音在饮尽最後一口酒后面露笑容,然而笑意却没沾上那深不见底的眼:「推掉最後一次。他要是还那么有种……直接安排他跟ŹOOĻ的团员们参加逢坂家的岁末宴吧。」


  

  「大小姐要回去了?」体会到其中意思,斋藤楞到。


  「你跟壮志不是一直都很希望我回去?」


  取下随意插在头发上的簪子,深紫色如丝缎般的长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在关门前的最後一秒,她侧著脸朝着对方眨了下眼,笑的一脸无害:「房间的收拾就拜託了。记得,桌上的相片小心放回去不要动到。」


  希望能顺利的过完今年的冬天呢,独自留在房间的斋藤喝着杯里的红酒默默想著。

  


  只是直到带着相片离开,他仍没注意到那张拍著逢坂壮五小学入学式的照片后面,还紧黏著一张自己也没看过的相片,以及背后轻到让人忽略、用铅笔字写著的「四叶环」三个字。


  夜空繁星满点,看似平静无波的天空,暗地里却有种齿轮慢慢运转的声音。

  


  命运之钥已然转动。

  

  


  一、属于MEZZO的旋律


  大阪某商务饭店。

  


  「嗯……果然这里的访谈环节应该更……环、环?!再撑一下!」


  「……我不行了小壮……再、再五分钟…………。」


  「环!」


  坐在床上,壮五对着瘫在床上怎么也推不起床的搭档无奈的唤道。明天就是IDOLISH7巡迴演唱会位于关西的最後一场了。

  


  如往常般,check in后队长总会先挑走唯一的单人房;身为团体中最早出道的MEZZO"则毫无发言权的紧跟在后分到一间,接着是一织与陆、三月与凪。  


  对于平时就窝在同个空间的成员们来说,期间不再有个人房间,但也没有可以齐聚一堂的客厅,然而他们也培养了共同默契:演唱会结束后不论多晚总会挤在leader的房间,检讨也好、讲些没意义的话也会有,总之一起齐聚后再迎接明天新的挑战。

  


  只是对于MEZZO"来说总是更辛苦些。由于额外的节目与戏剧演出,吃力的行程下,巡迴的綵排期间甚至是挤出休息时间才勉强对上共同练习时间。因此当房间会议解散后,MEZZO"回房后依然要继续属于两人的细部讨论。


  看著紧搂住国王布丁脸部无比挣扎的环,壮五反而变得不忍心了起来,最终稍作收拾就关暗了大灯。


  即使夜空再澄澈,新月的夜仍旧只能看见月晕洒下的月色,柔和的光配上不带一丝杂质的纯净睡颜,就连壮五也不禁微微打了个哈欠。


  叹了口气后轻手轻脚的侧躺在旁边,颤抖的睫毛及平稳的呼吸声瞬间近在耳畔,壮五就这样静静的看著。算了,环已经很努力了,节目录制的事还是等巡迴结束再讨论吧,壮五淡笑着想。

  


  巡迴的场地离当初TRIGGER开演唱会的地点很近。

  这让壮五不禁想起前阵子十前辈传来的邮件。裡面除了满满的道谢外还附上一张花篮的照片,只是一样再平凡不过的东西,只是意识到是谁送的之后大脑硬生生当机了几秒。


  字卡上的笔迹是不可能忘记的,其中的一撇一捺更是小时候偷偷临摹无数遍的,母亲的字。


  他隐约能猜到母亲的用意,却不晓得为何要这么做,毕竟家人都与流行乐乃至所谓的偶像幾乎是绝缘体的。母亲不会是TRIGGER的粉,父亲则是更不可能。


  那会是为了自己吗?


  即便马上就强迫掐掉这种希望与可能性,但抚摸着萤幕上的手依然是抖著的。


  

  「不知道母亲过得还好吗?」


  环似乎对于自己回家的话题依然很反弹,即便上次的结果有稍微缓和了,这次的事却没找环谈过。


  已经不想再让环有不好的回忆了,但要说内心没有动摇是骗人的。父亲态度的多少软化、母亲的举动,这些没一个不让壮五产生期待的。

  


  人的慾望是很卑劣的,只要被赋予哪怕是一丁点的希望,凡事有个开始就会希望能再更进一步。


  看到一丝曙光就会开始无限延伸,要让家人理解自己有多难明明是知道的,但最近总会情不自禁的幻想起一些画面,例如父亲虽然别扭却接受了自己的职业,甚至偶然间在家裡翻到偷买的IDOLISH7和MEZZO"专辑。


  一簇星原之火像碰上了名为「希望」的粮草,一发不可收拾的燎原起来,燃起了整片心原之田。


  壮五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渺小又自私的人。

  


  「要是环君知道了,肯定又要说我麻烦了吧。」

  聽著越发平稳的呼吸声,壮五忽然羨慕起对方的自由自在了。


  很少近距离的看到环的脸,盯着到后来思绪渐渐乱飘了起来,从「无拘无束的性格还比较没烦恼」到「果然还是要像环这样体格更男子气概点,就更能保护想要守护的东西了吧」,想到后来,壮五也被自己突如其来没逻辑的乱想笑了出来。


  

  他一直都很感谢环。即便彼此都有看不惯对方的地方,壮五也仍从对方的影子感受到自己身上所没有的,直到后来的种种,光是存在在自己身边就能带来安心感。


  就连家人的事,即便持著相反意见,但彷彿只要陪着自己,面对父亲可能带来的恐惧都能烟消雲散;也是他,让自己面对父亲时,能有勇气开口说出生平首次的祈愿。


  他可能比想像中还依赖对方也说不定。只是这种矫情的话壮五怎样也无法当著本人的面说出口,毕竟太害羞了。

  


  细致的脸庞跟深邃的五官,只看外表可能都很难相信依然是个未成年的男孩。睡梦中仍弯起的眼睛,手中的国王布丁还沾上了些许的口水,壮五忍俊不住的起身拿了卫生纸,「果然还是小孩呢,环君。」笑着一边说一边轻轻擦拭著。


  从矛盾到亲近,静下来细想才再次感叹命运这种不可思议的东西,起初的争吵到至今的依赖与默契,出道背后总代表悲伤的MEZZO",曾几何时变得想要抵抗最初的设定:MEZZO"也是能带来幸福的。


  越是与对方相处,以MEZZO"身份工作时就越希望能传达这点。除此之外,也想告诉任何误解过的人,自己的搭档是位多么优秀的人。


  MEZZO"所带来的回忆绝非不幸,甚至是填满了幸福的和弦。

  


  虽然是小孩……但还是很帅气。


  可能是夜晚的魔力,也或许是月光撒下的轮廓太柔和,壮五神差鬼使的抚上对方的脸颊……。

  


  ──啪玆。


  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后猛地一缩,只是指尖仍旧划过右侧的肌肤,突来的静电让环惊醒到差点跳起来,原本就近的距离顿时被缩到幾乎要贴住的程度。

  


  「……啊!」


  「痛?!」


  

  噗通……


  噗通……


  瞳孔瞬间收缩,杂乱的心跳声已分不清是自己还是对方的,看著对方瞳孔中的倒影,壮五突然没来由的一阵心虚。尴尬的场面又以沉默是更致命的,犹豫了几秒只好硬著头皮说道:「吵醒环君了真不好意思,我……」


  

  因为流口水了所以帮你整理下?


  这个绝对不行。


  

  不小心看环君太入迷了所以……。


  会被当变态吧,这个。


  

  感觉怎么说都不对啊,该怎么办?壮五懊恼的想著。


  

  「等等、小壮幹嘛慌张啦!」要是现在有开灯,环觉得自己肯定会被自己红到媲美蕃茄的脸羞愤而死。强装镇定的拉开一段距离,环乾脆起身坐了起来,眼神往两张床中间的小桌子看,「那什么,小壮是来提醒我起床的吧?」


  「……欸?」


  「我们原本不是要讨论节目的细节吗?」抓了抓后脑杓,环不好意思的笑了,「嘿嘿……抱歉我不小心睡着了。」


  「啊,没关系的,环君很努力了,先睡也可以呦。」庆幸搭档似乎没想太多,壮五也跟著坐起调整成跪坐姿,温柔的帮忙顺了下对方的浏海,「刚才只是顺手整理途中不小心碰到了,没事吧?还会痛吗?」

  


  「哦!当然没事!」用力拍了拍脸表达自己没那么弱,「我只是吓到而已啦,小壮才是,皮肤比我细多了,弄到会更痛吧?」


  「没有的事哦,」深怕又会带来静电,壮五极度小心的觸摸上脸颊,直到没有了异样才安慰似的摸娑著,「环君的皮肤也很紧致细嫩的,我没关系的,只是这个倒是让我想起了我们一开始的时后呢。」


  「嗯?啊啊啊,那个对吧!小壮跟我第一次碰面,然后觸电了。」


  「是啊,呵呵……不过被环君这样讲有点害羞呢。」


  「嗯?为什么小壮要害羞?」


  

  「噗,」内心再次感叹搭档的纯真,壮五轻揉对方的头发,柔声说着,「没事。环君继续睡吧,明天就关西地区的最後一场了,我也先睡了。」


  就在壮五帮自己拉起棉被,即将离开準备休息时,环伸手拉住了对方的手:「等等、小壮!」


  「怎么了,环君?」


  「那、那个……可以抱小壮吗?」


  

  「环、环君?」


  环喜欢与人亲密的肢體接觸,例如拥抱。但MEZZO"却不是。


  被突如其来的要求著实吓了一跳。壮五先是讶异,但转念一想似乎也没什么,害臊又别扭的表情反而只觉得可爱,可能是对于明天会紧张、类似於弟弟那类的撒娇吧,他想。


  「可以啊,」壮五回过头笑瞇瞇的张开了双臂,「来吧。」


  

  「不要用看小朋友的表情做这种动作啊!」看著对方几秒内眼神的转变,环敢肯定对方绝对是误解自己的意思,「算、算了!果然还是睡觉!」


  「咦……不做了吗?」


  「小壮才是不要说出那么让人害羞的句子啊!」


  「欸?!」

  


  到底谁才不会表达啊!即便已经躺在床上,环仍是被壮五的话一击命中般的倒地不起。


  环其实在关灯后不久就醒了。正要睁开眼的途中却传来一阵清香味,干净又带有花草的味道,那是再熟悉不过、属于小壮的味道。


  

  后来幾乎喷洒在脸上的鼻息让他不敢乱动,聽到对方的话也让自己不爽,但依然忍住了,直到被电到才忍不住跳了起来。细想起来,一开始会对小壮特別,就是那次觸电的原因吧,环想。


  说不清楚心裡奇妙的感觉,但自己是想亲近小壮的。毕竟长的斯文身上也香香的,重点是他的笑容很好看,就如当下彼此身后的樱花一样,足以温暖整个春季的笑。


  在四叶环的心裡,逢坂壮五的笑容是世界第一的。

  


  只是觸电的惊讶与日后的磨合逐渐让这种情感变得别扭;想亲近却无法靠近,无法诚心的接受对方的好意,看到他与其他人自然的亲密却又莫名恼火。


  思绪拉回面前一脸困扰的脸,环扭过头,试图隐藏变得又更加红的脸:「……做不做……什么的。」


  

  「环君都是谁教你这些东西的?!」意识到什么的壮五脑袋跟得热哄哄的,连忙表示自己不是这个意思,接着吞吞吐吐的说,「再说了,「抱」还比较色情吧!」


  「哈?……啊啊啊啊!笨蛋小壮我才不是这个意思!」 


  「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啊!」

  


  「……。」


  「……。」


  

  

  所以说为什么会变成这种话题啦!

  


  「啊啊算了,睡觉!」恨不得揉掉那张以男性来说过於标致的脸蛋,气不过内心莫名烦躁的自己,环放弃挣扎,抓起棉被就往头上拉,「小壮也睡觉吧!很晚了!」

  


  他只是觉得很不安。


  大家明明都和平常一样练习著,说不上来就是有种不好的预感,尤其是凪亲。


  到底哪裡不一样了呢?


  可能是不再笑进眼底的笑容,也可能是凪亲不怎么叫自己一起看可可娜了。他能敏锐察觉到周围的改变或不正常,但却想不出更细节的东西和解决方法。这让环很郁闷。


  以前的自己不害怕失去,毕竟也没有可以再失去的事物了。但如今的他有IDOLISH7、有MEZZO"。


  不安的情绪渴望被某种方式抚平,而在看见那要远离自己的背影时,忍不住脱口而出了。

  


  「环君。」


  「……。」 


  「环君。」


  「……。」


  

  「环……」


  「都说了睡觉──」


  黑暗里只聽见搭档不懈的叫唤声,直到后来连语气都变得有些委屈,正当环再度掀开被子打算吼回去时,一股重量伴随圈住自己的手臂传到整个胸膛,发丝轻刮著脸庞的觸感让自己微愣。


  「不是都说要抱了,」温柔的嗓音震撼著耳膜,更浓郁的香味扑在鼻尖,环愣愣的感受著明显的心跳声却无法动弹,「不行啊,环君……只留我一个,我不是会寂寞的吗。」


  

  夜晚会使各种感官都变得敏感,环感受到圈住自己的手甚至微微的颤抖著,即便这样却仍是紧紧的抱住自己。

  心跳极度紊乱,内心却无比安稳。


  他害怕失去──但其中最害怕的,就是他的小壮不在了。


  

  「……笨蛋小壮。」


  「嗯,我是笨蛋呢。」

  


  

  毫无犹豫的搂上那纤细的腰,就在这一刻,向来不擅长肢體接觸的MEZZO"也悄然改变了。


  时而大吵、偶尔又莫名的害臊,从时强时弱的不稳定,MEZZO"的Mezzo piano与Mezzo forte已变成互补却和谐的和弦。


  在IDOLISH7迎向更加严酷的未来之前,此刻的两人一夜好眠。

  


                                                                  To be continued.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