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i_旑函

დ 愛維勇 დ
დ 愛青黃 დ
❦ 一個蠢蠢的梗廢易錯字小寫手 ❦
❦ 不定期更新中,歡迎勾搭評論 ❦
❦ 只想寫文不想說話,玻璃心易碎期 中❦

【本宣】【维勇】短篇合集《他们俩》预售信息

炸屍幫親愛的十三宣傳,嘛,不過以他的人氣其實應該都不用我幫忙宣傳的我相信😂
又一本要等通販前一秒下定的節奏啦...抱歉最近沉迷讀書和吃土,但你的本還是會買的相信我,答應我,別那麼快完售(爾康手

沈家十三:



——STAFF——


作者:沈家十三


封面/封底:阿蒙   @糖莲子 


扉页:博斯藤壶   @博斯藤壶 


插图:瑞拉三三、立旗   @Lirseven 


封面设计:Len


排版:一点文创(微博 @一点文创工作室)


图宣:沈家十三


校对:沈家十三、浅白  @浅白 


书序:浅白


Guest:文:浅白、季松   @季松 


       图:无良、阿语、不不  @软壳生物   @荓語  @草莓莓莓莓莓 


代理:鲸鱼组




——正文信息——


刊名:《他们俩》


CP:维克托X胜生勇利


字数:13W+


页数:280P+


预售价格:60RMB


尺寸:A5


封面:珠光


内页:黑白页为100g白道林纸


      彩图(9P)为铜版纸


特典:随书赠送两张明信片


      预售前40位赠送徽章(ABC三款任意)


预售开始时间:2017年1月17日20:00


预售地址




——收录内容——


《TIME》全5话+番外一(R18)+番外二(27岁维克托与37岁维克托的会面)


《WITH》 (16年勇利生贺)


《Believe》  (FROM系列第一篇,勇利中心)


《Voice》 (FROM系列第二篇,维克托中心)


《BEST》  (FROM系列第三篇,马卡钦视角)


《Maybe》(FROM系列第四篇,关于这一生的故事,新增)


《Orange》野良神paro


《Priest》野良神paro,前传


《XDDD》(新增+R18)




共八篇短篇,一篇中篇,会对以前的文章进行全面精修,网络连载版与实际出书版本内容方面存在差异,会在发货之前放出全部篇章,感谢大家支持XDDD




更多试阅请戳我LOF主页




3月4日魔都冰上ONLY首发参展


预售预计发货时间为3月


感谢各位小伙伴一路以来的支持XDDD


感谢各位STAFF!!!大家辛苦啦!!



[2016總結]

真的沒想到會已自己認為完美的結局度過2016的最後一天。
今年認識了很多小天使,也遇到超級多幫助我和鼓勵我的人,很抱歉我只是個容易著急和孩子氣的小透明,謝謝在年末前能遇到你們,真的想每個都抱一個!

因為當初跟神發過誓了,所以雖然可能會再晚幾天,但我到時會更新文章噠,我還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以後會持續改進和對文筆再更加的努力去提升,以後也請大家多多指教啦!

Ps。
祝看到這張照片的都能在新的一年好事多多,RP爆表,我來將從別人身上沾到的好運也分享給各位(比心)

正式躺屍。
直到我考試通過前我都不會再更改我的頭像的(眼淚)

1225維恰生賀||維勇||If I can catch you. (R18)

※未來向黑手黨AU+ABO設定,車有,one─night stand有。

※聯邦一區黑手黨首席(A)x聯邦三區黑道繼承人(O),年齡操作有:維28→30,勇26

※我流設定有,私設一堆,ooc都我的!

※爆字數1w+,束縛&矇眼play有,醉酒play有,溼身play也有,只是一台破舊又漏油的老車(

※在這寒冷的冬天裡祝大家有個快樂的耶誕暖冬❤

此文是與微博主頁合作的生賀活動,這裡由我Yui(文)&君泠(畫)的聯合創作,希望大家喜歡!(/////)

最後也來一發友情艾特@火火_九本  @盛夏繁星最後也來一發友情艾特

= = =

地球,聯邦七區。12月25日夜晚。

        ...哈......哈啊.........

        恐懼,焦慮,隔著布料都能聽見的心跳。
        男人就這樣跑著,好像被什麼隱形的壓力逼迫他一步步的逃跑和躲藏,卻不知背後出現的那抹身影只是將他拖往更為絕望的深淵而非解脫的救贖。

        「......你!」
        直到人影從眼前出現,漆黑的槍口對準自己的心臟,男人連最後一句話都沒來得及說完就這樣結束了一生。

        「這裡Y・K,任務代號99458。目標all clear。」

        在一處與商業娛樂大街不同的陰暗死角裡,青年有著黑色的短髮,玫瑰粽的眼眸在晦暗的陰影下沒任何情绪——即便他看的是一具屍體。收起配給的新式手槍並開啟手腕上的面板,全息圖從裡面跳了出來,皮革製的手套在上面隨意的點了幾下,朝畫面顯示的人物語氣淡漠的報告著。

        勝生勇利,26歲,聯邦七區內黑手党龙头Sharp家族裡的幹部級成員,家裡則是三區擁有長久歷史的黑道家族。

        瞠着双目、褲襠渗着失禁液體,死樣悽慘卻沒任何流血或打鬥過的痕跡,汗液浸透了整件上衣,比起他殺更像是因心臟疾病而暴斃身亡。要是排除掉案發現場是充滿廢墟的小巷子的话。
        死者是洩漏出組織裡重要情資的幹員,是個幾乎沒有氣味的beta,然而這也是由勝生勇利負責這次任務的原因─ ─勝生勇利是黑道老大的兒子,還是對氣味異於敏感的omega。

        看著面前死後仍不得安詳的臉,勝生勇利確認一切都結束之後捂住了鼻子快步離開了現場。嗅覺靈敏不是個很好的體驗,起碼對他來說,化妝品的化學味道、公廁的排泄氣味等等,每個都刺激的讓他難受。

        殺人這種事對勝生勇利來說不至于難以動手,卻也不是內心毫無波瀾就可以去做的事。只不過身為日本黑道的繼任人,自從当初了解到待在這個圈子必須要有所覺悟,便抱著生死未卜的風險隻身來到異國學習,除了自我成長,也為了幫有點岌岌可危的家族作出貢獻。
        幾年下來,胜生勇利已經習慣在任務時丟棄容易慌張和手足無措的那一面,即使再不想幹都會咬著牙,成為為一名頂級的黑手黨成員,不論武器交易還是執行滅口任務都會漂亮的完成。

        不過目前還有一件事嚴重困擾著他,就是自己的發情期要到了。

        街上的情侶或是尋求偷情刺激的男女都毫不掩飾的釋放自己的信息素,不論是甜膩的花香還是強烈的alpha氣味都霸道的鑽進勝生勇利的鼻腔,不少alpha身上还夾雜著身旁omega以外的氣味,他慶幸自己此刻戴上了訂制的口罩。

        服用了抑制劑雖不會影響到發情期,但混雜了上千上百種的氣味還是使大腦漲疼的難受。勝生勇利曾想過,要不是自己出生於黑道世家,也許當個品酒師會更適合他。

        「......糟糕,信息素的抑制劑都要忘記打了。」
        身為天生脆弱的omega加上对气味敏感的体质,勝生勇利在成功完成任務的表面下是歷經了一番折磨的。平時持續使用抑制劑基本上對於氣味的靈敏度不會有太大影响,但假如交易或是處理的對象是信息素極淡的beta,為了以防萬一還是會選擇不使用的。

        直到聞見寥寥無幾的香味才意識到,自己要整整一個月沒施打抑制劑了,而自己的發情期就近在眼前。

        『勇利,你要不要考慮找個固定的alpha?即使不是永久標記,定時的撫慰也是對身體有幫助的啊。』

        憶起從小教導自己防身技能的美奈子說過的話,勝生勇利抿了抿唇,眼神裡帶著些微的不甘心。
        只要omega與alpha結合,似乎生理上的問題就能得到真正的舒緩。然而比起生理上衝動的標記,他的內心還是希望歷經交流後的心靈綁定。
        omega需要依靠alpha過活對他來說就像妃子只能等待皇上臨幸,他怀着不知道都多少年前的遠古封建思想,直到24歲都還沒有與任何alpha交合,在現今社會也稱得上是異類了,但他並不後悔自己的選擇。

        ......臨時標記嗎?

        看著周圍成雙成對談論著瑣事或调情的人們,勝生勇利突然思考起这件事的可行性。要是找個同樣不願意被束縛,在尋找到各自的soul mate前互相解決生理需求的對象呢?
        從來沒有過的想法突然浮现在脑海中,異常大膽的思維連自己都嚇了一跳。

        在思考的過程中,勝生勇利不自覺漫步到一間具有復古情調的酒吧,不同于閃亮刺眼的燈光裝飾,有着黑色邊框的暗黄色漆面大門聳立在眼前,從外頭的玻璃窗望進去,或單或成群的人們愉快的品著酒,氣氛看起來聊的融洽卻也沒有任何出格的事情發生。感覺不像是會喝到爛醉而發生群殴事件的低俗酒吧,相反地,鵝黃色的基調和充滿藍調氣息的裝潢都顯得抒壓而溫馨。

        不然趁這個機會去試試?

        動作比大腦先行一步推開大門,屬於調酒的甜味和烈酒的嗆辣瞬間撲鼻而來。酒保在開門後一串鈴鐺響起時就看向了勝生勇利,有著深邃五官的臉孔带着溫和的笑朝他點頭,由於店內的人氣頗高位置却相对的少,他用眼神示意勝生勇利去找吧台外依然空著的位置,搖晃著調酒瓶的手完全沒有停下的余俗,勝生勇利便也回以禮貌的淺笑,跟一旁的侍者登記完資料後自行找遠處的位置坐下。

        駐唱歌手在鋼琴前用沙啞的歌聲緩緩吟唱出有如詩歌般美好的感情,手指在黑白分明的琴鍵上優雅的滑動著,帶著連續的琶音及和弦讓人沉浸在帶著情調卻又不張揚的樂音裡,仔細聆聽后就會發現那是一首相互表白的情歌。

        裡面的女主角個性纖細而敏感,男主角則清冷而優雅,相遇之後的兩人逐渐意識到對方正是觸動著靈魂深處的伴侶。只是女主角滿心擔憂著自己配不上對方會拖垮愛人的前程,想狠心的拋棄掉對方时卻換來了對方的一句:『不要離開伴我身邊。我已經準備好了,只想和你一同前往只屬於我們的地方。』隨著鋼琴的音符錯落到高潮的部份時,勝生勇利都有種自己就是裡面角色的錯覺,在一個沒有殺戮的世界談起一場不含任何雜質的戀愛,如此純淨又美好 ─ ─

        但這終究不是現實。

        在侍者把白俄羅斯和用盛装着焦糖點心的贝壳放上餐桌後,清脆的擺盤聲和友善的招呼聲將他拉回了現實,看著對方一絲不苟的穿著和笑臉,勝生勇利略微尷尬的點头道谢,直到對方離開後才輕輕的吁了口氣。

        在想什麼呢?好歹也是成年人了,成熟點!

        用力的拍了下自己的臉頰,白皙的肌膚一下子就泛起了粉色。
        由於是沾上酒就彷彿變了一個人的屬性,到時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或是出了差錯都是可能的,因此勝生勇利基本不會來酒吧喝酒。但可能是剛過完生日的緣故,加上年長了一歲卻依舊單著,今夜似乎特別的疲倦也越發感性了起來。

        輕啜了一口白俄,上層鮮奶油帶著咖啡酒的甜澀淡化了威士忌嗆辣的灼热,顺口到勝生勇利在不自覺的情況下又多喝了幾口。

        該聽美奈子老師的話嗎?
        但是,現在要上哪找人給自己臨時標記呢?而且這種像約砲的感覺......。

        都過了成年的年紀許久了,感情上仍像張白紙的勝生勇利,在想到了這樣的名詞後窘迫地又拿起了手中的威士忌猛灌了幾口,好像如此就能解決掉所面臨的問題似的。


        「服務員~再來給我...嗝!再來給我一杯馬丁尼!」

        「呦,小兄弟好樣的,這杯就算我的了!waiter,再來上一杯純的威士忌!」

        「我也來,我也來!」

      「加我一个!」

        在維克多推开Magic land大门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景象:一個肌膚白皙的青年將整個西裝外套和馬甲背心都脫掉隨意的掛在椅背上,領帶綁在頭上露出一副酣醉的表情─ ─事實上也的確醉了,旁邊的人都在愉快的跟著起鬨,有的稱讚並繼續勸酒,還有的直接吹起了口哨。

        如此滑稽的場景讓他不禁啞然失笑,接收到吧檯裡無奈的視線後,他走過去試圖先了解狀況。

        「Boss,那位omega從來到現在為止已經喝了不下五杯的威士忌和白蘭地了,這還不包括調酒......」

        作為這間酒吧幕後的投資人,平時事務繁忙的維克多並不會特地過來,因此酒保及侍者們在看到他的出現时都紛紛投以像見到救世主般的眼神,不就是隻可愛的小動物喝多了嗎?維克多調笑似的安撫了自家的員工們,結果卻換來他們略帶複雜的眼神。

        「老闆......可是他剛才都整個人站到桌子上跳舞了。」

        「要不是我們阻止了把他拉下來,他準備連襯衫都要脫掉啦!」

        「老大...那是因為你沒看到,他都把空氣當成鋼管在跳了......」

        想起那水氣迷濛的眼神,手指像抓住一跟鋼管懸空著,整個腰部酥軟的像沒骨頭般的作出個都要貼到桌面的下腰動作,一隻腳虛浮著,異常完美的平衡感都讓在場的人看到呆住了,接著跟著群起亢奮的場面讓當時的酒保跟侍者們臉上都冒出一堆冷汗,要不是其他人都沒太出格的反應,他們都要忍不住將對方請出酒吧了。

        「哇哦…那不是聽起來很有趣嗎?」整個身體靠在吧檯的桌子上,維克多看著仍鬧的歡的青年,先是沉默了半晌,接著露出了笑容愉快的說著。

        「老大你開玩笑的吧......他可是個沒被標記的omega啊!要是控制不好,釋放出信息素該怎麼辦?!」不敢想像更加混亂的場面,面對總是鬧失蹤又經常講出如此不負責任的話的老闆,其中一位侍者感到非常非常的想哭。

        「開玩笑的,」收起了原本嘻笑的表情,維克多安慰的拍了拍那人的肩膀,輕輕點頭道,「放心吧,交給我。」

        收到一連串獲救的眼神後,維克多走向那名笑的憨厚的青年身旁,對四周一群仍想看好戲的客人紳士的笑道,「抱歉給你們添麻煩了,這位是我的戀人,他並不是很會喝酒,讓你們見笑了。」

        「親愛的,我們回家了...嗯?」

        轻柔的拿走對方緊握著的酒杯,并無視那人沒什麼殺傷力的抗議眼神,维克多伸手摟住對方的腰,另一手拿起放在椅背上的衣服。為了演的更像點,維克多面對準備推開自己重拾酒杯的青年直接吻上了對方的唇瓣,不容拒絕卻也紳士的只是舔舐著唇面。
        感受著青年散發出的微弱百合香味,直到對方發出一聲嗚咽和顫抖後才緩緩離開,冰藍色的眸子裡寫滿了溫柔,「乖,聽話。」

        「等等,你真的是他的戀人嘛?」其中一位alpha很突兀的插嘴了幾句,「我沒在他身上聞到別的alpha氣味啊?」旁邊的幾個人也跟著附和,那名alpha覺得自己的立足點更坚定,眼神都更加自信起來。

        「嗯?你說什麼?」

        看著四周零星像是鎖定了獵物般的目光,維克多淡淡的笑了,然而整個店裡的人卻跟著噤聲:「我剛才沒有聽清楚,能麻煩你再說一次嗎?」

        「呃...我、我是說...」

        毫無笑意的冰藍色裡滲出一絲的寒光,屬於冰原的冷意無聲而霸道的傳了出來,每個客人都變得靜默無聲,在場的alpha退卻於那逼人的信息素,而omega則對能拥有那么優秀的alpha的青年感到羨慕。

        「......唔,不是說要回家嗎?」唯一毫無察覺到現況的omega只是依戀對方身上的味道般環住了維克多的腰,不滿似的發出低語,在一片低氣壓裡顯得突兀卻也可愛,「不回家的話那我就要繼續喝酒了...嗯......」

        「好好,我們這就回家......勇利。」換上寵暱又無奈的笑容,維克多就像沒事一樣的無視於其他複雜或是別有深意的眼神,看向一群早已呆傻的beta員工們,微微示意後就帶著懷裡的人離開了。

        「吶,John......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依舊沉默的店裡,其中一位侍者小聲的緩緩說著,「我們有和老大說那個omega的名字嗎?」

        「.........」

        「...這種深入探討的問題可是禁止的啊,Steve。」

        「......對不起。」

* * *
(車請詳見評論)

        滴─ ─滴─ ─滴─ ─滴 ─ ─ 。

        手指順著吵鬧的音源晃動,手臂的肌肉著動作連同清晰的咬痕從棉被顯露,銀髮男子默默的點開人工智慧的全息圖,通話模式跳出了來電者的縮影和表情:「喂,你現在在哪?」

        「...噢,尤里嗎?我在床上......」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你他媽不要以為昨天是你─ ─奧塔別克不要阻止我,我一定要罵這個該死的─ ─!」


        全息圖上的小人物發出刺耳的怒吼,而上竄下跳的樣子讓男人意識稍微清楚了些,眯起在陽光下顯現出一絲翠綠的湖藍雙眼看著一片狼藉的房間。

        皺成一團的被單和破碎可憐的襯衫都彰顯了昨晚發生了多麼激烈的情事,然而雙人床的另一頭早已沒了溫度,沉默了幾秒在對方準備要掛自己電話的時候,維克多帶著殘留在昨晚餘韻的慵懶和嘶啞嗓音開口了,「尤里,你是不是查到了什麼。」

        簡短的幾個字卻讓他瞬間明白了意涵,嘁了聲後即便生氣還是老實的進行匯報,「格奧爾基如你所說的被Sharp他們給做掉了。」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沉悶的靜默,小人物在面板上坐了下來,聲音裡帶著與剛才截然不同的沉穩:「這次也是那個人幹的,情報組剛才有傳來一份新的資料,是關於他的,我正準備跟你說這件事。」

        「發過來,我現在就要。」


        位於七區內一處靠海的別墅是維克多特地購置來當出差時的臨時住所用的,位置隱蔽又靜謐,既能享受到海風的輕撫又不怕被打擾,這個地方向來是維克多很喜歡的住所,每次來都有種度假而不是被公事束縛的感覺。

        早上的陽光透過大片落地窗灑進了房間內,昨晚的一夜迤邐被清掃的一乾二淨,唯一沒變的就是身上混雜了百合香味的信息素氣味,維克多將人工智慧開啟到居家模式,朝面板隨意點了幾下窗簾瞬間從窗戶的上方降落,室內接著陷入了一片黑暗。

        身為將家族帶領的黑手黨完全轉型,又將整個地盤觸角伸向了各大娛樂圈、政治界及商業的維克多・瓦西里・尼基福羅夫來說,他既是magic land的幕後老闆,也可以說是一區裡首屈一指的商業奇才,但也更是一區最大黑手黨瓦西里的首席─ ─而他的最大敵人正是七區的頭號黑手黨Sharp家族。

        而最近,手下的成員都被一位代號Y・K的神秘人物擊破,維克多身為不常出面也不太管組織內部事物的人─ ─起碼他自己認為他仍有在其他領域起到幫忙作用,直到被身邊的親信用爆炸到差點失聰的嗓門"親切的提醒",他才開始注意到這號人物,然而這並不是因為他不重視組織裡的人。

        ─ ─相反的是他對自己人的滲透及隱藏水準都是有信心的。

        所以那更加快速又隱蔽的行動力,不是將自己人吸收到Sharp的門下就是就地處決掉的本事都讓他隱藏在優雅慵懶表象下的好勝血液都激發了。


        眷戀似的湊近手腕處嗅著昨夜omega唯一留給自己的東西,回憶起剛翻閱完畢的資料,維克多勾起了一抹極輕的微笑。


        勇利,你總是讓我吃驚呢。

        沒想到這次不曉得被你用什麼方法給逃了─ ─只是沒有下次了呦,因為你可是上天派來送給我的生日禮物,已經逃不掉了啊。

= = =

關於設定補充:

之前忘了講,關於大家的味道,我的概念是人們自己本身有屬於自己的氣味,然而發情期又是費洛蒙的另一種味道,而勇利的能力在能夠聞的到其他人本身的味道而進行追捕這樣。

人工智慧- -我的設定是很像星際電影裡的那種,戴在手腕上很像手錶似的小巧面板,但只要一按就會在上面跳出屏幕和畫面,也有點像是動畫Psycho-pass裡的那個,希望我這樣的解釋能讓大家更有畫面感~

關於劇情的話,請大家當成是一個醉酒後的play來看就好了,劇情裡的勇利還是個有些放不開的青澀青年啊(。

至於他們倆以前是否認識,或是這次到底維恰有沒有真正的標記勇利,這裡想保留個空間讓大家想像 以後如果有機會開連載會講清楚的!

後記:

不知不覺就寫成這樣了(

請大家只要想成醉酒後放飛的勇利就好了拜託(掩面

嗯,因為篇幅的關係來解釋一下,就是裡面是帶點靈魂標記的概念,加上勇利聞到alpha的味道加乘就突然的發情了(

最後謝謝這次主頁給我機會參與到維恰第一次的生日大型活動,我現在人位於yuri cafe等待著,希望我剛好替維恰寫完了一篇生賀後能在等會順利的抽到維勇!

後記2(清醒後):

啊啊啊啊啊啊,抱歉這裡是死蠢的Yui,當時這篇交稿的時候人正經歷了一場大戰大腦都完全當機空白了,現在根本不敢回想當初自己到底寫了什麼幹了什麼啊(被自己蠢哭)!

這次真的很榮幸能參與到主頁的生賀活動,身為一個維恰迷妹,能在這特別的一天裡為他送上祝福真的是太好了!還有也很開心能和畫手君泠搭檔哦,他人真的超棒超好又超nice的,謝謝你願意為維勇和我做跨尺度的挑戰,你的作品真的是太棒了我要拿去當桌布qwqqq

最後的最後,祝我親愛的維克多生日快樂,要跟勇利在俄羅斯幸福開心的過下去啊!也感謝大家的觀賞!!


趁現在有機會上網嚎一下.......維恰生日賀文滿天飛,我卻連前天其他人的連載都還沒看........我的存糧倉要爆了(。
總之祝大家耶誕快樂!!qwqqq

感謝小夥伴的頭像支援,我能預計到維恰生日前都說不出話來了,所以想把該說的話都說一說。
很感謝因為YOI而認識到這麼多看著我的文的小天使們,我的筆力尚淺,真的真的很謝謝你們,很愛你們,你們是支持我寫維勇同人的動力。
再來也謝謝因為YOI而認識的每位給過我建議和鼓勵的寫手和畫手太太們,其實應該都要加聲太太表示我對你們的愛,但又厚臉皮的想跟你們做朋友,所以如果沒被我稱為太太的,代表你在我心中已經是我朋友了,我愛你,希望以後也能看到更多你們的作品,除了動畫你們真的就是我的精神糧食了。
最後謝謝維克多及勇利,你們讓我看到什麼叫觸動到靈魂最深處的愛,那種感情是我不管怎麼下筆都覺得會毀了的那種神聖又高潔的情感,我一直嚮往但也覺得現實中不可能會有如此美好的感情 但遇見了你們,我選擇鼓起勇氣再次相信它,謝謝你們帶給我如此溫柔到令人想哭的感動。
謝謝任何一位為這部動畫貢獻出心力的@staff們,沒有你們就沒有如此完美的作品,謝謝因為這部作品而到我身邊的你們,今天晚上就是最後一集,動畫總有完結的一天,但我相信你們美好的生活才正要開始,祝福每位我愛的你們都能像YOI的世界觀那般享受到你們應得的愛,因為你們值得,最後也謝謝天,讓我碰見這麼好的一部作品。

[趕稿途中]

由於24號我要去衝臺北的yuri cafe,所以也在這裡下祭品......要是到時讓我抽到兩維一勇的壓克力吊飾和順利拿到維恰的生寫真卡,我就寫一篇雙維勇咖啡店員paro的廁所play!!外加給兩人點梗!!!!
大家就祝我成功吧😂😂😂😂

YOI||維勇||直到結束以前


※默默混個更新,HE短篇完結,ooc有。

※第十一話房間談話的延伸,私心想看維克多對勇利爆發一次,畢竟是俄羅斯人嘛......強硬點啊維克多!他想把你推開,你正面上不就都解決了!(並不是

= = =

〝維克多,我們就到此為止吧。〞

維克多怔怔看著對方微微垂下了頭,鏡片的反光使他看不清那人的表情。

〝......勇利?〞

瞳孔震驚的收縮,湖藍色裡倒映著那人抬起頭後堅定的眼神。房間明明是暖和的,但大片暴露著的身體卻異常的冷,感覺到整個毛細孔都泛起了疙瘩,維克多有點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


事情是從這裡開始的。

剛比完決賽的短節目,表現的不如預期讓彼此在離開賽場後默契的沒人主動談起。

決賽的日程裡直到自由滑還有空出一天的時間,維克多帶著比往常還要溫柔的笑容讓勇利先去洗澡,而自己則去頂樓的泳池泡著冷水。

唉…該怎樣才能幫助到勇利呢?

巴塞隆納的冬天還是冷的,即使知道可能又會感冒,維克多依舊選擇進去經由溫度加持後更加冰涼的水裡,畢竟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冷靜的思考一些事情。

青年這次背水一戰的心情他是明白的,為了這次的獎牌想要突破極限的挑戰自己,維克多自然是希望勇利成功的,只是比起技巧,他更看重的是對方的演技構成...以及精神狀態。

手觸地的失誤在預料內,只是他明白勇利這次排名連前三都不到,這個小失誤並非是主要原因,而是從開始就表現的過於僵硬了。

整場沒感受到往常般撲面而來的情色感,比起享受更多的是緊張帶來的心臟跳動──黑髮的青年被壓力影響了。

看著對方僵硬的表情和步伐,直到對方下了場維克多都不曉得該如何開口。

將自己從思想的禁錮中拉出來的是勇利。他帶給了自己life&love,那個曾經棄之不顧卻改變了自己的東西。

對於給予自己注入了全新情感的青年,那個總是帶著青澀又純淨的笑容注視著自己的勇利,維克多是一直在思考自己能給予對方的又是什麼,不論是以教練的身份還是一個普通男人的身份。

自己是喜歡對方喜歡到了不得了的地步啊。

就像第一次在長谷津的海邊看到海鷗成群般飛著,夏天的白雲和耀眼的藍光、波光粼粼閃著亮光的海岸,從新鮮到熟捻於心,不論是笑著的表情還是面無表情拒絕自己的樣子,每個勇利早就烙印在維克多的心裡變成了日常裡的一部份。

尤里的表現確實是震撼到自己了,不到自己當時奪得青年組冠軍的年紀就破了自己創下的紀錄,血液裡流著花滑選手的熱情也被他挑起得躍躍欲試。只是想到了勇利,自己下定了的決心依舊沒有動搖。

他決定等這次的比賽結束後就宣布引退。

反正花滑選手的生涯又不是只有比賽一途,以後依然可以接一些商演之類的活動,畢竟都要28歲的年紀,即使再回到冰場也撐不了多久了。

於是他在這次好好的最後一次以選手的角度去欣賞現場每個人的比賽,順便思考之後該怎麼為勇利做出調整。

〝反正也有尤里在,他這次表現的那麼好......以後的成就肯定能超越我,想必雅科夫也會很滿意吧。〞

人生本來就沒所謂的永恆,競技的成就也不可能都一直處於巔峰,自己一直以來都是為了觀眾帶來美好的體驗而滑,為了自己而滑,所以對於選擇在這個時刻退役,維克多一點也不後悔,相反還感到了一絲的輕鬆。

反正我還有勇利呢。將手滑出了水面,看著閃閃發光的戒指,維克多滿足又釋懷的想著。



只是沒想到等自己泡完了水,又洗了個澡後等待他的是這樣的狀況。

勇利向自己提出決賽一結束後就解除自己教練的身份。

看著身體明顯都微微的發抖,臉上的表情還是這樣鎮定,明明需要著自己卻又要把自己推開,維克多少見的情緒有些暴躁了起來。

〝勇利你再說一遍......你想要怎樣?〞

〝就讓這一切結束在這場決賽吧...等到比賽結束,我就解除你教練的身份。〞

回到屬於你的舞台上吧,維克多...那裡才適合你,而不是只待在即使努力過了依舊沒辦法進前三的我的身邊。

挑戰了極限的結果就是證明自己依然不行,看著尤里奧
和克里斯他們的演出後就曉得了。

只是看到JJ感觸良多的表現又想在最後再奮鬥最後一次,不論如何,自己身為打進決賽的一員是不會改變的。但是不能再讓維克多跟著自己耗下去了,畢竟從這次維克多看其他人的表情後他就知道了,維克多對於賽場還是有眷戀的。

突然感到對面的人散發出冷氣般的寒冷氣場,勇利吞了一下口水,強迫自己保持鎮定的說:〝到時你就回去俄羅斯繼續作為選手練習吧,維克多...我!〞

低著頭不敢看對方此刻的表情,然而在話還沒說完的時候就感受到一股力量將自己推倒在床上,抬頭一看後瞳孔跟著緊縮了一下。

〝...勇利,你似乎是誤會了什麼呢。〞

銀色的瀏海混著水氣垂了下來,緊靠著的身軀即使隔著外衣都能感受到對方緊實而精壯的肌肉,嘴唇夠起性感的微笑,眼角卻沒有任何的笑意:〝勇利知道你這次為什麼會失敗嗎?因為你這次根本就沒有很好的把eros的情緒融入到舞步裡,完全不是因為你不行。〞

〝還有你總是讓我束手無策啊勇利。我是那麼的喜歡你,為什麼你一直都不明白呢?〞

〝我、我知道......維克多一直...〞

〝你根本就不曉得!〞

這時第一次看到維克多生氣的樣子,以往不管發生什麼事,對方只會露出笑容或是沉思的表情,遇到理念不合的地方也會用微笑帶過,頂多來個會咽死人的毒舌話語,以致於現在的勇利有點呈現大腦當機的狀態,聲音像是失去了作用般發不出任何的句子。

〝一直以為我表現的已經足夠明顯,也怕進展的太快會嚇跑你所以一直在忍著。〞

〝你知道在俄羅斯右手的無名指戴上戒指的意思嗎?那代表結婚的意思。〞

〝維克多,我......〞

〝我愛你,勇利,是想與你廝守終生的那種愛啊。〞

〝......誒?!〞

幾乎是沒給對方反應的時間,維克多的唇壓上了對方的,用力的啃食著唇瓣並散發著不容抗拒的氣勢,強行撬開對方的牙齒並吸吮著,上癮的勾著對方的舌要求予以回應。

勇利的身上一直都有股好聞的味道,如同給別人的印象般清淡卻令人感到舒服,洗澡後更混著沐浴過的香氣,刺激著維克多的大腦想要更加的深入,被激的有些太過的情緒在品嚐到甜美的津液後就緩了力道,像是在安撫驚慌失措的戀人轉為輕柔的描繪對方泛著水色的唇型,眷戀的舔著表面。

手悄悄的伸進外套及上衣內,沿著腰線撫摸並滿意的察覺到對方的顫抖,摸到了對方敏感的兩點,輕輕的揉捏得到了一聲悶哼。

無數個一起躺下的夜晚早就想這麼做了,青年減肥過後的曲線性感的完美,他總是一直憋著就怕那人會抗拒自己連忙的逃離。

只是震驚夾雜著憤怒的情緒主宰著大腦,身體比理智更誠實的先做出了反應,然而在維克多正陶醉於嘴唇上的美好時,身下的勇利用力的推開了自己,粽紅色的眸子裡除了震驚還多了生氣的情緒,〝維克多你在做什麼?!〞

太過衝擊的體驗讓勇利一時僵住做不出反應,遲鈍的感受著侵入口腔的舌頭,雖然兩人總是親密的過份卻也沒超過不該跨越的那條線,直到冰冷的雙手撫著腰間的時候才猛地意識回籠......維克多太過份了。

尷尬的氣氛就這樣僵著,沉默瀰漫在兩人周圍,落地窗外的大樓燈光持續亮著,維克多感到挫敗的陷入躺椅內。果然還是做了最不該做的事,自己...被討厭了嗎?手扶著額想著。

〝......為什麼維克多總是這樣。〞

突然勇利的聲音傳了過來,就像在中國大賽時的停車場內,兩行眼淚簌簌的流下。

〝勇、勇利...你別哭啊......〞

〝維克多才不懂我的心情!〞一整天憋下來的情緒已到極限,勇利幾乎是用盡了全身的力量在抖,〝我才是非常的愛維克多!〞

〝但是我知道維克多是屬於冰場上的人,你總是那麼的耀眼又強大,總有一天你還是會回歸的事實讓我一直都憋著不敢說,〞

〝我一直都希望你能不要離開伴我身邊,不僅是比賽的時候,就連平常的時候也只注視著我一個人啊,維克多這個笨蛋!〞

為什麼維克多都不能明白我一直忍住的心情呢......渾蛋維克多!


只要在思考著什麼的勇利,眼裡總會像裝了星星般閃耀著呢,所以比起任何表情,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充滿著晦暗甚至哭泣的勇利了。

〝...勇利,〞突如其來的告白讓維克多原本冷掉的心又暖了起來,堅定的站了起來摟住對方,帶著詩人吟唱般的語調說著,〝好高興勇利也是這樣想的啊。〞

〝我不會離開的呦,已經決定好等勇利的比賽一結束就宣布退役呢。〞

〝...欸?!〞

不用看也能想像出現在自己的小豬豬臉上會是多震驚的表情,維克多開心的笑了起來繼續說,〝我是真的勇利能一直都不要引退呢,因為我是真的很喜歡作為教練跟勇利一起練習的日子。〞

〝勇利是打算等比賽結束就引退吧。我不打算改變你的想法,只是我也決定跟你一起引退,反正以後也可以接些商演,不是非要比賽才能繼續待在花滑這個領域。〞

〝但是維克多今天不是還很開心的看著其他人的表演嗎?難道不是...〞

〝那是因為想最後一次以選手的身份在看台上享受你們的比賽啊,〞離開了溫暖的懷抱,維克多握住對方的肩膀笑著,〝如果願意的話,勇利要不要跟我一起呢?我們可以不受比賽限制的表演雙人滑哦!托舉什麼的以前也是有偷練過呢,不然這次換勇利當我的經濟人吧!〞

〝總之,只要不急著把我推開就好了啊,勇利...〞


〝維克多......〞

說不出的激動滿溢在勇利的心頭,他突然想起兩人都是同樣做了決定就不會改變的人呢,微笑的抹掉臉上的淚水,勇利的話語裡有著一絲哭過的沙啞,〝我才不要當維克多的經紀人呢,到時一定會很麻煩。〞

〝那就是一起表演雙滑了吧,我很期待呦。〞托著即使24歲了依舊軟嫩的臉蛋,維克多的眼裡有著無限的眷戀〝那到時就以搭檔的身份多多指教囉,my queen。〞

〝欸,什麼皇后啦!怪不好意思的!〞

〝怎麼會,上到冰場的勇利可是很有氣勢的啊,嗯...就像象徵勝利的維多利亞女王哦!〞

〝唔......〞

滿意的看著青年臉上浮現的一抹紅暈,維克多拉起了對方的右手,飽含愛意的親吻了無名指上的戒指,帶著彷彿騎士般的虔誠口吻,〝勇利,不要想太多,你就是冰場上最好的女王,唯一能配得上我的女王。〞

〝不管結果如何你都是我心中的冠軍,後天好好放鬆心情的去比就好了,知道嗎?〞

〝......好。〞


等待比賽結束的那刻,我將親手替你戴上象徵勝利的桂冠。

直到比賽結束前,我依然會是你的教練替你的比賽擔心著;而結束後,就讓我們以戀人的新身份展開屬於我們的新生活吧。

不管你有沒有拿到冠軍的獎牌,我們都會結婚並且永遠的在一起呦。

* * *

小劇場:

〝話說回來,剛才勇利跟我告白了呢超開心的。〞

突然話鋒一轉,維克多露出了堪比痴漢般的傻笑,語氣裡帶著無限的得意,〝等比賽一結束,我們就去結婚吧!嗯...要不要去聖家堂結婚呢......不過要公證的話就比較麻煩了,啊啊好煩惱啊...〞

〝...維、維克多......〞

話說我都還沒答應要結婚吧...

〝先不管那些了勇利,我們繼續剛才沒完成的事吧!〞

湖藍色的眼裡閃耀著寶石般的明亮,像孩子似的可愛心型笑臉大大的掛在臉上,但接下來的動作卻是將勇利再次推倒在床上。

深邃的神情散發著性感又危險的成人味道,不安分的手在對方身體游移著,想偷偷的滑進剛才撫摸過的地方,〝勇利放心,櫃子裡都有附保險套和潤滑劑,我們......噗!〞

一個冷漠的打掉對方的臉並冷靜的起身,勇利默默的移開了對方的單人床。

〝我拒絕。還有我們以後還是分開睡好了維克多。〞

〝......欸?!〞

於是俄羅斯教練最後又遇到了被撩卻反被拒絕的結局,真是可喜可賀呢!(並不是

END.

= = =

跟著直播然後激動的最後三十個小時都沒闔眼的下場就是昨天從下午的五點躺到了隔天的早上九點......嗯,我的考試,我的生賀(。

其實好想寫輕鬆的日常啊...(打滾
知道會被官方打臉,明白維克多應該就是會復出,但看到某些說勇利可能拴不住維克多的言論猜想,我就,我就..........我就來替維克多寫個證明他被勇利吸引住的後續版本(躺

實在是受的刺激太大了,想讓維克多在這就吃了勇利,即使不做全套也能夠那啥......但是看完這話的笨蛋夫夫後只想兩人都揍一下,但又捨不得...所以就寫這篇了(。
希望喜歡,求紅心求評論!

話說........


難道只有我一個人覺得,維恰在觀看其他人比賽的時候除了自己外也可能是在替勇利思考調整狀態的可能嘛......

很多人都說這代表維恰要離開回歸冰場...雖然我也不反對這論調,但我覺得莉莉亞的那句"人只有在尋找支撐自己的愛的時候,才會光彩熠熠"那句,除了表示尤里在這時就已經體會到愛之外,也代表維克多也從"尋找嶄新心態"裡的自己體會到勇利love&life的愛。

那麼,得到了這樣愛又想著能替勇利做些什麼的維克多,我不覺得改變後的他全然只是思考自己在冰上的事,雖然依舊沒辦法改變他身為教練不及格的事實(刪除線)。

就像勇利這次也因為想超越JJ的壓力,一開始也不再表現的如得到維克多愛那般光彩熠熠的eros,維克多有沒有也有一絲想從中去調整勇利狀態的可能?
只是因為他情商太低,加上那些原因造成他忽略掉一旁的勇利一直在看著比賽,他開始在思考能為勇利做什麼之類的。←當然也不排除他認為重返賽場是真正幫助到勇利的一種方式,畢竟他也說了,要是勇利能永遠都不要引退就好←剛好也能用自己去拉對方一起重返賽場

最戳我的一幕是兩人心意相通的吻戒,我覺得兩人的牽絆都這樣了,維克多即使再想回冰場也完全沒顧慮到勇利吧?而勇利的部分我覺得大家都講很多了也沒啥好反駁的,就是看著那樣的維克多覺得該讓對方回到他應該待的位置。

↑那麼如此一來好像又回到了第九集的時候雙方都為對方著想反而彼此都想到不同邊之類的戀人情節呢!(
唉呦,兩個人我都好想打下去但又捨不得......於是只好看著難過自殘了(。

反正還是老句話:

等下集維恰對勇利的回應。兩人該談的還是感快談談,談不攏就一個抱抱或直接滾床拜託,反正沒有一件事是擁抱和上床解決不了的事(對他們而言),最好維克多回冰場一起把勇利給打包送到俄羅斯就可以直接結婚了,可喜可賀!(這個人已經崩潰了

啊啊啊,感覺自己好像在講廢話(倒)

其實我想表達的是這集讓我完全沒心情更文了我要去讀書複習了,求太太們灑糖都砸給我拜託(痛苦
最好是維克多踢到鐵板然後求著勇利的那種(#

YOI||維勇||關於十一集的一點想法。


先說這裡不接受維克多是渣的論調和理論及分析謝謝。
當初第三集的時候,我就因為勇利在擁抱維恰時沒有笑容的表情而有過一絲懷疑,當初也因為他的神秘而有很多黑他的分析。

只是在第十集結束的時候我就下定決心要相信維恰了,所以這次我選則相信官方會如同第十話般的給我們滿意的答覆。

不是要特別替他說話還是怎樣,只是理性的想等官方的結果再做評論。
而我也相信這最終是一部講述"愛"的動漫。

雙人版的不要離開伴我身邊都還沒出來呢。維克多都還沒跟勇利索取教練費呢,你們說呢?

這部一直都是勇利展現對維克多的Agape,尤其這兩集更明顯,我相信之後會輪到維克多對勇利展示屬於他的Agape讓他不在想那麼多的。

[補充]
剛才和朋友們談論後我又想到了。

維恰一直是個個性很好的人,但他卻在第十集對尤里生氣。這難道不是證明他對勇利的在乎和喜歡的表現嘛?

大家要記得,維恰因為勇利的酒醉而一見傾心,甚至因為這樣而跑去當對方的教練和因為他而對尤里生氣,那都是"身為觀眾的我們知道,但勇利並不知道的事情。"

要是我是勇利,一個心思細膩又敏感的人,對方總是一直撩自己,卻沒真正坦承結束後會留下的類似讓他心安的想法,勇利會想如此多本來就是正常。

他們一直處於曖昧,對於比賽結束後的事誰也沒明白的戳破那張紙,所以我認為勇利趁這個時間點挑明了講也好,畢竟這是他們必經的過程,我相信之後的談話會是讓他們感情再昇華或改變的重點所在。

只是維恰還沒說,所以大家也別急著替他們判死刑好嘛?

我不是個很會分析別人性格和角色的人,我只是看完以及看著大家的評論真的很有感觸,受不了決定來說一下。

Ps看了群組後我現在超想笑,搞不好以維恰天然的心思根本就沒想到勇利會有這樣的想法,如此一來他反而是準備被拋棄兩次的俄羅斯男人......嗯,好像其實維恰才是最慘的那個?(大笑

然後也講一下大家的結論:
其實要解決現在的情形就很簡單嘛,直接把勇利壓倒在床上操一頓就行啦!(do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