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i_維勇一直線

დ 主食:青黃(黑子的籃球)/維勇(Yuri!!! on ice)/轟出(MHA)/環壯(idolish7/アイナナ)
plurk:https://www.plurk.com/Yui_1350
weibo:http://weibo.com/u/6065575281
❦近期IDOLISH7深坑中❦
❦ 一個蠢蠢的梗廢易錯字小寫手 ❦
❦ 不定期更新中,歡迎勾搭評論 ❦
❦每天都想吃大阪燒(?)❦

环壮/全员向||You are the Sunshine.


*小学生文笔慎QQ。


*正剧向,时间线接游戏第三部完结后,慎。


*爱娜娜官方的,ooc我的!纯粹在等待游戏剧情的过程太痛苦的自爽产物,狗血有,所以请当原作向平行时空来看,感谢大家。(鞠躬)


*更新速度不要问我!


*有原创人物慎,有原创人物慎,有原创人物慎!(重要的事说三遍#)


*cp主环壮向,除此之外剧情前期偏凪专场。


= = = = = =

   

  

  零、始动


  东京的某块闹区里,只要向内走几条巷子就会发现,裡面仍有仿若遗世独立般的高级住宅群座落於此。


  即便附近就是最时尚又充满流行精品的人潮重地,但凡踏入这个区域,宁静又高雅的气氛象形成了一种气场,没有人敢在此肆意造次。长久下来一闹一静的景观也成了这区的特色,林荫大道成了这区的自然街景,每栋別具一格的別墅都体现了住民的品味。


  

  而在其中,有一栋別墅特別显眼。


  没有夸张的装潢或特殊的造型,相反的,石头砌成的外墙和整体颜色低调且内敛,只是比起这充满日系庄严的味道,屋子却是现代西洋的高级风格,门牌挂着的「紫原邸」更显主人身份的特別。


  「紫原一族」从古老的平安时代就是伴随天皇身侧的大家,即便经历了武家当道、大政奉还甚至是新政府的设立,后代子孙总能在世代变迁时撑起家族的大名,千年传承的历史使他们有傲视的资本,除了浓厚的神秘感,对外人来说更是不可撼动的象徵。

  


  『我害怕犯错,所以一直很不安,也总是偷窥著別人的脸色……』


  『但是……在为我喜欢的歌手应援的时后,感觉自己有了自信,』

  


  「诗音大小姐。」


  门后传来一阵敲门声后,一名男性必恭必敬的低头走了进来,里头的女人专注聽著录音,修长的大腿在半透明的蕾丝裙下暴露无遗,外层套了一件披肩恰好其分的遮住往下延伸的胸线,若隐若现的样子反而更显性感。


  手托著脸颊撑在沙发的一侧,深紫色的长发随意的用簪子盘起,深邃的紫色眸子像是望着矮桌上的相片也像透过它在思考什么,无法辨別年龄的脸庞与身段,要是不知情的人都看见会以为遇见了无害天使。


  直到男人恭敬的在旁等候数秒,朦胧的眼神才收了回来,看向男人的眼神变得锋利,而在眨眼间又转为柔和。

  


  「怎么了?斋藤你总是那么会挑时间进来,」嘴角勾起淡淡的弧度,语气带着几丝慵懒:「打扰母亲聽儿子的真情告白可是罪过呢。」


  「在下非常抱歉。」


  「唉,我开玩笑的。」在沙发上乔了另一个姿势,逢坂诗音拉了下身上的披肩,随意整理了下才认真的看向自家的贴身执事。男人依旧低著头,穿著便服仍然拘谨的姿势让她语气充满惋惜,「都一起离开本家那么多年了,怎么还那么古板。」语毕还叹了一口气。


  

  「逢坂诗音」是她嫁入逢坂家后改的名字,「紫原诗音」才是真正未嫁为人妻前的本名。


  ……大小姐也不看自己嫁到哪裡。


  然而这样的话,身为一名有素养的执事是不会说的,斋藤薰只是咳了一声正色的说道:「艺能界相关的联系我都打发掉了。」


  「是吗?辛苦了。」


  「只是八乙女事务所的社长,好像希望能亲自来表达感谢。」


  百无聊赖的端起酒杯,逢坂诗音仍专注在录音的广播里,彷彿事不关己的随口问道,「他没去找壮志?」 


  「似乎是有先跟渡边打过招呼了,他暗示是大小姐您的意思,所以……」


  「呵呵,看来他不仅是个好父亲,也是个聪明人。」

  


  儿子为了憧憬的前辈,风风火火跑回老家找父亲借场地及现金的事,隔天就马上传到自己耳里了。


  没有想介入艺能界的意思,但反覆聽著儿子的广播后依然送了祝词及鲜花过去。亲笔提的「如梦般的歌声」几个大字加上九子大花蕙兰,祝词没有署名,然而「逢坂」及「紫原」两族的家徽及昂贵的祝花都霸道般的伫立在会场外面。知情的相关人士在隔天后纷纷传来联系,祝花早已被粉丝疯传上网路,但似乎碍于业界的一点破事,想间接取得是否能上报的一丁点暗示。

  


  「帮我跟他说,他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亲自道谢就不需要了,毕竟我也没做什么实质帮助到他们的事。」


  「瞭解,在下会转达的。」


  广播的声音仍继续著,看著身旁的人带着踌躇的样子没有离开,紫原诗音总算拉回视线看向他,问道:「是不是还有什么事?说吧。」


  

  「其实还有一件事,」聽见对方的示意后仍带点犹豫,停了几秒后缓缓说道:「是关于月云Production的……那位年轻社长也一直表达想跟您会面的意思。」


  「为了TRIGGER?」


  「不,」努力把原意讲得婉转,斋藤思考后讲得更慢了,「只是他认为您喜欢偶像之类的艺人……似乎想强烈的想向您推薦ŹOOĻ。」


  「……呵。」

  


  有些讯息並非不知情,而是刻意装作不知道。


  月云事务所打击TRIGGER的事只要稍微调查就能知道,而过来联系的其实也不乏与这股势力对立、或是受迫於这股势力之人,看到政商大家对TRIGGER的祝贺,就马上想藉此试探立场。估计要是决心杠起来,演唱会的新闻马上就能上报,偶像的打压立刻就能不复存在吧。


  污秽的铜臭味和势力才是構築出现实的一切。


  可惜这並非紫原诗音的本意。

  


  那期广播一开始聽的时后,身为母亲的自己是愣住的。


  那颤抖著的嗓音一如记忆般的细腻斯文,光是聽著那纤细的身躯彷彿在眼前般,连孩童时柔软的手轻轻握住自己的觸感都还记得。只是纵使抱持复杂的情感,身在大家族又是一脉单传,肩负的使命及义务早在被生下的那刻就强加诸在身上了。

  


  一路以来的教育及默默陪伴,离家的默许却是母亲第一件能为他做的。男孩有多倔自己是知道的,曾幻想无数瘦弱的背影在街头甚至逆着风雨行走的画面;抑或营养不良了感冒、哑了原本想作为武器的细嗓。


  只是再一次聽见的时后,她明白了:曾经的小男孩已经走在只属于自己的成长道路上了。


  谈不上支持还是反对,即便只是声音也好,她也单纯的想为儿子发自内心的倾诉做些什么。並非想蹚TRIGGER这淌浑水,只要表达支持他们的立场,其他罩子放的够亮的人就不该再为难,而考虑到月云事务所的关系,她也交代点到为止即可。


  她的目的只是确保TRIGGER的演出顺利,就算依然被垄断,起码私下开始能有谈的餘地。

  


  而对于斋藤来说,这件事是能直接推辞掉的,但那位年轻社长实在打扰太多次,最後被问的实在是受不了了才决定好歹来报告一声。


  只是聽见那暧昧的笑声,他对月云原先的反感反而开始转为同情,「知道了,在下去拒绝掉吧。」


  「也不必。」


  广播里男孩压抑哭声的颤抖更为明显,紫原诗音站了起来,把空了一半、年份为1995年的红酒倒入另一个空酒杯,优雅的朝斋藤走去,最後把杯子递到对方面前,「我能够容许没脑子的人出现在我面前两次,」

  


  「而他已经用掉一次了。」


  玻璃与玻璃的碰撞擦出清脆的响声,紫原诗音在饮尽最後一口酒后面露笑容,然而笑意却没沾上那深不见底的眼:「推掉最後一次。他要是还那么有种……直接安排他跟ŹOOĻ的团员们参加逢坂家的岁末宴吧。」


  

  「大小姐要回去了?」体会到其中意思,斋藤楞到。


  「你跟壮志不是一直都很希望我回去?」


  取下随意插在头发上的簪子,深紫色如丝缎般的长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在关门前的最後一秒,她侧著脸朝着对方眨了下眼,笑的一脸无害:「房间的收拾就拜託了。记得,桌上的相片小心放回去不要动到。」


  希望能顺利的过完今年的冬天呢,独自留在房间的斋藤喝着杯里的红酒默默想著。

  


  只是直到带着相片离开,他仍没注意到那张拍著逢坂壮五小学入学式的照片后面,还紧黏著一张自己也没看过的相片,以及背后轻到让人忽略、用铅笔字写著的「四叶环」三个字。


  夜空繁星满点,看似平静无波的天空,暗地里却有种齿轮慢慢运转的声音。

  


  命运之钥已然转动。

  

  


  一、属于MEZZO的旋律


  大阪某商务饭店。

  


  「嗯……果然这里的访谈环节应该更……环、环?!再撑一下!」


  「……我不行了小壮……再、再五分钟…………。」


  「环!」


  坐在床上,壮五对着瘫在床上怎么也推不起床的搭档无奈的唤道。明天就是IDOLISH7巡迴演唱会位于关西的最後一场了。

  


  如往常般,check in后队长总会先挑走唯一的单人房;身为团体中最早出道的MEZZO"则毫无发言权的紧跟在后分到一间,接着是一织与陆、三月与凪。  


  对于平时就窝在同个空间的成员们来说,期间不再有个人房间,但也没有可以齐聚一堂的客厅,然而他们也培养了共同默契:演唱会结束后不论多晚总会挤在leader的房间,检讨也好、讲些没意义的话也会有,总之一起齐聚后再迎接明天新的挑战。

  


  只是对于MEZZO"来说总是更辛苦些。由于额外的节目与戏剧演出,吃力的行程下,巡迴的綵排期间甚至是挤出休息时间才勉强对上共同练习时间。因此当房间会议解散后,MEZZO"回房后依然要继续属于两人的细部讨论。


  看著紧搂住国王布丁脸部无比挣扎的环,壮五反而变得不忍心了起来,最终稍作收拾就关暗了大灯。


  即使夜空再澄澈,新月的夜仍旧只能看见月晕洒下的月色,柔和的光配上不带一丝杂质的纯净睡颜,就连壮五也不禁微微打了个哈欠。


  叹了口气后轻手轻脚的侧躺在旁边,颤抖的睫毛及平稳的呼吸声瞬间近在耳畔,壮五就这样静静的看著。算了,环已经很努力了,节目录制的事还是等巡迴结束再讨论吧,壮五淡笑着想。

  


  巡迴的场地离当初TRIGGER开演唱会的地点很近。

  这让壮五不禁想起前阵子十前辈传来的邮件。裡面除了满满的道谢外还附上一张花篮的照片,只是一样再平凡不过的东西,只是意识到是谁送的之后大脑硬生生当机了几秒。


  字卡上的笔迹是不可能忘记的,其中的一撇一捺更是小时候偷偷临摹无数遍的,母亲的字。


  他隐约能猜到母亲的用意,却不晓得为何要这么做,毕竟家人都与流行乐乃至所谓的偶像幾乎是绝缘体的。母亲不会是TRIGGER的粉,父亲则是更不可能。


  那会是为了自己吗?


  即便马上就强迫掐掉这种希望与可能性,但抚摸着萤幕上的手依然是抖著的。


  

  「不知道母亲过得还好吗?」


  环似乎对于自己回家的话题依然很反弹,即便上次的结果有稍微缓和了,这次的事却没找环谈过。


  已经不想再让环有不好的回忆了,但要说内心没有动摇是骗人的。父亲态度的多少软化、母亲的举动,这些没一个不让壮五产生期待的。

  


  人的慾望是很卑劣的,只要被赋予哪怕是一丁点的希望,凡事有个开始就会希望能再更进一步。


  看到一丝曙光就会开始无限延伸,要让家人理解自己有多难明明是知道的,但最近总会情不自禁的幻想起一些画面,例如父亲虽然别扭却接受了自己的职业,甚至偶然间在家裡翻到偷买的IDOLISH7和MEZZO"专辑。


  一簇星原之火像碰上了名为「希望」的粮草,一发不可收拾的燎原起来,燃起了整片心原之田。


  壮五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渺小又自私的人。

  


  「要是环君知道了,肯定又要说我麻烦了吧。」

  聽著越发平稳的呼吸声,壮五忽然羨慕起对方的自由自在了。


  很少近距离的看到环的脸,盯着到后来思绪渐渐乱飘了起来,从「无拘无束的性格还比较没烦恼」到「果然还是要像环这样体格更男子气概点,就更能保护想要守护的东西了吧」,想到后来,壮五也被自己突如其来没逻辑的乱想笑了出来。


  

  他一直都很感谢环。即便彼此都有看不惯对方的地方,壮五也仍从对方的影子感受到自己身上所没有的,直到后来的种种,光是存在在自己身边就能带来安心感。


  就连家人的事,即便持著相反意见,但彷彿只要陪着自己,面对父亲可能带来的恐惧都能烟消雲散;也是他,让自己面对父亲时,能有勇气开口说出生平首次的祈愿。


  他可能比想像中还依赖对方也说不定。只是这种矫情的话壮五怎样也无法当著本人的面说出口,毕竟太害羞了。

  


  细致的脸庞跟深邃的五官,只看外表可能都很难相信依然是个未成年的男孩。睡梦中仍弯起的眼睛,手中的国王布丁还沾上了些许的口水,壮五忍俊不住的起身拿了卫生纸,「果然还是小孩呢,环君。」笑着一边说一边轻轻擦拭著。


  从矛盾到亲近,静下来细想才再次感叹命运这种不可思议的东西,起初的争吵到至今的依赖与默契,出道背后总代表悲伤的MEZZO",曾几何时变得想要抵抗最初的设定:MEZZO"也是能带来幸福的。


  越是与对方相处,以MEZZO"身份工作时就越希望能传达这点。除此之外,也想告诉任何误解过的人,自己的搭档是位多么优秀的人。


  MEZZO"所带来的回忆绝非不幸,甚至是填满了幸福的和弦。

  


  虽然是小孩……但还是很帅气。


  可能是夜晚的魔力,也或许是月光撒下的轮廓太柔和,壮五神差鬼使的抚上对方的脸颊……。

  


  ──啪玆。


  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后猛地一缩,只是指尖仍旧划过右侧的肌肤,突来的静电让环惊醒到差点跳起来,原本就近的距离顿时被缩到幾乎要贴住的程度。

  


  「……啊!」


  「痛?!」


  

  噗通……


  噗通……


  瞳孔瞬间收缩,杂乱的心跳声已分不清是自己还是对方的,看著对方瞳孔中的倒影,壮五突然没来由的一阵心虚。尴尬的场面又以沉默是更致命的,犹豫了几秒只好硬著头皮说道:「吵醒环君了真不好意思,我……」


  

  因为流口水了所以帮你整理下?


  这个绝对不行。


  

  不小心看环君太入迷了所以……。


  会被当变态吧,这个。


  

  感觉怎么说都不对啊,该怎么办?壮五懊恼的想著。


  

  「等等、小壮幹嘛慌张啦!」要是现在有开灯,环觉得自己肯定会被自己红到媲美蕃茄的脸羞愤而死。强装镇定的拉开一段距离,环乾脆起身坐了起来,眼神往两张床中间的小桌子看,「那什么,小壮是来提醒我起床的吧?」


  「……欸?」


  「我们原本不是要讨论节目的细节吗?」抓了抓后脑杓,环不好意思的笑了,「嘿嘿……抱歉我不小心睡着了。」


  「啊,没关系的,环君很努力了,先睡也可以呦。」庆幸搭档似乎没想太多,壮五也跟著坐起调整成跪坐姿,温柔的帮忙顺了下对方的浏海,「刚才只是顺手整理途中不小心碰到了,没事吧?还会痛吗?」

  


  「哦!当然没事!」用力拍了拍脸表达自己没那么弱,「我只是吓到而已啦,小壮才是,皮肤比我细多了,弄到会更痛吧?」


  「没有的事哦,」深怕又会带来静电,壮五极度小心的觸摸上脸颊,直到没有了异样才安慰似的摸娑著,「环君的皮肤也很紧致细嫩的,我没关系的,只是这个倒是让我想起了我们一开始的时后呢。」


  「嗯?啊啊啊,那个对吧!小壮跟我第一次碰面,然后觸电了。」


  「是啊,呵呵……不过被环君这样讲有点害羞呢。」


  「嗯?为什么小壮要害羞?」


  

  「噗,」内心再次感叹搭档的纯真,壮五轻揉对方的头发,柔声说着,「没事。环君继续睡吧,明天就关西地区的最後一场了,我也先睡了。」


  就在壮五帮自己拉起棉被,即将离开準备休息时,环伸手拉住了对方的手:「等等、小壮!」


  「怎么了,环君?」


  「那、那个……可以抱小壮吗?」


  

  「环、环君?」


  环喜欢与人亲密的肢體接觸,例如拥抱。但MEZZO"却不是。


  被突如其来的要求著实吓了一跳。壮五先是讶异,但转念一想似乎也没什么,害臊又别扭的表情反而只觉得可爱,可能是对于明天会紧张、类似於弟弟那类的撒娇吧,他想。


  「可以啊,」壮五回过头笑瞇瞇的张开了双臂,「来吧。」


  

  「不要用看小朋友的表情做这种动作啊!」看著对方几秒内眼神的转变,环敢肯定对方绝对是误解自己的意思,「算、算了!果然还是睡觉!」


  「咦……不做了吗?」


  「小壮才是不要说出那么让人害羞的句子啊!」


  「欸?!」

  


  到底谁才不会表达啊!即便已经躺在床上,环仍是被壮五的话一击命中般的倒地不起。


  环其实在关灯后不久就醒了。正要睁开眼的途中却传来一阵清香味,干净又带有花草的味道,那是再熟悉不过、属于小壮的味道。


  

  后来幾乎喷洒在脸上的鼻息让他不敢乱动,聽到对方的话也让自己不爽,但依然忍住了,直到被电到才忍不住跳了起来。细想起来,一开始会对小壮特別,就是那次觸电的原因吧,环想。


  说不清楚心裡奇妙的感觉,但自己是想亲近小壮的。毕竟长的斯文身上也香香的,重点是他的笑容很好看,就如当下彼此身后的樱花一样,足以温暖整个春季的笑。


  在四叶环的心裡,逢坂壮五的笑容是世界第一的。

  


  只是觸电的惊讶与日后的磨合逐渐让这种情感变得别扭;想亲近却无法靠近,无法诚心的接受对方的好意,看到他与其他人自然的亲密却又莫名恼火。


  思绪拉回面前一脸困扰的脸,环扭过头,试图隐藏变得又更加红的脸:「……做不做……什么的。」


  

  「环君都是谁教你这些东西的?!」意识到什么的壮五脑袋跟得热哄哄的,连忙表示自己不是这个意思,接着吞吞吐吐的说,「再说了,「抱」还比较色情吧!」


  「哈?……啊啊啊啊!笨蛋小壮我才不是这个意思!」 


  「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啊!」

  


  「……。」


  「……。」


  

  

  所以说为什么会变成这种话题啦!

  


  「啊啊算了,睡觉!」恨不得揉掉那张以男性来说过於标致的脸蛋,气不过内心莫名烦躁的自己,环放弃挣扎,抓起棉被就往头上拉,「小壮也睡觉吧!很晚了!」

  


  他只是觉得很不安。


  大家明明都和平常一样练习著,说不上来就是有种不好的预感,尤其是凪亲。


  到底哪裡不一样了呢?


  可能是不再笑进眼底的笑容,也可能是凪亲不怎么叫自己一起看可可娜了。他能敏锐察觉到周围的改变或不正常,但却想不出更细节的东西和解决方法。这让环很郁闷。


  以前的自己不害怕失去,毕竟也没有可以再失去的事物了。但如今的他有IDOLISH7、有MEZZO"。


  不安的情绪渴望被某种方式抚平,而在看见那要远离自己的背影时,忍不住脱口而出了。

  


  「环君。」


  「……。」 


  「环君。」


  「……。」


  

  「环……」


  「都说了睡觉──」


  黑暗里只聽见搭档不懈的叫唤声,直到后来连语气都变得有些委屈,正当环再度掀开被子打算吼回去时,一股重量伴随圈住自己的手臂传到整个胸膛,发丝轻刮著脸庞的觸感让自己微愣。


  「不是都说要抱了,」温柔的嗓音震撼著耳膜,更浓郁的香味扑在鼻尖,环愣愣的感受著明显的心跳声却无法动弹,「不行啊,环君……只留我一个,我不是会寂寞的吗。」


  

  夜晚会使各种感官都变得敏感,环感受到圈住自己的手甚至微微的颤抖著,即便这样却仍是紧紧的抱住自己。

  心跳极度紊乱,内心却无比安稳。


  他害怕失去──但其中最害怕的,就是他的小壮不在了。


  

  「……笨蛋小壮。」


  「嗯,我是笨蛋呢。」

  


  

  毫无犹豫的搂上那纤细的腰,就在这一刻,向来不擅长肢體接觸的MEZZO"也悄然改变了。


  时而大吵、偶尔又莫名的害臊,从时强时弱的不稳定,MEZZO"的Mezzo piano与Mezzo forte已变成互补却和谐的和弦。


  在IDOLISH7迎向更加严酷的未来之前,此刻的两人一夜好眠。

  


                                                                  To be continued.


CL__是个假车厘:

占tag抱歉

20号CP的无料明信片,还有四张画的巨辣鸡不要嫌弃的签绘先到先得~

寄放摊位号:丙i36

维勇2018年贺两张为一套,已经用包装装好~,还有单张全裸老维

领取请出示同好证明或回答随机小问题~

感谢瑞拉帮寄放么么-3-~~~

听北Kita:

暧昧期中的两人,在难得的合宿中,关系会有怎样的进展呢?✨
一发小甜饼,希望字丑不太影响观看(* ̄3 ̄)♡

這裡祝大家平安夜、聖誕快樂,也預祝維克多生日快樂rrr!

覺得應該被遺忘了;;
不過還是想跟大家說聲我回來了!

謝謝過那麼久依然沒取消關注的大家(其實他們只是忘了刪(好))
因為考試加上一些私人因素所以一直沒上來更文。
想說的蠻多,我是個很沒自信的人,也自認是個蠻邊緣不怎麼讓人喜歡的人,其實中間也發生蠻多事,感覺自己是個很糟的人,其實很長時間把自己鎖起來的。
雖然過一年了才說,但當初每個文裡的愛心跟留言我都很珍惜也很感謝,真的謝謝大家當時的包容,包容這個總是寫的很ooc的我(大哭)
只是想報告一下,以後沒意外會開始更文了,這次耶誕賀文跟維克多生賀都有,只是現在進入職場身為新手社畜的我時間貌似比當初還少,所以就先預告一下緩慢更……(眼神死)

總之還是以前的話,自己的坑自己填,即使時間長還是慢慢填完的QQ
以後也希望大家能不吝指教了,順便說下因為想重新來過,噗浪有換,也希望能再和大家一起玩耍呦!(暴風式哭泣)(其實根本沒人理妳(。))

【本宣】【维勇】短篇合集《他们俩》预售信息

炸屍幫親愛的十三宣傳,嘛,不過以他的人氣其實應該都不用我幫忙宣傳的我相信😂
又一本要等通販前一秒下定的節奏啦...抱歉最近沉迷讀書和吃土,但你的本還是會買的相信我,答應我,別那麼快完售(爾康手

沈家十三:



——STAFF——


作者:沈家十三


封面/封底:阿蒙   @糖莲子 


扉页:博斯藤壶   @博斯藤壶 


插图:瑞拉三三、立旗   @Lirseven 


封面设计:Len


排版:一点文创(微博 @一点文创工作室)


图宣:沈家十三


校对:沈家十三、浅白  @浅白 


书序:浅白


Guest:文:浅白、季松   @季松 


       图:无良、阿语、不不  @软壳生物   @荓語  @草莓莓莓莓莓 


代理:鲸鱼组




——正文信息——


刊名:《他们俩》


CP:维克托X胜生勇利


字数:13W+


页数:280P+


预售价格:60RMB


尺寸:A5


封面:珠光


内页:黑白页为100g白道林纸


      彩图(9P)为铜版纸


特典:随书赠送两张明信片


      预售前40位赠送徽章(ABC三款任意)


预售开始时间:2017年1月17日20:00


预售地址




——收录内容——


《TIME》全5话+番外一(R18)+番外二(27岁维克托与37岁维克托的会面)


《WITH》 (16年勇利生贺)


《Believe》  (FROM系列第一篇,勇利中心)


《Voice》 (FROM系列第二篇,维克托中心)


《BEST》  (FROM系列第三篇,马卡钦视角)


《Maybe》(FROM系列第四篇,关于这一生的故事,新增)


《Orange》野良神paro


《Priest》野良神paro,前传


《XDDD》(新增+R18)




共八篇短篇,一篇中篇,会对以前的文章进行全面精修,网络连载版与实际出书版本内容方面存在差异,会在发货之前放出全部篇章,感谢大家支持XDDD




更多试阅请戳我LOF主页




3月4日魔都冰上ONLY首发参展


预售预计发货时间为3月


感谢各位小伙伴一路以来的支持XDDD


感谢各位STAFF!!!大家辛苦啦!!



[2016總結]

真的沒想到會已自己認為完美的結局度過2016的最後一天。
今年認識了很多小天使,也遇到超級多幫助我和鼓勵我的人,很抱歉我只是個容易著急和孩子氣的小透明,謝謝在年末前能遇到你們,真的想每個都抱一個!

因為當初跟神發過誓了,所以雖然可能會再晚幾天,但我到時會更新文章噠,我還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以後會持續改進和對文筆再更加的努力去提升,以後也請大家多多指教啦!

Ps。
祝看到這張照片的都能在新的一年好事多多,RP爆表,我來將從別人身上沾到的好運也分享給各位(比心)

正式躺屍。
直到我考試通過前我都不會再更改我的頭像的(眼淚)

1225維恰生賀||維勇||If I can catch you. (R18)

※未來向黑手黨AU+ABO設定,車有,one─night stand有。

※聯邦一區黑手黨首席(A)x聯邦三區黑道繼承人(O),年齡操作有:維28→30,勇26

※我流設定有,私設一堆,ooc都我的!

※爆字數1w+,束縛&矇眼play有,醉酒play有,溼身play也有,只是一台破舊又漏油的老車(

※在這寒冷的冬天裡祝大家有個快樂的耶誕暖冬❤

此文是與微博主頁合作的生賀活動,這裡由我Yui(文)&君泠(畫)的聯合創作,希望大家喜歡!(/////)

最後也來一發友情艾特@火火_九本  @盛夏繁星最後也來一發友情艾特

= = =

地球,聯邦七區。12月25日夜晚。

        ...哈......哈啊.........

        恐懼,焦慮,隔著布料都能聽見的心跳。
        男人就這樣跑著,好像被什麼隱形的壓力逼迫他一步步的逃跑和躲藏,卻不知背後出現的那抹身影只是將他拖往更為絕望的深淵而非解脫的救贖。

        「......你!」
        直到人影從眼前出現,漆黑的槍口對準自己的心臟,男人連最後一句話都沒來得及說完就這樣結束了一生。

        「這裡Y・K,任務代號99458。目標all clear。」

        在一處與商業娛樂大街不同的陰暗死角裡,青年有著黑色的短髮,玫瑰粽的眼眸在晦暗的陰影下沒任何情绪——即便他看的是一具屍體。收起配給的新式手槍並開啟手腕上的面板,全息圖從裡面跳了出來,皮革製的手套在上面隨意的點了幾下,朝畫面顯示的人物語氣淡漠的報告著。

        勝生勇利,26歲,聯邦七區內黑手党龙头Sharp家族裡的幹部級成員,家裡則是三區擁有長久歷史的黑道家族。

        瞠着双目、褲襠渗着失禁液體,死樣悽慘卻沒任何流血或打鬥過的痕跡,汗液浸透了整件上衣,比起他殺更像是因心臟疾病而暴斃身亡。要是排除掉案發現場是充滿廢墟的小巷子的话。
        死者是洩漏出組織裡重要情資的幹員,是個幾乎沒有氣味的beta,然而這也是由勝生勇利負責這次任務的原因─ ─勝生勇利是黑道老大的兒子,還是對氣味異於敏感的omega。

        看著面前死後仍不得安詳的臉,勝生勇利確認一切都結束之後捂住了鼻子快步離開了現場。嗅覺靈敏不是個很好的體驗,起碼對他來說,化妝品的化學味道、公廁的排泄氣味等等,每個都刺激的讓他難受。

        殺人這種事對勝生勇利來說不至于難以動手,卻也不是內心毫無波瀾就可以去做的事。只不過身為日本黑道的繼任人,自從当初了解到待在這個圈子必須要有所覺悟,便抱著生死未卜的風險隻身來到異國學習,除了自我成長,也為了幫有點岌岌可危的家族作出貢獻。
        幾年下來,胜生勇利已經習慣在任務時丟棄容易慌張和手足無措的那一面,即使再不想幹都會咬著牙,成為為一名頂級的黑手黨成員,不論武器交易還是執行滅口任務都會漂亮的完成。

        不過目前還有一件事嚴重困擾著他,就是自己的發情期要到了。

        街上的情侶或是尋求偷情刺激的男女都毫不掩飾的釋放自己的信息素,不論是甜膩的花香還是強烈的alpha氣味都霸道的鑽進勝生勇利的鼻腔,不少alpha身上还夾雜著身旁omega以外的氣味,他慶幸自己此刻戴上了訂制的口罩。

        服用了抑制劑雖不會影響到發情期,但混雜了上千上百種的氣味還是使大腦漲疼的難受。勝生勇利曾想過,要不是自己出生於黑道世家,也許當個品酒師會更適合他。

        「......糟糕,信息素的抑制劑都要忘記打了。」
        身為天生脆弱的omega加上对气味敏感的体质,勝生勇利在成功完成任務的表面下是歷經了一番折磨的。平時持續使用抑制劑基本上對於氣味的靈敏度不會有太大影响,但假如交易或是處理的對象是信息素極淡的beta,為了以防萬一還是會選擇不使用的。

        直到聞見寥寥無幾的香味才意識到,自己要整整一個月沒施打抑制劑了,而自己的發情期就近在眼前。

        『勇利,你要不要考慮找個固定的alpha?即使不是永久標記,定時的撫慰也是對身體有幫助的啊。』

        憶起從小教導自己防身技能的美奈子說過的話,勝生勇利抿了抿唇,眼神裡帶著些微的不甘心。
        只要omega與alpha結合,似乎生理上的問題就能得到真正的舒緩。然而比起生理上衝動的標記,他的內心還是希望歷經交流後的心靈綁定。
        omega需要依靠alpha過活對他來說就像妃子只能等待皇上臨幸,他怀着不知道都多少年前的遠古封建思想,直到24歲都還沒有與任何alpha交合,在現今社會也稱得上是異類了,但他並不後悔自己的選擇。

        ......臨時標記嗎?

        看著周圍成雙成對談論著瑣事或调情的人們,勝生勇利突然思考起这件事的可行性。要是找個同樣不願意被束縛,在尋找到各自的soul mate前互相解決生理需求的對象呢?
        從來沒有過的想法突然浮现在脑海中,異常大膽的思維連自己都嚇了一跳。

        在思考的過程中,勝生勇利不自覺漫步到一間具有復古情調的酒吧,不同于閃亮刺眼的燈光裝飾,有着黑色邊框的暗黄色漆面大門聳立在眼前,從外頭的玻璃窗望進去,或單或成群的人們愉快的品著酒,氣氛看起來聊的融洽卻也沒有任何出格的事情發生。感覺不像是會喝到爛醉而發生群殴事件的低俗酒吧,相反地,鵝黃色的基調和充滿藍調氣息的裝潢都顯得抒壓而溫馨。

        不然趁這個機會去試試?

        動作比大腦先行一步推開大門,屬於調酒的甜味和烈酒的嗆辣瞬間撲鼻而來。酒保在開門後一串鈴鐺響起時就看向了勝生勇利,有著深邃五官的臉孔带着溫和的笑朝他點頭,由於店內的人氣頗高位置却相对的少,他用眼神示意勝生勇利去找吧台外依然空著的位置,搖晃著調酒瓶的手完全沒有停下的余俗,勝生勇利便也回以禮貌的淺笑,跟一旁的侍者登記完資料後自行找遠處的位置坐下。

        駐唱歌手在鋼琴前用沙啞的歌聲緩緩吟唱出有如詩歌般美好的感情,手指在黑白分明的琴鍵上優雅的滑動著,帶著連續的琶音及和弦讓人沉浸在帶著情調卻又不張揚的樂音裡,仔細聆聽后就會發現那是一首相互表白的情歌。

        裡面的女主角個性纖細而敏感,男主角則清冷而優雅,相遇之後的兩人逐渐意識到對方正是觸動著靈魂深處的伴侶。只是女主角滿心擔憂著自己配不上對方會拖垮愛人的前程,想狠心的拋棄掉對方时卻換來了對方的一句:『不要離開伴我身邊。我已經準備好了,只想和你一同前往只屬於我們的地方。』隨著鋼琴的音符錯落到高潮的部份時,勝生勇利都有種自己就是裡面角色的錯覺,在一個沒有殺戮的世界談起一場不含任何雜質的戀愛,如此純淨又美好 ─ ─

        但這終究不是現實。

        在侍者把白俄羅斯和用盛装着焦糖點心的贝壳放上餐桌後,清脆的擺盤聲和友善的招呼聲將他拉回了現實,看著對方一絲不苟的穿著和笑臉,勝生勇利略微尷尬的點头道谢,直到對方離開後才輕輕的吁了口氣。

        在想什麼呢?好歹也是成年人了,成熟點!

        用力的拍了下自己的臉頰,白皙的肌膚一下子就泛起了粉色。
        由於是沾上酒就彷彿變了一個人的屬性,到時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或是出了差錯都是可能的,因此勝生勇利基本不會來酒吧喝酒。但可能是剛過完生日的緣故,加上年長了一歲卻依舊單著,今夜似乎特別的疲倦也越發感性了起來。

        輕啜了一口白俄,上層鮮奶油帶著咖啡酒的甜澀淡化了威士忌嗆辣的灼热,顺口到勝生勇利在不自覺的情況下又多喝了幾口。

        該聽美奈子老師的話嗎?
        但是,現在要上哪找人給自己臨時標記呢?而且這種像約砲的感覺......。

        都過了成年的年紀許久了,感情上仍像張白紙的勝生勇利,在想到了這樣的名詞後窘迫地又拿起了手中的威士忌猛灌了幾口,好像如此就能解決掉所面臨的問題似的。


        「服務員~再來給我...嗝!再來給我一杯馬丁尼!」

        「呦,小兄弟好樣的,這杯就算我的了!waiter,再來上一杯純的威士忌!」

        「我也來,我也來!」

      「加我一个!」

        在維克多推开Magic land大门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景象:一個肌膚白皙的青年將整個西裝外套和馬甲背心都脫掉隨意的掛在椅背上,領帶綁在頭上露出一副酣醉的表情─ ─事實上也的確醉了,旁邊的人都在愉快的跟著起鬨,有的稱讚並繼續勸酒,還有的直接吹起了口哨。

        如此滑稽的場景讓他不禁啞然失笑,接收到吧檯裡無奈的視線後,他走過去試圖先了解狀況。

        「Boss,那位omega從來到現在為止已經喝了不下五杯的威士忌和白蘭地了,這還不包括調酒......」

        作為這間酒吧幕後的投資人,平時事務繁忙的維克多並不會特地過來,因此酒保及侍者們在看到他的出現时都紛紛投以像見到救世主般的眼神,不就是隻可愛的小動物喝多了嗎?維克多調笑似的安撫了自家的員工們,結果卻換來他們略帶複雜的眼神。

        「老闆......可是他剛才都整個人站到桌子上跳舞了。」

        「要不是我們阻止了把他拉下來,他準備連襯衫都要脫掉啦!」

        「老大...那是因為你沒看到,他都把空氣當成鋼管在跳了......」

        想起那水氣迷濛的眼神,手指像抓住一跟鋼管懸空著,整個腰部酥軟的像沒骨頭般的作出個都要貼到桌面的下腰動作,一隻腳虛浮著,異常完美的平衡感都讓在場的人看到呆住了,接著跟著群起亢奮的場面讓當時的酒保跟侍者們臉上都冒出一堆冷汗,要不是其他人都沒太出格的反應,他們都要忍不住將對方請出酒吧了。

        「哇哦…那不是聽起來很有趣嗎?」整個身體靠在吧檯的桌子上,維克多看著仍鬧的歡的青年,先是沉默了半晌,接著露出了笑容愉快的說著。

        「老大你開玩笑的吧......他可是個沒被標記的omega啊!要是控制不好,釋放出信息素該怎麼辦?!」不敢想像更加混亂的場面,面對總是鬧失蹤又經常講出如此不負責任的話的老闆,其中一位侍者感到非常非常的想哭。

        「開玩笑的,」收起了原本嘻笑的表情,維克多安慰的拍了拍那人的肩膀,輕輕點頭道,「放心吧,交給我。」

        收到一連串獲救的眼神後,維克多走向那名笑的憨厚的青年身旁,對四周一群仍想看好戲的客人紳士的笑道,「抱歉給你們添麻煩了,這位是我的戀人,他並不是很會喝酒,讓你們見笑了。」

        「親愛的,我們回家了...嗯?」

        轻柔的拿走對方緊握著的酒杯,并無視那人沒什麼殺傷力的抗議眼神,维克多伸手摟住對方的腰,另一手拿起放在椅背上的衣服。為了演的更像點,維克多面對準備推開自己重拾酒杯的青年直接吻上了對方的唇瓣,不容拒絕卻也紳士的只是舔舐著唇面。
        感受著青年散發出的微弱百合香味,直到對方發出一聲嗚咽和顫抖後才緩緩離開,冰藍色的眸子裡寫滿了溫柔,「乖,聽話。」

        「等等,你真的是他的戀人嘛?」其中一位alpha很突兀的插嘴了幾句,「我沒在他身上聞到別的alpha氣味啊?」旁邊的幾個人也跟著附和,那名alpha覺得自己的立足點更坚定,眼神都更加自信起來。

        「嗯?你說什麼?」

        看著四周零星像是鎖定了獵物般的目光,維克多淡淡的笑了,然而整個店裡的人卻跟著噤聲:「我剛才沒有聽清楚,能麻煩你再說一次嗎?」

        「呃...我、我是說...」

        毫無笑意的冰藍色裡滲出一絲的寒光,屬於冰原的冷意無聲而霸道的傳了出來,每個客人都變得靜默無聲,在場的alpha退卻於那逼人的信息素,而omega則對能拥有那么優秀的alpha的青年感到羨慕。

        「......唔,不是說要回家嗎?」唯一毫無察覺到現況的omega只是依戀對方身上的味道般環住了維克多的腰,不滿似的發出低語,在一片低氣壓裡顯得突兀卻也可愛,「不回家的話那我就要繼續喝酒了...嗯......」

        「好好,我們這就回家......勇利。」換上寵暱又無奈的笑容,維克多就像沒事一樣的無視於其他複雜或是別有深意的眼神,看向一群早已呆傻的beta員工們,微微示意後就帶著懷裡的人離開了。

        「吶,John......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依舊沉默的店裡,其中一位侍者小聲的緩緩說著,「我們有和老大說那個omega的名字嗎?」

        「.........」

        「...這種深入探討的問題可是禁止的啊,Steve。」

        「......對不起。」

* * *
(車請詳見評論)

        滴─ ─滴─ ─滴─ ─滴 ─ ─ 。

        手指順著吵鬧的音源晃動,手臂的肌肉著動作連同清晰的咬痕從棉被顯露,銀髮男子默默的點開人工智慧的全息圖,通話模式跳出了來電者的縮影和表情:「喂,你現在在哪?」

        「...噢,尤里嗎?我在床上......」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你他媽不要以為昨天是你─ ─奧塔別克不要阻止我,我一定要罵這個該死的─ ─!」


        全息圖上的小人物發出刺耳的怒吼,而上竄下跳的樣子讓男人意識稍微清楚了些,眯起在陽光下顯現出一絲翠綠的湖藍雙眼看著一片狼藉的房間。

        皺成一團的被單和破碎可憐的襯衫都彰顯了昨晚發生了多麼激烈的情事,然而雙人床的另一頭早已沒了溫度,沉默了幾秒在對方準備要掛自己電話的時候,維克多帶著殘留在昨晚餘韻的慵懶和嘶啞嗓音開口了,「尤里,你是不是查到了什麼。」

        簡短的幾個字卻讓他瞬間明白了意涵,嘁了聲後即便生氣還是老實的進行匯報,「格奧爾基如你所說的被Sharp他們給做掉了。」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沉悶的靜默,小人物在面板上坐了下來,聲音裡帶著與剛才截然不同的沉穩:「這次也是那個人幹的,情報組剛才有傳來一份新的資料,是關於他的,我正準備跟你說這件事。」

        「發過來,我現在就要。」


        位於七區內一處靠海的別墅是維克多特地購置來當出差時的臨時住所用的,位置隱蔽又靜謐,既能享受到海風的輕撫又不怕被打擾,這個地方向來是維克多很喜歡的住所,每次來都有種度假而不是被公事束縛的感覺。

        早上的陽光透過大片落地窗灑進了房間內,昨晚的一夜迤邐被清掃的一乾二淨,唯一沒變的就是身上混雜了百合香味的信息素氣味,維克多將人工智慧開啟到居家模式,朝面板隨意點了幾下窗簾瞬間從窗戶的上方降落,室內接著陷入了一片黑暗。

        身為將家族帶領的黑手黨完全轉型,又將整個地盤觸角伸向了各大娛樂圈、政治界及商業的維克多・瓦西里・尼基福羅夫來說,他既是magic land的幕後老闆,也可以說是一區裡首屈一指的商業奇才,但也更是一區最大黑手黨瓦西里的首席─ ─而他的最大敵人正是七區的頭號黑手黨Sharp家族。

        而最近,手下的成員都被一位代號Y・K的神秘人物擊破,維克多身為不常出面也不太管組織內部事物的人─ ─起碼他自己認為他仍有在其他領域起到幫忙作用,直到被身邊的親信用爆炸到差點失聰的嗓門"親切的提醒",他才開始注意到這號人物,然而這並不是因為他不重視組織裡的人。

        ─ ─相反的是他對自己人的滲透及隱藏水準都是有信心的。

        所以那更加快速又隱蔽的行動力,不是將自己人吸收到Sharp的門下就是就地處決掉的本事都讓他隱藏在優雅慵懶表象下的好勝血液都激發了。


        眷戀似的湊近手腕處嗅著昨夜omega唯一留給自己的東西,回憶起剛翻閱完畢的資料,維克多勾起了一抹極輕的微笑。


        勇利,你總是讓我吃驚呢。

        沒想到這次不曉得被你用什麼方法給逃了─ ─只是沒有下次了呦,因為你可是上天派來送給我的生日禮物,已經逃不掉了啊。

= = =

關於設定補充:

之前忘了講,關於大家的味道,我的概念是人們自己本身有屬於自己的氣味,然而發情期又是費洛蒙的另一種味道,而勇利的能力在能夠聞的到其他人本身的味道而進行追捕這樣。

人工智慧- -我的設定是很像星際電影裡的那種,戴在手腕上很像手錶似的小巧面板,但只要一按就會在上面跳出屏幕和畫面,也有點像是動畫Psycho-pass裡的那個,希望我這樣的解釋能讓大家更有畫面感~

關於劇情的話,請大家當成是一個醉酒後的play來看就好了,劇情裡的勇利還是個有些放不開的青澀青年啊(。

至於他們倆以前是否認識,或是這次到底維恰有沒有真正的標記勇利,這裡想保留個空間讓大家想像 以後如果有機會開連載會講清楚的!

後記:

不知不覺就寫成這樣了(

請大家只要想成醉酒後放飛的勇利就好了拜託(掩面

嗯,因為篇幅的關係來解釋一下,就是裡面是帶點靈魂標記的概念,加上勇利聞到alpha的味道加乘就突然的發情了(

最後謝謝這次主頁給我機會參與到維恰第一次的生日大型活動,我現在人位於yuri cafe等待著,希望我剛好替維恰寫完了一篇生賀後能在等會順利的抽到維勇!

後記2(清醒後):

啊啊啊啊啊啊,抱歉這裡是死蠢的Yui,當時這篇交稿的時候人正經歷了一場大戰大腦都完全當機空白了,現在根本不敢回想當初自己到底寫了什麼幹了什麼啊(被自己蠢哭)!

這次真的很榮幸能參與到主頁的生賀活動,身為一個維恰迷妹,能在這特別的一天裡為他送上祝福真的是太好了!還有也很開心能和畫手君泠搭檔哦,他人真的超棒超好又超nice的,謝謝你願意為維勇和我做跨尺度的挑戰,你的作品真的是太棒了我要拿去當桌布qwqqq

最後的最後,祝我親愛的維克多生日快樂,要跟勇利在俄羅斯幸福開心的過下去啊!也感謝大家的觀賞!!


趁現在有機會上網嚎一下.......維恰生日賀文滿天飛,我卻連前天其他人的連載都還沒看........我的存糧倉要爆了(。
總之祝大家耶誕快樂!!qwqqq